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光头

    “夜,准备迎接本大爷的胜利!”

    说完这句话,迹部再次将注意力全部拉回比赛上,专心致志地回击着每一个球,力道更加强劲,角度也更加刁钻。

    越前还在不停使用无我境界,甚至,打出了迹部的‘破灭的轮舞曲’。

    这样的越前龙马,突然间让黎夜感觉很无力。或许,模仿别人的技术然后将它收为己有,确实是不错的方法,可是,黎夜对于越前龙马几次三番模仿迹部的绝招,感觉非常不悦!

    说她自私也好,说她强词夺理也罢,反正,在这一刻,黎夜是真正的开始讨厌起了这个小个子男生。(作者乱入:嘛,我没记错的话,你从一开始就没喜欢过这个151君?夜:啰嗦……)

    比分交替上升,迹部的表现不仅让青学惊讶,就连冰帝的正选们也都讶异非常。

    榊监督嘴角有着赞赏的弧度,他开口解释着:

    “至今为止,他都是为了使对手臣服,故意选择持久战而享受比赛,如同游戏一般。但是现在的迹部不同,他克制了自己的要求,选择了为部长的职责,为了冰帝的最终获胜,超进攻型网球——这才是他真正的样子。”

    迹部真正的实力…吗?黎夜挑了挑眉,看着场中只是微微有些汗水的迹部,他的实力,绝对不止是他们现在看到的这样子而已!

    但是,比赛进入高|潮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那个大大的照明灯,居然就这样凭空掉了下来!

    黎夜囧囧地看着那个横亘在球场中间的大障碍,只觉得这个世界或许是玄幻了!

    “这种狗血的不行的巧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口胡!”终于,黎夜放弃自制,在麻里耳边失控地吐槽。

    “咳咳……这个,我也无法解释……”麻里满脸黑线,显然也对这种状况无可奈何。

    于是,因为这种让人完全无力的突发状况,比赛暂停,转移到另外一个场地继续进行。

    这种状况,说实话,对于已经完全将集中力灌注在比赛上的选手来说,根本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这毕竟是意外,黎夜也无话可说。

    她走到还在微微喘息的迹部边,默默地递上一瓶盐水。

    “啊恩?”迹部疑惑地挑眉,看向黎夜手中的瓶子。

    “喝一点,补充一下水分,那边,越前也在喝水,所以,不用觉得自己占了便宜。”黎夜还是相当了解迹部的,看他那一脸的不赞同,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于是,主动开口解释,让他听话地接过那一瓶盐水。

    “……本大爷才不会有这么不华丽的想法。”迹部一把接过瓶子,将水倒入自己的口中,微微泛红的耳根却说明黎夜确实说中了他的想法。

    片刻之后,比赛再次开始。这一次,是抢七局。

    比赛的时间被拉得长长的,天空被夕阳染上炫目的橙红色,看起来分外美丽。抢七局的比分胶着在117:117,对面的越前已经支撑不住趴在地上。

    也就是这个时候,库尔滕的训练成果终于完整地体现了出来,迹部看起来确实相当累,但是,他没有倒下,握着球拍的手紧了紧,迹部看着对面躺倒在地上有瞬间似乎是失去了意识的越前龙马,不催,也不动。

    “景吾……”黎夜疑惑地看着场内的迹部,开口唤道。她的声音其实并不重,听到这声叫唤的,事实上也只有黎夜边的麻里和侑士。

    但是,迹部却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转头看向了站在榊监督后面的黎夜,看着她似乎有些怔怔的表,迹部脸上渐渐显露出笑容,他高举右臂,以球拍指向西沉的夕阳,脸上的神是享受,也是宣告。

    黎夜这才放下略微有些忐忑的心,专心等着比赛的结束。

    ……

    体力和力量的绝对差距,不会因为越前是网球王子的主角而有任何的改变,等到越前终于站起发出他的外旋发球,迹部早已做好了击溃对面小鬼的准备。

    极度疲劳的越前,外旋发球的威力已经减弱了不止一个等级,无我的境界也已经无法再次使用,最后,119:117,迹部以冰之世界终结了比赛,冰帝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看到冰帝的少年们喜悦的表,黎夜挑了挑眉,突然间打了个响指,在成功让冰帝后援团停止了欢呼的时候,微扯嘴角,浅笑着开口:

    “谁带了电动剃发推子吗?”

