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袭

    硬生生压□内的躁动,迹部略显烦躁地接起电话,平里华丽非常的声线此时有些低哑,其中还有着浓浓的不耐。

    “啊恩,什么事?”

    “景吾少爷,伊藤英次少爷现在在家里,说是…让少爷您10分钟之内,将黎夜小姐带回来……”电话那端的泷园管家,语气中显然有着不少的无奈。

    “……知道了。”迹部狠狠地皱眉,心中对黎夜的两个哥哥大为不满,他低下头看着黎夜恬静的睡脸,真想现在就让她冠上迹部这个姓氏,也免得那两个不华丽的男人时不时的跑出来捣乱。

    纵使再不愿,迹部还是在10分钟后,眼睁睁的看着伊藤英次打横抱起睡得香甜的黎夜,走出迹部家的大门。

    ————————时间分割线————————

    这天晚上,迹部发现自己的效率前所未有的低下。看文件总是集中不了注意力,短短一页报告看了三十分钟还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体里蠢蠢动的某种岩浆告诉他,少爷他这根本就是——、求、不、满!

    该死的伊藤英次!狠狠地诅咒了一番,迹部认命地走进浴室,又一次拧开冷水。妹控神马的,真的是最讨厌了!难得本大爷有个理由可以搂着亲亲女友过夜,居然还无耻的冲到迹部宅来抢人!更可气的是,现在自己没有丝毫立场拒绝!谁让黎夜还姓“伊藤”不姓“迹部”呢!

    虽然是大夏天,可是连续一晚上不断地洗冷水澡,这滋味儿真的不好受啊!更何况,其实这办法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有用……口胡!这是要闹哪样啊?难不成,让他泡在冷水池里过夜吗?

    文件是肯定看不进去了。迹部擦着发上的水珠,郁卒地瞟了一眼办公桌上成堆的文件,默默扭头。不是本大爷不勤劳,实在是……事出有因……所以,即使刚刚比完赛,体还很疲惫,少爷他还是义无反顾的拿起了球拍下到球场去。

    精力太旺盛,果然不是一件好事!

    于是,事是怎么收场的呢?是迹部少爷累倒在球场上精疲力竭地入睡吗?

    会问出这样问题的你们真的是太无知了!迹部景吾是谁?堂堂冰帝的无冕之王,怎么可能许自己如此不华丽?再说,其实他已经有了更好的解决办法了!

    不让本大爷光明正大的抱人,那没办法,这可是你们的!迹部心中默默地吐槽道。

    爬窗户还不会吗?这当然是不可能的,黎夜的轻功可不是白教的。虽说少爷他对于那种飞来飞去的行为没啥兴趣,但是,两层的高度对他来说根本是小菜一碟。

    黎夜晚餐稍微喝了些清酒,被英次抱回伊藤宅的时候还昏昏睡。迷迷糊糊换下一衣服冲了□体,她在自己的上睡了个天昏地暗。因酒意而微红的脸蛋儿泛着惑的光彩,在朦胧的月光下显得很迷人。上的睡衣因睡姿的原因不太整齐,酥|微露,修长白皙的大腿也一览无余。

    这就是迹部轻松翻进黎夜房间的阳台所看到的美景。

    他没有开灯,借着窗外微弱的光将这一切收入眼底,体内怎么都压不下的火焰瞬时成了燎原之势。

    飞快扯掉领带、衬衫、外裤,迹部大步跨上柔软的大,揽住睡梦中的“睡美人”便是一个绵长的亲吻,手也不规矩地钻进半敞的睡裙中四处游走,带着几分急切,好像要宣泄某种压抑多时的感觉。

    黎夜还晕晕乎乎的,只觉得平熟悉的气息覆下来,一时间竟忘记了自己已经不是住在迹部宅的,顺从地默认了迹部的动作,敏感而契合的体因为一番挑逗起了微妙的反应,她不由得开始回应那个减重减轻的吻,唇边溢出一丝呻吟,双腿也不由自主地摩擦起来。

