迹部VS 151君

    “爸,本大爷要尽快和夜订婚。”电话接通的那一瞬,迹部立刻开门见山地切入主题,倒是把电话那端的迹部英嗣惊得差点摔了手中的陶瓷。

    “怎么突然间就想要订婚了?”稳定下心神的迹部英嗣对于自家儿子这突如其来的要求背后的隐分外感兴趣,于是好整以暇地开口。

    听到这明显八卦的语气,迹部满脑黑线,忍住摔电话的冲动,心中默默地OS道:不华丽的老头子,你到底哪只耳朵听到过本大爷说不要订婚啊口胡!大爷他明明一直都很想立刻将黎夜给拐回家当迹部家的少的说。

    “啊恩,全国大赛结束之前尽快赶回来,方便的话,顺便去英国把爷爷也接回来。”绝口不提自己受到的刺激,迹部直接开口要求。

    “对你老爸我,你还真是不客气啊!”迹部英嗣的感叹从电话那端传了过来,不过语气中没有丝毫愠怒,只有满满的骄傲和喜悦。

    “……真是不华丽,快点和老妈一起回来。”迹部撇了撇嘴,略微有些别扭地以命令似的语气将要求说出口,说完,也不再等迹部英嗣的回话,直接收线。

    将自己丢到大上,迹部这才想起下午自己的那种兴奋劲,想到明天就要和青学的那群家伙比赛,展示他们这段时间苦练的成果,迹部也没心继续呆在自家的别墅了。起换上一大红色的西装,迹部吩咐管家帮他准备一大束玫瑰,然后打电话给桦地,让他到别墅来。

    半个小时后,一大红西装的迹部和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的桦地就坐上了迹部家的劳斯莱斯,向网球场疾驶而去。

    原本,他是计划着带上黎夜一起过去的,可是只要一想到伊藤家那两个貌似跟他八字犯冲的家伙,迹部就觉得他不仅头疼,似乎连胃部也开始抽搐。这真是太不华丽了!迹部皱了皱眉,坚决不让那群损友知道这件事

    虽然知道不能带着黎夜过去,但是迹部还是下意识的飞了一条简讯告诉她他今晚的行踪,顺便嘱咐她记得务必要去看明天的比赛。

    黎夜收到简讯的时候,伊藤秀泽正缠着她讲巴黎的趣事,看到她在看简讯,伊藤秀泽皱了皱眉,将黎夜搂到自己怀里,有些不满地开口道:

    “迹部那家伙的简讯?”

    “嗯,对啊。”黎夜也不瞒他,直接大大方方地承认,然后,她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伊藤秀泽瞬间变得有些扭曲的俊脸,无奈地抚了抚额,“二哥~~你干嘛这么防着景吾啊?”

    秀泽闻言,瞬间变成包子脸,委委屈屈地看着黎夜道:

    “那小子都要把你给抢走了,我能不防着吗?”

    听到这样的回答,黎夜终于抛弃了平的形象,送了两颗大大的卫生眼给卖萌的伊藤秀泽,但是心里还是决定不将她和迹部已经攻回本垒的消息告诉这位超级妹控。要不然,这家伙说不定会把屋顶都给掀了。

    伊藤英次端着提拉米苏和红茶走进客厅的时候正好看到黎夜的大白眼,他放下手中的东西坐到黎夜边,轻抚着她柔软的长发,笑着开口:

    “小夜怎么了?”

    “大哥~~”看到伊藤英次,黎夜直接挣脱了秀泽的手臂,扑到英次怀里蹭了蹭,随后才开口抱怨,“二哥都20了,怎么还这么幼稚啊!”

    黎夜在家人面前说话永远都是直接而不留的,也因为这样,伊藤秀泽是被黎夜吐槽最多的人。不过他显然是一点也不在意,虽然面上的表委屈得像是被主人抛弃的小狗,但是眼中明显得不需要刻意研究就能发现的笑意,却是怎么也骗不了人的。

    伊藤英次笑着轻拍黎夜的背,低沉柔和的嗓音有着安定人心的魔力:

    “他又怎么了?告诉大哥,我帮你教训他。”

    “呃……”被伊藤英次这么一问,黎夜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开口再说什么了,只能讪笑着转移话题道:

    “大哥,你和二哥明天有什么事要忙吗?”

