若要人不知…

    毫无防备地按下开关,黎夜一下子便被跳出来的画面惊得满脸通红。即便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类影碟,但是已经跟迹部有过那么多次肌肤之亲的黎夜还是在瞬间就知道了那是什么。

    屏幕中的画面刺激着黎夜的视觉,音响中传来的‘嗯嗯…啊啊…’的声音刺激着她的耳膜。她隐约想起今天迹部从一开始就显得神秘莫测的笑容,在看到屏幕上的东西,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又羞又怒地瞪了一眼紧闭的浴室门,黎夜慌乱地拿起边的遥控器,刚准备按下开关,浴室的门就已经打了开来。只在下围了一条浴巾的迹部一边擦拭着还在滴水的紫灰色短发,一边好笑地看着黎夜通红的脸蛋。

    随意地将手中的大毛巾丢到一边,迹部快步走到黎夜面前,在她按下开关前夺下了遥控器。

    “景吾,你干嘛~”看到自己的手中空空如也,黎夜甚至不敢抬头去看屏幕里到底播放了些什么,只得撇开脸,又羞又气地开口。

    黎夜|露在外的皮肤因为害羞泛出美丽的粉红色,光滑细腻的肌肤看得迹部口窜起一簇簇火苗,灰色深邃的眼底有某种让人感觉到无比熟悉的漩涡涌动。

    毫不犹豫地一把将人搂到怀里,迹部动作利落地跳上,固定住黎夜想要挣脱的子,温的气息有意无意地喷到黎夜敏感的耳廓,迹部低笑着开口:

    “啊恩,害羞了?”

    “谁,谁害羞了……”口中心虚地反驳着迹部的言论,大大的眼睛却四处游着,望天望地就是不敢将视线调到屏幕上,也不敢去看迹部过分深邃的眼睛。

    好笑地听着黎夜口不对心的反驳,迹部坏心眼地抓起黎夜柔软的手掌,引导地将她放到他的灼上,在感觉到她一瞬间的退缩后,大掌微微用力,不容抗拒地指引着她因为放在外面而显得有些冰凉的柔荑握住他的。

    这般熟悉的举动让黎夜更是红透了脸颊,过往的种种记忆一股脑地涌了上来,让她感觉到无措:

    “景吾~~不要这样……”

    酥软中略带沙哑的嗓音与其说是拒绝,倒不如说是含蓄的邀约,微微用力让黎夜平躺在柔软的大上,迹部低头,攫取了她柔软的红唇,轻巧地撬开她微阖的牙关,勾引她微微有些躲避的舌尖与之共舞。

    电视还在卖力地播放着各种限制级的画面,上的帝王也丝毫不落人后,熟练地挑逗着少女上的每一个敏感点,直把黎夜折腾得气喘吁吁,潮泛滥。

    ……

    迹部加奈子平素里是极忙碌的,常年跟着丈夫在世界各地奔波的她虽然是冰帝学园的最大股东,事实上却并没有来过学校多少次。这一次为了两个孩子的订婚宴,迹部加奈子总算是光明正大地给自己放了一个假,和伊藤美智一起专心筹备着景吾的16岁生兼两人的订婚宴。

    今天,她突然间心血来潮,想偷偷过来看看两个孩子在学校的有相处,于是便没有通知两人,只是直接叫司机将她送到冰帝就好。

    难得空闲的迹部加奈子呼吸着校园里的清新空气,缓步向前走着。现在还是上课时间,她并不急着去给两人一个惊喜,一路上走走停停,偶尔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偶尔又弯下|子欣赏花圃里各种名贵花朵,加奈子笑得好不惬意。

    直到面前突然间出现一栋别致的欧式小洋房,加奈子才猛然间想起,这里似乎已经偏离主校区了,而这栋建筑…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应该就是理事长室无误了。