    这等反应简直就是无声的邀请!迹部大手一扯便将松松垮垮的睡裙扔到一边,褪□上仅剩的衣物,毫不迟疑直接进入。他已经忍了太久,无法再思虑过多了。

    体突然充实的感觉让黎夜一下子惊醒过来,伴随而来的是传遍每一根发丝的酥软。

    “啊——”她短促地惊叫一声,然而立刻,就有狂的吻带着难以想象的度与**覆上来,堵住了她的声音。体里勃发的坚硬大力律动着,紧贴的肌肤触碰带来难以抑制的灼感。

    “啊……嗯嗯……景,景吾……呃哦……”她的声音破碎,凌乱的音节随着体的动作微微颤抖,每一个字都变成充满媚意的催剂。这更让迹部难以自持,下的动作越发狂野起来。

    不同于以往的每一次欢,这几乎可以称得上粗暴。没有抚,没有前戏,没有温言细语的挑逗,只有用力狂放的索求和赤||。但是黎夜并不觉得这一切难以忍受。因为即使这样激烈和急切,迹部都从未有一刻,弄痛了她。

    集训、大赛、与哥哥们一起搬回家……她的体也干涸了许久,当熟悉的感觉袭来的时候,感官的第一反应是需要而不是抗拒。下已是一片潮湿,昭示着事的激烈。她开始脱口呻吟,攀紧迹部的肩,微微扭动腰肢配合着他的动作,脸上红潮不退,媚眼如丝。

    一时间,房间里只能听到媚的低吟和粗重的喘息声。

    白色的月光从半遮半掩的窗帘透进来,微风吹进未合的落地窗,吹动纱帘飘拂,将房内交缠的影映在松软的大上。那影子紧紧地拥抱着,严丝合缝,青色的轮廓有着致命的感和意想不到的契合美妙,男的刚美和女柔糅合在图画一般的影像中,曲线优美得不可思议。

    迹部低吼着在黎夜体里释放,与此同时,他感觉到一股滚烫的流浇在他坚硬的顶端。

    有人说,当侣之间跨越最后一道屏障变得没有秘密的时候,关系会变质。从此,思念不仅仅是,更多的就会成为**与本能的支配。

    但是黎夜从来没有这种想法。她得承认,迹部的精力好得吓人,有时候让她快要难以招架,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从来没有勉强过她,当她真的不愿意的时候,他从未有过什么过分的要求。每一次从上下来的时候,她内心里总觉得,他们的关系似乎又亲密了一点。

    这是好事,她一直这么认为。所以尽管很多时候她不说,但心里还是乐意的,从微小的细节便看得出来。就比如现在,云收雨散后,他抱着她进到浴室清理,她就总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温的水将浴室蒸腾得烟雾缭绕,镜面上蒙了一层细细的水雾。黎夜懒懒地靠在迹部怀里,任他为她洗净体的每一寸皮肤。

    “你发什么疯啊?大半夜的翻窗进来,不怕被当成小偷吗?”突然想到某个实质问题,黎夜眼角一抽,为自家男朋友极富创意的想法感到头痛不已。

    迹部笑笑没说话,手顺着肌肤的纹理慢慢滑过,过了一阵才浅笑低语:

    “我想你……”

    激烈的事过后,两人的声音都有点沙哑,撞击在浴室的墙壁上回到耳中,很有质感。黎夜嗔地白了迹部一眼,模样人,大约是想到自己两个哥哥无可救药的“妹控”,就理解的没有多问,自己吃吃地笑了起来,呼出的气息喷在迹部的膛,弄得少爷又一阵心猿意马。

    “啊恩,笑什么?”低头锁住红唇狠狠地蹂躏一番,迹部这才放开气喘吁吁的女友,语气有点压抑。

    “哥哥他们难得回来一次,也就这么几天,我不想让他们难过嘛!”撒地蹭蹭,黎夜开始安抚被忽略的男朋友,“景吾,我保证,就几天!你别生气了嘛!好不好?”

    “啊恩……”被这撒的动作又弄得火起,迹部几乎集中不了注意力听黎夜的话。手在水下分开修长的双腿抚摸大腿内侧嫩的地带,漾的水波下,盛开着草莓印的白嫩体看在眼里又是一阵血脉喷张。

    觉察到迹部的意图,黎夜顿时羞红了脸,想要推开他作乱的手又使不上力气,只能委屈地嗔他一句:

    “你没安好心!”

