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是浮云…

    迟了整整一个学期才到冰帝报到的黎夜,一到学校就受到了各种欢迎。这样的现象很不错,麻里很满意。

    脸上带着难得的笑意,麻里在看到黎夜的那一刻上前拥抱她,欢迎她的到来。

    冰帝的学生对黎夜其实并不陌生,相反,还相当熟悉。全国大赛时她做主让那个挑衅他们冰帝帝王小个子男生剃了光头的事还历历在目,有不少女生也是因为那件事,才真正知道了迹部在黎夜的心里是怎样的存在。

    这样很好!

    所以,黎夜在冰帝的这段子过得相当愉悦,基本上每天都是笑容满面的。可是,她好,却不代表其他人也跟她一样好,迹部就是最典型的那一个。

    自从黎夜被伊藤家接回去住以后,迹部就彻底失去了夜晚抱着香软体一夜好眠的巨大福利,夜夜独守空枕。

    这样的反差让迹部不自在极了,他突然间觉得自己的似乎有些大得过分了,这让他已经连续一周没有睡好觉了。

    除了白天能在学校见到自家女友,一到傍晚放学,伊藤家那两个臭小子就会准时出现在黎夜的班级,根本就不管周围的女生因为他们的出现而尖叫着发起了花痴,直接进门将黎夜带走。

    每一次,迹部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友被这样子带走,却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终于,迹部决定,他受够了!你说受够什么?这么不华丽的问题,你觉得华丽的迹部少爷会回答你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对于一个已经尝了果并且无数次乐在其中的男人来说,自己最的女人就在自己眼前,他却不能将她拆吃入腹,这样的感觉,真的很让人抓狂!

    但是迹部知道要想晚上再爬窗神马的,那是不可能的了!不说别的,单是Alysa的叫声就足够让他头痛的了!不过,迹部是谁,他可是冰帝的无冕之王。

    既然晚上不行,那他就利用白天的时间好了,至于地点……迹部勾了勾嘴角,他想到了一个绝对设备齐全并且**有保障的最佳去处。

    打定了主意,迹部一整个早上都显得精神奕奕,就连眼底那淡淡的黑眼圈仿佛都闪耀着五彩的光芒,让众人又好奇又迷醉。忍足黑线地看着一反前几脸色铁青的状态的迹部,只觉得自己的眼睛差点被迹部那张扬的笑容给闪到抽筋,默默地掏出手机,忍足蹲到一边寻找自家女友的安慰。

    ————————这是中午的分割线————————

    照例和网球部的孩子们一起吃饭,照例在餐桌上大秀恩,照例在吃完后直接搂上黎夜离开餐厅……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么的正常,可是给人的感觉就是非常的不和谐,没有任何理由!

    网球部除了慈郎一心埋在食物堆里,其他人都被迹部那过分灿烂的笑容惊得背后一阵发冷,就怕大少爷又想出了什么折磨人的招数,在球场上让他们生不如死。

    且不说那群少年们怎么脑补自己的悲惨下场,此时正被迹部搂着走的黎夜看到越来越陌生的景色,脑中满是问号。虽然她知道迹部绝对不会伤害她,但是陌生的环境还是让黎夜的心里涌出了一种怪异的不知名绪。

    忍不住伸手扯了扯迹部的衣角,黎夜开口问道:

    “景吾~这边不是去学生会的方向……”

    “啊恩,今天不去学生会。”迹部低头吻了吻黎夜的红唇,笑得高深莫测。

    “那我们……”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未竟的话语被如此打断,黎夜只能认命地点了点头,不再多问,反正,迹部不会伤害她的,那她其实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于是,在迹部有意无意的隐瞒下,黎夜毫无准备地被带到了学校后花园深处那栋独立的豪华洋房——理事长室。