    既然是名义上属于自己的地盘,那么今天自然是要好好进去看看啦!加奈子这样想着,脚下的步伐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很快,那样式独特的雕花大门就完整地出现在她眼前。

    微微挑了挑眉,对于自家儿子这华丽的品味,加奈子表示非常欣赏。顺手从包包里取出在来之前管家给她的一串钥匙,加奈子轻易地就找出了独属于这扇大门的独一无二的大门钥匙,毫不犹豫地将它插|进钥匙孔轻轻一扭,大门应声而开。

    进了屋子,加奈子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显眼的壁炉。颇感兴趣地关上大门,加奈子竟然认真地欣赏起了这栋建筑的内部装修。

    虽然说这一栋建筑的隔音设备很不错,可是,因为之前根本就没有人记得要将音量调整好,于是,当迹部加奈子的一只手碰到了门把手打算推开的时候,她惊讶地听到了房间里传来的那隐隐约约的‘嗯嗯…啊啊…’的响声。

    如此暧昧引人遐想的声音让迹部加奈子一瞬间有种被雷劈到的感觉,她死死地盯着薄薄的房间门,眉头深锁地思考着里面到底是谁。

    ……

    就在迹部加奈子快要忍不住自己满腔的好奇心而转动门把手的时候,房间内突然间传来的无比清晰的对话让她放下了手。

    “啊…景吾~不要了…唔…嗯…不要…我…啊…不行了…”是女子讨饶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的嗓音里有着说不出的媚和感。

    “夜,乖~这是最后一次了…”低沉沙哑的男声哄地安抚道。

    “你刚刚也说…是最后一次了…啊…”声音中满是委屈与控诉。

    “这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我保证。”男声中有着浓浓的笑意和哄。

    ……

    里面的对话还在继续着,而迹部加奈子却已经一脸绷不住,捂着嘴迅速撤离。不行了,要先找个地方大笑一场,可不能就在门口笑出声来打扰了小俩口亲啊!万一弄出什么动静让宝贝儿子听见了,一个弄不好搞出什么毛病来怎么办?她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迹部家以后的子孙后代还全指望景吾呢!O(∩_∩)O哈哈~

    房里的两人浑然不知就在刚刚,他们两人有了亲密关系的事已经被经常抽风偶尔八卦的迹部加奈子知道了。此时的迹部正紧紧地搂着筋疲力尽的黎夜,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黎夜那因为刚刚的激显得有些凌乱的长发。

    迹部的动作很轻柔,因为刚刚的事累极的黎夜温顺地靠在迹部前,美眸微合,全散发出一种混合着慵懒与感的气息。

    “累了?”右手自然地横到她的腰间,迹部低笑着开口,明知故问道。

    “你说呢?”没好气地白了笑得一脸满足的迹部一眼,黎夜闭上眼睛,拒绝再跟这个需索无度的家伙讲话。

    两人并没有温存太久,不是迹部不想,而是…放学的时间到了,黎夜的手机准时响了起来。不用怀疑,来电的就是伊藤秀泽没错。

    挣脱开迹部的钳制,黎夜起围上浴巾便拿起电话到了窗边。迹部郁卒地看向黎夜手中的手机,在心里诅咒了伊藤秀泽一千遍一万遍仍旧觉得无法解恨。

    但是,迹部知道无论他有多气闷也没有用,黎夜现在还是姓伊藤,他就算是真的想将黎夜绑在自己边,也必须得经过那两个妹控的同意。而这,在现阶段显然是不可能的。

    认命地起换上一早就准备好的衣服,迹部在心里盘算着怎样能够让这两个妹控放松对黎夜的限制。随即,迹部恍然间想起,似乎再过一个礼拜左右,就是他的16岁生了,也就是说,他很快就能在自己生的当晚愉快地拥抱着自家未婚妻睡个甜美的好觉了!

