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战脑残

    “秀泽……”看到表丰富生动的伊藤秀泽,藤堂静突然间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她居然在那个全巴黎都有名的场浪子上,看到了孩子气地表!喃喃地喊出声,藤堂静不着痕迹地又靠近了秀泽一点。

    迹部和秀泽斗嘴正斗到兴起,却突然间被一个突兀的女声给硬生生插了进来,两人的脸色都开始难看了起来。

    颇为不耐烦地转头看向出声的人,却在见到藤堂静那一脸泫然泣的表时,两人不约而同地向后退了一大步,无形之中将黎夜完全护在了他们的羽翼下,以免那一帮人做出什么会对黎夜不利的事。(少爷们,你们真的多虑了……在场的除了牧野杉菜和藤堂静会有些不好的念头之外,基本上……没人会伤害我家女儿的啊囧……)

    被心上人如此防备,藤堂静秀丽的脸一下子变得哀伤起来,一双眼盈满了委屈的泪光,楚楚可怜地望着伊藤秀泽,那模样就好像被负心的丈夫甩了的妻子一样,直看得黎夜打了个寒战。

    我的天啊!藤堂静这女人脑子真的有问题?别说她家哥哥没跟她有什么,就算是有,她这德也挽回不了什么?果然是做事不用脑子的废物!

    这边黎夜刚一皱眉,那边的牧野杉菜就像被烫了脚的青蛙一样跳了起来。

    方才看见道明寺对黎夜和对自己截然不同的态度,心里的怒火就止不住地往上冒。

    那个伊藤黎夜,不是都已经和迹部景吾交往了吗?为什么还要霸占着道明寺的眼睛?这不是狐狸精又是什么?现在,静学姐和伊藤秀泽两厢悦(请问一下,你究竟哪里看出来秀泽也很‘悦’来着?),她有什么立场阻碍学姐?

    这样想着,牧野杉菜便理所当然地站了出来,一脸义正言辞地指着黎夜开口数落道:

    “伊藤黎夜,就算你是伊藤君的妹妹,也没有权力阻止兄长自由恋?静学姐为前辈,已经对你那么迁就礼貌,你怎么还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连基本礼节都不懂吗?”

    这话一出口,基本上除了藤堂静,所有人脸上都变了颜色,迹部更是嫌恶地皱紧了眉,恨不得掐死牧野。

    可是她却没有一点自觉,甚至又继续说了下去:

    “伊藤君已经是成年人,喜欢什么人应该由他自己判断,你凭什么因为个人好恶阻止?如果你真的是一个值得伊藤君和静学姐如此尊重的妹妹,就应该祝福他们,而不是想方设法排斥静学姐,妨碍伊藤君和静学姐幸福的机会!”

    后面那句话让黎夜彻底冷了脸,她拨开挡在她前的两人,往前踏了几步,刚想开口说点什么,牧野杉菜却又接了下去:

    “你们伊藤家是名门就可以看不起人吗?静学姐是“法国妙龄小姐”,人又善良,比那些所谓千金不知好了多少倍,你看不到吗?

    成天一副假模假式的样子,其实你只是嫉妒静学姐能够追求自己的理想?像你这样生惯养的大小姐,根本不了解普通人的生活和世界,有什么资格骄傲?”

    话说到这个份上,黎夜却不急着开口训斥了,她淡淡挑了挑眉,靠着适时走到她边护着她的迹部的肩膀,好笑地看牧野一个人自说自话,末了,轻笑一声:

    “我为什么要去了解普通人的生活?我站在你这样的普通人拼了命也到达不了的地方,何必勉强自己向下看?”

    被黎夜这十足骄傲狂妄的话堵得一噎,牧野杉菜立时便又瞪大了眼,以更加嫉恶如仇的语气开口谴责道:

    “你…你懂生活的艰辛吗?你能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吗?你明白依靠自己的力量走到静学姐如今的地位有多不容易吗?不清楚的话,你就没资格这么说!”

    “靠自己?”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一样,黎夜愉悦地笑出声来,看向牧野的眼光好像在看天外来客,“你知道什么?你以为,靠自己是一件很值得炫耀的事吗?”

    看着牧野杉菜那满脸不服气的表,黎夜再次开口:

    “为藤堂商社的继承人,她原本有更加辉煌光明的前途,可以创造更多的价值。帮助穷人也好,为理想服务也罢,建立在强大的实力之上,一个人实现的价值怎能比得上藤堂商社数代经营的成果?”