    话音刚落,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子就欢快地跑上前来,将手中的东西递给黎夜,脸上挂着‘快夸我’的可道:

    “我一早就知道迹部SAMA一定会赢的,所以打电话叫我姐姐帮我买了一个全新的推子送过来哦!”

    黎夜看着地道自己手中的东西,脸上的笑容灿烂的不行,她伸手轻柔地摸了摸少女的头顶,笑着赞赏道:

    “你真是最可最善解人意的小公主,谢谢你的推子。”

    看着小姑娘陶醉在黎夜温柔的笑容下,麻里嘴角抽了抽,默默转头看向青学那个已知自己大祸临头的151,突然间对他感觉到同

    打开手中东西的开关,黎夜笑得璀璨,她看向边蠢蠢动的少年们,一边开口一边走向场中的迹部:

    “侑士,你和长太郎一起把那个小鬼带过来。”

    “啊恩?”迹部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黎夜手中的东西,在她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一把将她搂到自己怀里。

    “啊,景吾~你先放开啦,现在正事比较重要!”说着便挣开了迹部的手臂,转看向被忍足和凤带过来一脸不愿的小鬼。

    青学众人的表那叫一个五彩缤纷,有幸灾乐祸的,有担忧的,也有事不关己的。黎夜挂着大大的笑容,看向满脸不不愿的越前,举起了手中的东西,向他一步步靠近。

    “喂,别过来啊……”越前挣扎着,却被忍足和凤抓得牢牢的。

    凤虽然觉得越前有些可怜,但是现在他非常清楚,如果不按照黎夜的意愿去做,那后果绝对不美妙,所以,他只能无视这个小个子的挣扎,稳住自己的手。

    黎夜走到离越前只有两步距离的时候,终于停下了脚步,她看着眼前小鬼倔强的表,温柔地开口问道:

    “越前君怎么看起来这么不愿呢?这赌约,是你自己说的哦,所谓愿赌服输,越前君应该很清楚?”

    说完这句话,黎夜很欢快地唤来了一边看戏看得欢快的泷,开口又道:

    “小泷~这么有趣的活,还是让你来,我不擅长用这种工具呢,要是不小心把越前君的耳朵削掉了,那就不好了啊。”说着,还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

    但是在场所有听到黎夜这句话的人,脸上的表都越来越僵硬,除了冰帝的正选们还不受影响,迹部甚至笑得无奈但宠溺,其他人,尤其是当事人越前龙马,那张脸都青掉了。

    他们第一次真正意识到,伊藤黎夜这女人,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良的茬!

    只是不知道,这种觉悟会不会来得太迟。

    泷从善如流地接过黎夜手中的工具,利落地站到越前龙马面前,还很好心地开口劝解道:

    “越前君,我帮你剃的时候,你可千万不要乱动啊,不然的话,可能真会发生黎夜说的况的。”

    说完,不再看越前那几喷火的大大猫眼,手中的剃刀利落地开始摧残起越前那一头墨绿色短发。

    所谓手起刀落,片刻之后,光头的越前龙马新鲜出炉。夕阳还未完全下沉,柔和的红光映在越前光秃秃的头顶上,闪闪发光。

    这样的画面配上越前一脸别扭的表,真是怎么看怎么喜感。

    至此,黎夜终于觉得自己圆满了。她拿过越前手中拽得死紧的帽子,将它扣到岳人的妹妹头上,然后笑着转走到迹部边,一边帮他整理着衣领,一边对着越前开口道:

    “作为你刚刚不不愿的惩罚,这帽子就由岳人先帮你保管了,越前君,请你就这样华丽的回家!”