    这样想着,迹部终于稍稍松开了紧皱的眉峰,嘴角微微向上勾起。

    电话持续了大概10分钟左右,等到黎夜讲完电话,迹部已经换好了衣服,上还放着一崭新的校服和…内衣裤。

    看到那感的黑色蕾丝,黎夜有一瞬间的怔愣,随即她就立马回过了神,红着脸抓起上的衣服,看也不看迹部那明显带着惑与暗示的表眼神,快步走进了浴室,狠狠地甩上了浴室门。

    ————————时间分割线————————

    全国大赛结束后,三年级的成员都渐渐退出了网球部,除了偶尔会去部里指导一下后辈以外,迹部将大部分的时间花在了学生会工作的交接和自家集团上的大小事务上。

    也是因为如此,迹部在确认完学生会的事交接完毕后,破天荒的早早回到了迹部宅。

    令人惊奇的是,当迹部回到家,客厅里已经坐了好几个人。迹部疑惑地挑了挑眉,调转原本打算上的脚步走进客厅,淡定地无视了自家母亲一脸捡到宝的诡异笑容,亲地和自家拥抱问好。

    家人居然这个时候全都聚集在了客厅里,这样的现象实在是相当诡异。但是迹部却不打算开口询问些什么,只是在迹部边坐下,随后接过管家递过来的鲜榨果汁,慢慢品尝了起来。

    迹部从容淡定的表现可是憋死了一肚子好奇的迹部妈妈,她哀怨地看向自家老公,想要让他先打个头阵,帮她向儿子话。

    迹部英嗣有些无奈地看着今天再一次抽风的妻,无奈地表示自己莫能助。莫说这问题不好启齿,就算能问,儿子也不一定会配合?嘛……虽然他自己也好奇自家儿子和未来儿媳妇进展到神马地步了……不过这种有损形象的八卦问题,还是让老婆来!

    见老公完全木有帮忙的意思,加奈子只好亲自披挂上阵。她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茶,故作姿态的清了清嗓子,正襟危坐,正儿八经严肃的模样让迹部也不有点纳闷和好奇。自家这个一贯没个正经的母亲大人,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和自己说吗?

    “景吾啊,关于订婚宴,你有什么想法没有?”选择了一个不太敏感的话题入手,迹部加奈子心里给自己打满分,不动声色的观察儿子的表

    疑惑的挑眉看了母亲一眼,迹部没回答。不是早就谈过这个问题了么?现在才来问,绝对有问题!

    “咳咳……”迹部英嗣在旁边咳嗽提醒妻子,话题偏离方向了,加奈子一个激灵,立刻重新看向儿子。

    “妈妈的意思是说,你和小夜有没有什么想要补充的地方。”

    迹部的眼神更诡异了,看着自家母亲的视线活像看一个精神病人。年纪轻轻的,老年痴呆症了吗?怎么说话前言不搭后语的?颠三倒四,怎么听怎么觉得不正常。

    “妈妈你到底想说什么?”

    “今天妈妈去你们学校了哟!”桀桀怪笑着,加奈子的目光不离开迹部的脸,“可是没见到你和小夜呢!侑士说你们下午没有上课……”

    猛地一口被呛到,迹部狼狈不堪,惊悚的放下杯子毛骨悚然的瞟了母亲一眼。今天下午母亲来了?喂喂,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啊?

    “然后呢,妈妈本来想着要去尽一□为理事长的责任来着……”

    此时此刻,再不用迹部夫人继续说,迹部大爷连耳根都红起来了。该死!明明什么都听见了还来话!

    “咳,本大爷还有事,就不陪你们聊天了,晚饭送到书房就好,就这样。”仓皇起,迹部难得脚步有点踉跄,留下下一对八卦的父母和为老不尊的祖母望着他的背影偷笑。

    作者有话要说:拖着了这么多天~~~我错了~~~~~

    不要BW我哦~~~~~打滚求安慰~~~~

    卡文的孩纸伤不起啊~~~~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