    满意地看到对面的人似乎暂时找不出什么反驳的话了,黎夜敛了脸上的笑意,全散发出自信骄傲、睥睨众生的气息,开口道:

    “放弃已经得到的,让自己从云端跌落地上,折断凤凰的羽翼硬要换以百灵的翅,这做法聪明到哪里了?家人朋友可以一句话就抛弃,那不是伟大是自私!可以站在巨人肩上而选择坎坷山路的不是高尚是愚蠢!

    “重要的并不是份,而是份带来的责任。放弃份美其名曰“独立”,只是因为没有勇气直面荣耀之后的激流暗涌。这样的人,不是真正优秀的战士,只是人生的逃兵罢了。

    “穷有穷的苦,富有富的累,每个人都应该接受自己的命运并为之奋斗。你以为她藤堂静得到今天的一切是因为自己的努力?这个世界不缺幻想者,不信你可以自己问问,离开藤堂商社之后,她还取得了什么成就!

    “我不需要知道如何打工如何市侩,因为命运交给我的试题并不是那些鸡毛蒜皮。不要用你的思维去衡量别人,在你眼中的纨绔子弟,创造的价值财富远比你想象得大得多。

    “社会不需要只会做梦的傻瓜,想成为让人尊敬的人,首先要是强者,而连自己的位置都认不清,不敢接受命运挑战的懦夫,只是失败者,只有你这样思想狭隘的小市民才会将之奉若神明!”

    这是黎夜第一次如此强势地说出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这般耀眼的黎夜不仅让迹部更对她刮目相看、英次和秀泽与有荣焉,更是让道明寺的眼光完全离不开这样的她。

    而这一幕,看在杂草的眼里更是刺眼异常。

    听到黎夜这样毫不留的话,藤堂静的脸色越见苍白,但是,圣母属让她没有办法在秀泽的面前指责黎夜对她的不理解等等,只能泫然泣地看着那个她似乎永远也比不上的女子,眼中是满满的委屈和不解。

    被这样的眼神盯着看,黎夜只觉得渗得慌,谁知道这个女人心里是不是在狠命地扎着一个名为‘伊藤黎夜’的小人啊,居然摆出这种被她欺负的表,真是受不了!

    当然,藤堂静这样的表理所当然地引来了几拨人截然不同的反应:英次、秀泽还有景吾是绷紧了自己的神经,将黎夜护在自己的羽翼下,戒备着对面的人;道明寺和西门美作则是不着痕迹地退离了藤堂静的边。

    只有花泽类和牧野杉菜两人,一个是满脸的心疼和对黎夜的不满,还有一个则是将藤堂静挡在了自己后,恶狠狠地瞪着被许多人保护着的黎夜。

    虽然怒视着黎夜,但其实牧野杉菜已经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黎夜了,倒是一向沉默的花泽类,终于在看到自己心的人泫然泣地表后,脑袋一抽,开口责怪起了黎夜:

    “伊藤小姐,静要怎么做是她的事,你凭什么这样说她!”

    听到这样完全不辨黑白的控诉,黎夜真不知道自己是该生气还是该剖开花泽类的脑袋看看他的精英课程到底是学了些什么!

    但是这次,还没等黎夜开口,憋了一肚子火的迹部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花泽君该不是今天出门的时候忘了将你脖子上的东西带出家门了,这到底是谁先挑起的事端,我想,花泽君应该清楚?当然,如果是因为你有什么羞于见人的隐疾的话,我不介意为你介绍全世界最权威的五官科医生为你进行最精密的检测。”

    话音一落,就连这段时间总是给迹部使绊子的英次和秀泽都忍不住喷笑出声,秀泽更是夸张地将手搭上了迹部的肩膀,边笑边赞道:

    “好小子,看来你精英课程真是没白学,来,跟少爷我说说,你这毒舌是从哪学来的?”