    还来不及从这栋隐秘却豪华的建筑中缓过神,迹部已经打开了大门将黎夜带进了房间,顺便,上了锁。

    里面的装修比起外观那是丝毫也不逊色,可是,黎夜还没来得及欣赏,迹部已经整个人贴了上来,将黎夜带到自己怀中,温膛紧密地贴着黎夜的背,气喷在她敏感的耳廓,引起一阵战栗。

    “景吾……你……”贴着迹部的子在迹部的刺激下微微发软,黎夜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迹部含住她耳垂的动作激得大脑一片空白。

    大掌略显急切地扯掉黎夜的衬衫扣子,炙的吻向下延伸,在黎夜白皙的颈项上留下一个个红色的印子,另一只手也不闲着,直接扯掉了黎夜的短裙,探向腿间的柔嫩……

    这样的急切让黎夜下意识地按住了迹部往下探的大手,微微喘息着开口:

    “景吾……你,怎么了?”

    这样煞风景的问题实在是不适合在这种时候被提出,迹部无奈地叹息,将黎夜转了个方向面对着他,然后低头,以吻封缄,不让她再有机会思考这些没什么用的问题。

    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没有好好过怀里的人,迹部的动作比起那个夜袭的晚上更加急切。他没有耐心再一颗颗地解开恼人的扣子,干脆大力地一扯,急切地甩掉上碍事的衣物,迹部打横抱起黎夜,将她丢到上,随即欺压了上去。

    淬不及防被丢到柔软的大上,黎夜想要起,迹部却完全没给她任何机会,直接压了上来。炙的吻从眼角开始延伸到前的粉色樱桃,迹部以烈的唇舌轮流疼着她两边的蓓蕾,右手毫不迟疑地往下探去,寻到那敏感的一点揉捏按弄。

    灼的坚硬紧紧抵着黎夜白嫩的大腿,让她不敢稍动,脑海不可抑制地浮现半个多月前的那次夜袭,黎夜的双手无意识地抓住两侧的单,贝齿紧咬,拼命压抑着到口的呻吟。

    彼此熟悉的体很快便找到契合的节奏,双腿间的濡湿让黎夜面红耳赤羞愤交加。她想喊停,可是一开口,溢出唇边的只有令人血脉愤张的吟哦与喘息,推在迹部口的手不知何时已经被压在头顶上方,这样的姿势让黎夜原本就圆润的线更加饱满□,半遮半掩的衣衫下,少女美好的曲线一览无余。

    眼底的火焰似乎要燎遍整片原野,下肿胀的念又无可避免的昂扬了不少,迹部几乎要控制不了自己急切的想要占有的心。潮湿温的□渗出来,修长的手指沾起一点晶莹的液体,坏心眼儿地凑近黎夜微张的樱唇。

    被这种可以称为“色|”的动作羞红了脸,黎夜不敢看悬在体上方的男人英俊的脸,赌气似的别开目光,视线在扫过迹部敞开的衬衫时害羞的闪烁,精瘦结实的膛有着好看的形状,过往无数次的索取和交融的记忆一股脑儿涌上来。

    体比行动更加诚实,她知道,自己没办法抵挡名为“迹部景吾”的惑。

    早已对这具体的每一个敏感点了若指掌,黎夜微微一晃神,迹部已经褪掉了两人之间最后的障碍,灼的坚硬抵在腿间,直接触碰带来的感觉立刻唤起了干涸许久的共鸣。

    没有丝毫犹豫,腰杆一,猛地冲了进去,刺激感让黎夜失声尖叫起来。

    迷惘中,她尽力抓住最后一丝清明的理智,咬住一缕秀发避免自己叫的太大声被人听到,可是迹部似乎并不满意她这样的压抑,恶劣地竭尽全力深入、再深入,完全没有任何保留和顾及,剧烈的撞击几乎要把灵魂都带走,灭顶的快感渗入每一寸神经和骨髓,仿似致命的毒药,激活了每一个细胞,让它们跳跃和舞蹈。