    “嗯?怎么了吗?”伊藤英次微微挑了挑眉,略有些疑惑地开口询问道。

    “嗯…明天是冰帝对青学的四分之一决赛……”接下去的话,黎夜没有说,只是期待地看向明显比较靠谱的大哥,湿漉漉的眼神和下午的伊藤秀泽如出一辙,只不过,在黎夜上出现这种表,显然更有杀伤力。

    没一会,伊藤英次就妥协了,无奈地轻拍黎夜的脑袋,英次的语气中满是无奈与宠溺:

    “今晚早点睡觉,明天我开车送你去赛场。”

    听到肯定的答案,黎夜笑眯了眼,猛地在伊藤英次的脸上亲了一口,黎夜很欢乐地拍着马

    “我就知道大哥对我最好了,嘻嘻,我最喜欢大哥了!”

    这话对伊藤英次来说,非常受用,但是一边的秀泽却哀怨了起来,他以控诉的眼神看着黎夜,就连说话的语气也是委曲求全的,就差甩个帕子抹眼角了。

    这样的伊藤秀泽实在是让黎夜无力吐槽,她都开始怀疑自家二哥上的不是金融系,而是表演系了!不然不会这么演!

    可是当务之急是要安抚好这个一闹起来就惊天动地的二哥,于是,这一晚,为了安抚自家二哥的绪,黎夜直到11点多才擦了把冷汗躺上睡觉。

    于是,毫无意外的,第二天的比赛,黎夜……迟到了。

    迹部前一晚的豪言壮志,黎夜没有看到,不过幸好,虽然她迟到了,却没有错过迹部和青学的151君的比赛。

    黎夜到的时候,迹部和151君都在仰天大笑,那种诡异的和谐感让黎夜的脑门划过无数黑线,她拉了拉边麻里的袖子,嘴巴努了努场中的两人,纳闷地开口道:

    “景吾是怎么了?”

    麻里的嘴角也略微有些抽搐,她转头看向黎夜,然后默默地再转头看向场中,无比淡定地开口说道:

    “据说……迹部和青学的那个小鬼,同调了……”

    “同调?跟那个151的嚣张小鬼?开什么国际玩笑啊?”听到那句话,黎夜不淡定了,她吃惊地看着场中还在大笑两人,突然间觉得胃部有些抽搐。

    老实说,她真的很想、很想直接放开嗓子大吼:迹部景吾,你再笑我就立刻离开!

    但是,为了她的淑女形象……黎夜只能忍痛放弃这样的想法,默默地捂住眼睛,拒绝再看这诡异的画面。

    可是,移开视线的黎夜却又一次被麻里的话打击到了。

    麻里说:“迹部和青学的那个小鬼打赌了,说,输了就剃光头。”

    “输了……就剃光头?”黎夜感觉自己的脖子有变僵硬的趋势,她缓慢地转头看向场中放声大笑的迹部和151,然后,视线终于再次转开。

    她无法想象,这两人光头的场景,完全不能!

    比赛,终于在黎夜即将崩溃的时候正式开始。

    这时候,迹部也终于发现了黎夜的存在,原本烦躁的心奇迹般平静了下来,就连原本有些黯淡的灰眸,也在瞬间闪亮了起来,差点晃花众人的眼睛。

    黎夜见状,嘴角扯开一抹柔和的浅笑,以绝对信任的眼神告诉迹部,她支持他。

    (囧……写到这里,突然间发现自己不太记得剧了……于是,某絮又颠跑去寻找全国大赛的碟,一边围观,一边淡定地修改剧……)

    比赛开始,迹部发球。

    其实本质上来说,迹部和越前都是相当嚣张的人,这一点,从比赛开始两人就毫不留地互相猛烈进攻这点可以很清楚的发现。

    迹部的高速发球被越前龙马用抽击球B回了过来,但是,很显然,这样的绝招在迹部景吾面前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越前回击了迹部的扣杀,用的是所谓的抽击球D。黎夜撇了撇嘴,没在意,想必迹部也是故意放水。

    果然,接下来,迹部一次打了三个‘唐怀瑟发球’,轻松地保住了自己的发球局。

    看着越前龙马那震惊的样子,黎夜的嘴角愉悦地勾起,嘛,她果然更喜欢看到那个嚣张小鬼除了嚣张和淡定以外类似震惊和不敢置信的表

    想起刚刚麻里告诉她的关于那个剃光头的赌约,黎夜又微微皱起了眉,这样的赌约真是太不华丽了!不过,她直觉的相信迹部不会让她失望,这场比赛,迹部有胜算!