    岳人其实也一直都看这嚣张的小鬼不爽很久了,有这样绝好的让他出丑的机会,岳人自然乐意之至。虽然不喜欢戴别人的东西,但是此刻,他却故意顺了顺帽檐,然后哈哈大笑道:

    “没错,你就这样子回家!哈哈哈哈……”

    已经被放开的越前高不够岳人高,行动也不够岳人敏捷,再加上刚刚比完赛,体力根本没有办法完全恢复,在抢夺数次都被岳人敏捷地避开并且反过来被耍的团团转以后,越前龙马终于虎着一张脸,愤愤地回到了青学的阵营。

    被他们这样子一闹,青学那边因为败北而失落的心也稍微回复了不少。

    双方握手致意,比赛终于结束了。

    “呐,我们去庆功!”嗜吃如命的岳人蹦蹦跳跳地开口建议,立马迎来一大堆人的附议,迹部的心也是难得的愉悦,于是,大手一挥,带领一群人去了一家有名的寿司店,让他们吃个痛快。

    ————————时间分割线————————

    庆功宴接近尾声的时候,黎夜的手机响了起来。因为喝了一些清酒,黎夜感觉自己的大脑有些钝钝的,无力地靠在迹部的肩膀上,黎夜将包包递给迹部,示意他帮她接电话。

    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迹部突然间觉得自己真的又开始胃疼了。伊藤秀泽为什么老是魂不散啊口胡!这家伙明明是浪场的花花公子,这么黏着他的女人是想怎样啊魂淡!这一刻,迹部终于忍不住在心底爆了粗口。

    揽着黎夜的左手紧了紧,迹部深吸了一口气,按下接听键。

    没等迹部在这边开口,电话那端已经传来了伊藤秀泽可怜兮兮的声音:

    “小夜~你不要哥哥了吗?为什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家?你知道哥哥我有多想你吗Balabalabala……”

    一连串的话,听得迹部额头青筋暴跳不已,他强压下吼人的冲动,开口让电话那头的人闭嘴,只是略微提高的音量还是引来了忍足等人好奇的视线:

    “夜现在睡着了,不方便听电话,本大爷会带她回去的。”

    说完这句话,迹部在电话那端的人反应过来之前,果断收线、关机。

    心里为了今晚终于能够拥着自家女友香香软软的体度过漫漫长夜而开心不已的迹部,面上却丝毫不显,继续淡定地该干嘛干嘛,直接将众人探究的视线视作无物。

    此时的黎夜睡得迷迷糊糊的,她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喝了一点清酒,她居然会这么不华丽的醉了!感觉到靠着的迹部似乎动了动,黎夜微微有些不适地皱了皱眉,体下意识地又蹭了蹭迹部的膛,调整了下姿势,根本就没有感觉到自家男友在她刚刚的动作下僵硬了体,体温也渐渐偏高。

    知道不能再这么坐下去的迹部略显匆促地结账,随后打横抱起睡得迷迷糊糊的黎夜,径直向外走去,背影看起来依旧从容的迹部实际上步伐有些凌乱不堪。

    直到坐上自家的劳斯莱斯,迹部紧绷的神经才有了片刻的松弛,但是很快的,他全的感官再次紧绷甚至兴奋起来。

    黎夜的呼吸浅浅地喷在迹部的颈侧,麻麻的、痒痒的,嫩的红唇随着汽车的震动时不时擦过迹部|露在外的锁骨,微凉的柔软触感让迹部全都紧绷了起来,他甚至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体里的血液迅速向下涌去的细微响声。(啊……我又一次的玄幻了啊囧……)

    **濒临爆发的边缘,下|灼烧肿胀的**折磨着迹部的理智,他想要不顾一切地撕开怀中女友的衣服,狠狠地占有她,立刻、马上!

    寂静的车厢内,温度似乎在逐渐升高,迹部的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大掌不受控制地钻入黎夜的上衣,寻到那一处柔软,揉捏按弄。

    睡眠被打扰的黎夜不满地哼了哼,习惯了迹部的碰触的体却下意识地又挨近了迹部温暖的手掌,脸颊甚至又在迹部前蹭了蹭,嘴角微微勾起。

    原本清亮的灰眸霎时间暗了下来,变得深邃望不见底。就在迹部放弃自制决定攻占她的那一刻,刺耳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

    我是真的没有打算让151君赢了这场比赛的啊囧……

    话说~~~`

    亲们表BW了哈~~

    要是有P图高手~就送我一张151的华丽光头图呗~

    肿么样?【星星眼~~

    唔……刚刚突然间想起……

    19号-23号我要出去旅游啊~~~

    跟团神马的,真是太不华丽了啊有木有~~~

    为嘛机票这么贵啊魂淡~~~

    唔……我的重点是……更神马的,果断又要浮云了啊……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