    “不……啊,景……吾轻……啊……慢……慢点呃……”一浪压过一浪的刺激让黎夜头晕目眩,眼前什么都看不清,世界在彼此的交换中渐渐上升。

    体浮在云端,颤抖得如同雨中的落叶,痉挛般的幸福与苦痛的求叫人发疯。破碎的话语带着强烈的|的信号,细细的呻吟声成为伊甸园最美的颂歌。诺亚方舟在世纪末的洪流中飘摇,雨过天晴后,露珠与雨水调皮地混为一体互相嬉戏。

    初升的太阳是极乐的使节,水天相接的远方,白浪翻碎了天光。唯一永恒的,是高远辽阔的苍穹,于吉光片羽中蕴生的虹,有着人类最灿烂绚丽的色彩。

    伴随着颤抖与战栗,有温的液体溢开,世界的封印回归拼合,朦胧中的视野,充斥的是来自天堂那艳丽的紫灰色。

    尽管累得浑酸痛,可是黎夜仍然非常坚决了拒绝了迹部帮自己洗澡的提议,裹着浴巾躲进了浴室。

    笑话!过去无数次经验告诉她,要是这种时候妥协了,恐怕她就只有在浴室接着被吃掉数次的份儿,然后整个人累成一团面,为了杜绝这种后果,她坚决不要被蛊惑!

    迹部无限遗憾地看着浴室的大门在他面前关上,对于黎夜此次居然如此清醒感到扼腕不已。但是他很快就收敛了心神,从边矮柜的抽屉中取出由亲的泷园管家友提供的据说无比精彩的AV,起来到大电视机旁,将它塞入了DVD机子里。

    没错,少爷他对于这件事是预谋已久的了,甚至为了这个计划,他冒着被管家爷爷取笑揶揄的风险,硬着头皮请管家帮他去寻找资源,并且,让管家务必要对自己的父母进行保密。

    迹部将东西塞进去以后并不急着打开电视,游移的视线扫向紧闭的浴室大门,迹部隐隐约约想起来,这个门,似乎是没有锁的!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迹部起来到浴室门前握住门把手轻轻一扭…好!上天果然是眷顾他的。顺利进入浴室的迹部如是想着,嘴角勾起大大的弧度。

    气蒸腾的水雾让浴室里的一切都像是被一层薄纱笼罩了一半朦朦胧胧的,迹部往里走去,很快就看到隐在水汽中那隐隐约约的窈窕影,眼神微微黯了黯,迹部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在黎夜反应过来之前跨步进入大浴缸,一把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啊…唔…”短促的惊叫声淹没在迹部烈的唇舌之下,才经历过一场欢子异常敏感,在迹部不安分地抚触下,很快便有了反应。

    又羞又气地拍打着迹部光结实的膛,黎夜喘息着开口:

    “景吾…住手…”

    “不要!”恶意地将她敏感的子压向自己,迹部一边啃咬着黎夜精致的锁骨,一边断然拒绝。

    “景吾…我好累…”命令不行,那就来软的,黎夜双手抵住迹部的膛,晶亮的眸子可怜兮兮地瞅着他,像是在诉说自己的疲惫。

    迹部无奈地扶额,为什么自己就是对她的这种表免疫不能呢?

    如愿看到迹部停下动作,黎夜脸上终于露出笑容,但是看到迹部隐忍的表,还是忍不住有些愧疚地伸手戳了戳迹部的手臂,小小声道:

    “景吾~~”

    软软糯糯的声音让迹部满腔的郁闷瞬间烟消云散,无奈地叹了口气,迹部打开莲蓬头,细心地将黎夜全冲洗干净后,吻了吻她艳的红唇,开口道:

    “乖,去外面等我。”

    听话地围上浴巾,黎夜赤着脚走出浴室。后传来哗啦啦的水声,黎夜吐了吐舌,快步回到柔软的大上,拿起边的遥控机,打算看一下电视打发时间。

    作者有话要说:555555……卡文的孩纸伤不起啊~~~~~

    实践报告神马的,压得我快疯了~~~

    结果也只有那么一点点……我对不起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