    满腔怒火被秀泽这不分时机的调侃硬生生浇熄了一大半,迹部和黎夜满头黑线地看着这个又开始抽风的伊藤二少,嘴角隐隐有些抽搐。

    但是,他们怒火暂歇,却不代表F4和牧野杉菜等人就这样不了了之。

    对于道明寺他们来说,花泽类不管怎么说都是他们的好兄弟,无论这个好兄弟的眼光有多不靠谱,喜欢的人的品位有多让人抽搐。况且,道明寺和迹部一向都是不对盘的,如今迹部居然这么直白地讽刺花泽类没脑子加眼盲耳聋,他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的。

    而花泽类对牧野杉菜来说,一直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即便花泽类其实从没对她动心,后来甚至有意地远离她,但这一切都不能动摇花泽类在她心里的特殊地位。可是,这个对她来说最特殊的存在,此刻却被那个俊美无俦的冰帝之王贬得一文不值(话说你是从哪里听出来少爷将他贬得一文不值啊?),这让她何以堪啊!

    (我囧了……人花泽类被少爷讽刺你何以堪个毛线啊口胡!!!真是搞不清楚状况,要发花痴给我滚远点啊魂淡!!)

    可是说实话,在这个节骨眼上,花泽类是为了藤堂静出头,他们几个并不想就因为这样的事被绑到藤堂静那条船上去,于是,该怎么说话成了此刻道明寺最头疼的一件事,之前他毕竟是没有好好学习母亲安排的精英课程,即便后来在美国恶补了几个月,但那口才毕竟没有办法跟以毒舌著称的迹部相比较。

    这样的现实让道明寺觉得沮丧极了。

    但是牧野杉菜可不管这么多,她只看到道明寺等人没有开口为花泽类讨回公道,于是心中的怒火连同对黎夜的嫉妒再一次爆表,她失控地对着道明寺喊道:

    “你这个猪头四!居然被伊藤黎夜这样的女人迷得团团转,现在连你的好朋友都不顾了吗?她伊藤黎夜是给你下药了还是干嘛了啊,你给我清醒点好不好!”

    说完这句话,她喘了一口气,又转过了头对着黎夜骂道:

    “伊藤黎夜你给我差不多一点,不要仗着自己漂亮就到处勾引男人,像你这样的大小姐,根本就是社会的蛀虫……”

    话未说完,清脆响亮的巴掌声瞬间在空旷的走廊上响起。只是片刻之间,黎夜已经狠狠地扇了牧野杉菜不下20记耳光。

    毫无意外的,牧野杉菜的脸彻底肿成了猪头,可笑的是,那脸肿的还极为对称。可以想见黎夜到底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来做这一件事

    杂草只觉得自己的脸颊火辣辣的疼,她想要说些什么,一开口,却感觉到自己的脸钻心地疼,她的嘴唇似乎裂开了,不能再开口说话的牧野杉菜只能恶狠狠地等着一脸冰寒的黎夜,但是,那张美丽脸蛋上第一次出现的狠绝却让牧野杉菜硬生生吓出了一冷汗。

    迅速伸手捏住牧野的脖子,黎夜淡淡地开口,语气中的寒意却让牧野这个永远不知道何谓‘害怕’的人吓得软了双腿:

    “今天教你一个乖,说话做事可一定要经过大脑,不然,说不定你的父母和弟弟明天中午就会出现在带雨林成为野兽们美味的午餐。”

    随着这轻柔的语调缓缓滑过牧野的耳际,黎夜捏着她脖子的右手手指也渐渐收拢,直到看到牧野杉菜渐渐泛起了白眼,脸色白得发青,这才像甩垃圾一般将牧野杉菜甩到了地上,随即嫌恶地看着自己的右手,转头一脸委屈地看向自家男友和哥哥们,软软地撒道:

    “景吾~~~,哥哥~~~,我的手好脏……我想洗手~~~”

    水润的眼眸直直地盯着几人,软软的腔调语气听得迹部连骨头都酥了,哪里还管得了那群碍眼的人,直接一把搂过黎夜,将她带到大门口,边走边安慰道:

    “乖,再忍忍,等会到家了以后再洗。”

    这样的黎夜分明像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小女孩,谁能想到就在不久之前,她还满脸杀气地威胁一个平民?

    当然,通过这件事,黎夜深刻体会到了一个道理:跟脑残讲道理是没用的,有时候,死亡的威胁绝对比浪费口舌讲道理管用的多!

    作者有话要说:某絮颠跑来更新~~

    亲们不要BW哟~~~~~

    今天终于能够休息一天了~~感动得我泪盈眶啊!!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