    第二局开始,越前龙马启用了无我境地来比赛,各种变换的击球风格让人眼花缭乱,但是,毕竟越前龙马还只是个高只有151cm的瘦小男孩,他的那些招式都被迹部轻易地回击,甚至,迹部根本不用启用无我境地这种东西,就完全掌握了比嘉中那个甲斐的海贼号角,完美回击。

    这一局,最后被迹部的巨熊回击画上句点。听着迹部嚣张的挑衅,黎夜脸上的笑容异常灿烂,她搂住麻里的手臂,笑着开口:

    “景吾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嚣张呢!‘无我的境地,就只有这点水平吗?’嘻嘻,这话真是让人火大,对,麻里?”

    “火大?我怎么没看到你有一星半点的火大迹象?”麻里无力地吐槽道。

    “啊拉,我是说青学的那群孩子会火大,又不是说我!”黎夜怜悯地看向麻里,像是在说‘你怎么越来越笨了’,这样的表让麻里彻底无力了。

    转回头继续看向场中的比赛,麻里拒绝再跟这个今天似乎有些抽风的黎夜讲半句话。

    场中的比赛还在继续,不停使用无我境界的越前龙马甚至打出了迹部的唐怀瑟发球,可是,很快,青学那边的人都被迹部接下来的回击给震惊了。

    启用了无我境界的越前龙马,居然连迹部是怎么回击的都不清楚,甚至,即便清楚,他也没有办法做出任何回应!

    “冰之世界……”黎夜喃喃地开口,脸上满是对迹部的赞赏和恋。

    “黎夜,你刚刚说什么?”因为稍微有点距离,忍足并没有听清她刚刚说了什么,于是整个人向黎夜靠近了一些后开口问道,但是视线却片刻都不舍得离开比赛中的两人。

    “那是景吾的‘冰之世界’,能够准确看透对手的所有死角,让对手就像被冰冻住一般,无法做出任何反应。”黎夜笑着开口解释,突然间就想起不久前迹部拉着她单枪匹马去立海大挑战真田弦一郎的场景。

    视线扫了一下周围,果然不意外的看到了立海大标志的土黄色队服,黎夜看了看真田脸上震惊的表,嘴角愉悦地勾起。

    过度使用无我境界让越前的体力迅速消耗,可是,经历过库尔滕严格训练的迹部却连喘息都不怎么明显。这样的差距,真的不是一点半点,眨眼间,比赛就已经进入了3-0,迹部遥遥领先。

    比赛完全是一边倒的趋势,即使越前龙马不死心地再次祭出了他的无我境地和旋风扣杀,也无济于事。

    就像迹部说的:无论什么招式什么打球风格,都是存在死角的。

    在黎夜看来,越前龙马即便再如何成长,都是没有办法打赢迹部的!当然,她不知道这是网球王子的世界,不知道那个嚣张的要死的小鬼是主角,也不知道,这个小鬼——逢战必胜。

    不过,即便她真的知道,也只会嗤之以鼻,她不相信什么命运,那种虚无飘渺的东西,就是要靠人类用自己的双手去改变的!

    迹部对网球的执着与,她看得分明,迹部在网球上花的时间和精力,她也知道得一清二楚。这样的迹部景吾,即便将来真的不可能进入职业网坛,但是在她心里,迹部永远都是最强的!

    这样想着的黎夜,突然间看到那个青学的小鬼居然连手冢的领域都用上了,而比分,也因为这个所谓的手冢领域而渐渐缩小了差距。

    黎夜皱眉,本能的不喜欢越前龙马的打法,不喜欢他的网球。可是,黎夜再度看向迹部,他,似乎有一点失去冷静了。

    是因为,冰之世界,无法发挥它的作用吗?

    皱了皱眉,虽然知道比赛的时候不能妨碍选手,但是此刻,黎夜却顾不得这么多了。在越前龙马又得了一分的时候,黎夜开口了:

    “景吾,冷静下来,没有什么招式是不能被破解的,手冢领域也不例外。”

    声音并不是特别响亮,但是迹部听了个分明。或许,听到的还有其他人,但是此时,黎夜可没有心去管别人怎么想的,她只知道,她不想看到迹部输给那样的小鬼,输给那种乱七八糟的网球!

    黎夜的声音很清亮,却奇迹般带着安定人心的力量,或许,那跟她全散发的沉静气质也有一些关系,此刻的黎夜,不再是单独面对迹部时那个偶尔会撒耍赖的小女人,此刻的她,是伊藤家的大小姐,或许,还带了些前世的飘絮的影子。

    听了黎夜的话,迹部下意识地转头看向那个笔直地站在场外的黎夜,略有些浮躁的心也渐渐安定了下来,他对着黎夜傲然一笑,自信地开口道:

    “夜,准备迎接本大爷的胜利!”

    作者有话要说:……淡定地求留言……

    千万不要BW我啊~~TUT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