    “说对了!我对你就是没安好心!”无赖似的邪笑一下,那笑因为男荷尔蒙挥发的原因变得好看极了,他的脸在气缭绕中迷蒙不清,即使近在咫尺也辨不明那轮廓。

    黎夜只觉得体轻飘飘的,迹部的手仿佛有魔力一样,将她全的力气都抽走了。当感受到他将她的腿缠在腰间的时候,心神顿时不受控制的一

    “诶……回,回房间去…………”

    “哪里不一样!”坚硬的念已经抵到嫩的地,温的水包围着体,迹部无法不去想象埋入她体时那种**的感受。他的气息开始变得不稳,落下的吻含了些急切的意味。

    “可是……水里……”水里从来没做过……

    “嘘——乖!安静点……”哄的声音就在耳边,迤逦的声线感而沙哑,惑力十足。他冲进来的时候轻吻着她的耳垂,一手搂着她的背,另一只手握着她前的柔软反复耐心地揉捏。紧密贴合的体有了水汽的附着,变得益发光滑,当立的蓓蕾碰到他结实的膛时,她觉得心跳都快要停止了。

    “嗯啊——好,好涨……哦呃……”难以抑制的呻吟声撞击在宽敞浴室的墙壁,显得格外清晰,黎夜羞红了脸,紧咬着唇不肯再出声,可是迹部不放过她,一面将她抵在浴缸边缘用力地索要,一面故伎重施在她最无法抗拒的那点上反复撞击。长指滑下去,钻进她双腿之间,揉按那粒红润嫩的珍珠,麻痒微痛的吻盛开在漂亮的蝴蝶骨上。

    “夜,叫出来……我喜欢听你的声音……”他吻着她,声音模糊不清,好像来自地狱的惑,吸引游在天堂与地狱边界的灵魂。

    于是,什么都完了。

    那声音迷醉了心智,魂魄无处躲藏,媚意十足的吟叫或高或低,灵魂带着天堂般的欢愉在地狱沉浮。什么都听不见,什么也不想听,只有最真实、最原始的感受,在这一刻成为天地间永恒的旋律……

    ————————黎明的分割线————————

    被折腾了几乎一个晚上,黎夜累得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但是感觉到边人的动作,还是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看向那个正在穿衣服的影,略微有些沙哑的嗓音软软地响起:

    “景吾~?”

    听到声音,迹部停下了动作,转将还没清醒的女友搂到自己怀里,亲了亲她柔软的唇角,略微有些遗憾地说道:

    “我要先回去了,不然你那两个哥哥说不定又得发疯了。”

    听出迹部语气中的埋怨,黎夜也只能安抚地笑笑,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软软地开口叮嘱道:

    “回去的时候小心点。”

    “嗯。”迹部点头,又亲了亲她的嘴角,这才将上的衣服拉好,再一次以跳窗的方式非常不华丽地偷偷离开。

    (作者乱入:这果断就是偷!少爷你太不华丽了啊~~迹部:啊恩,是谁吃饱了撑的让夜地两个妹控兄长巴巴的跑回东京的?【作者顶着满头的怨气蹲角落画圈圈……)

    所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黎夜第二天在房里睡了一整天,无论两位兄长怎么敲门都不肯起的反常现象很快就引起了两人的高度重视。

    在第十五次试图叫醒自家妹妹未果后,英次和秀泽走进了会议室,商量起‘防狼大计’。

    他们具体商量了些什么,黎夜不知道,只是第二天,花园里突然间出现了一只大型的哈士奇,而她手中,也被两位哥哥塞了一只本银狐,让她黑线不已。

    不过不得不说,本银狐非常有灵,而且长得也漂亮,黎夜很快就上了这只小巧精致的可狗狗。

    幸好,因为接下来的比赛更加紧凑,对手的实力也很强劲,迹部除了在比赛的时候跟黎夜偶尔温存一番外,倒也没有机会再半夜爬窗了。

    而且,让迹部无比郁闷的是,小银狐对他陌生得很,最近几次见到,这只明明长得这么可的小狗居然不停地对着他叫,他可是最华丽的冰帝之王迹部景吾啊!这狗居然这么不识好歹!

    可是,每每看到黎夜对这只被命名为Alysa的银狐的宠,他也只能认命地想办法讨好这个机灵的小祖宗,免得总在关键时刻给他掉链子。

    作者有话要说:旅游回来了~~~

    花了好多钱啊~~~

    不过也请了好几个貔貅回家~(*^__^*) 嘻嘻……

    这章的内容还是不错的~~~

    乃们不要BW哟~~~~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