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明寺回来

    该死的迹部景吾!居然用这种命令的语气对他讲话,真是岂有此理!

    气急败坏的道明寺司恼羞成怒,非常不客气地要求和黎夜通电话,被对方一句轻描淡写的一句“她在休息”敷衍了过去。

    啊呸!骗谁啊?大白天的休息毛啊?别把他道明寺司当白痴耍好不好?他没记错的话,本现在还没到晚饭时间?

    对于道明寺□的不信任,迹部少爷的表现很淡定、很从容,他坐到边,一手拿着电话,一手轻抚着熟睡中少女柔软的发丝,脸上的表是人前从未有过的温柔:

    “啊恩,刚才本大爷累着她了,估计没有两个小时是醒不过来的,有什么话本大爷可以代为转达,就不劳烦道明寺君再打电话过来了。”

    乾坤朗朗光天化我说你们是干了多不河蟹的事才会“累着”啊我!道明寺在内心抓狂爆粗口,握着电话的手指攥得紧紧的,他几乎用尽了全部的毅力克制自己不把手中的电话扔出去。

    炫耀,这绝对是红果果绿油油的炫耀!想起自己出国之前偶然听见的宫崎与伊藤黎夜笑闹的内容,那是他第一次真正意识到迹部景吾与伊藤黎夜的亲密,滔天的醋意以他自己也没有想象到的速度疯狂的涌上来。

    他知道自己没有立场吃醋。当初母亲想要撮合他和伊藤黎夜的时候,是他自己不肯接受,甚至喜欢上牧野杉菜,待到自己醒悟,佳人早已成为别人怀中的娃,可他就是不甘心这样退出!

    没有尝试过,永远不会知道能不能做到,他已经错过了一次,如果连这次都不去主动尝试争取,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他讨厌迹部语气中理所当然将伊藤黎夜当成自己的责任义务的口吻,讨厌自己不能站在心的人边,在她最需要的时候保护她安慰她,更加讨厌想到,以后的夜夜中,他再也没有接近她的机会。一想到这种可能,他就坐立不安。

    不能再等了!道明寺对自己说。

    “山田,帮我订最快一班回东京的机票。”道明寺心急火燎地开口对管家吩咐道,甚至没再思考山田其实是他母亲安排在他边的眼睛。

    ————————道明寺回到本的分割线————————

    对于少爷和道明寺之间的对话谈判神马的,黎夜当然是不可能知道的。

    全国大赛快要开始了,她全副心都放在冰帝那群因拿到外卡而格外努力的少年们上,而且她的格本来就是这样,对自己不在意的人和事不会分太多的注意力,所以当接到道明寺的电话时,她真的很有些莫名其妙。

    话说,道明寺不是去美国留学了吗?为什么会在本啊?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要给她打电话啊?(作者乱入:少女,你真的不是一般的迟钝和不在状态啊!)

    对于道明寺约自己见面的要求,黎夜虽然不太能理解,但好歹对方是道明寺家的继承人,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就去见个面吃个饭,也不会出什么麻烦?尽管她真的不认为自己跟道明寺有熟到要“叙旧”的地步。

    这样想着,黎夜换好外出服、拿起自己的包包,款款下吩咐管家备车。迹部现在肯定是在冰帝和那群少年们如火如荼地训练着,和道明寺见完面以后,她还可以顺道再去看看他们。

    “去冰帝。”简简单单吩咐完,黎夜微微眯起了眼,心中对于道明寺司的突然出现感觉到困惑无比。

    既然完全想不通,黎夜也懒得再花费脑细胞在这件事上面,揉了揉太阳,黎夜掏出包包里的手机,找到了迹部的号码,按了进去。

    能在训练时还堂而皇之带着手机的,不用说,自然是网球部某个华丽的大少爷,特设的铃声只属于黎夜一人,迹部走回休息椅边,一边擦汗一边拿起电话查看简讯。

    一分钟后,他面色如常的放下手机,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但心里不爽的感觉却难以压下,脸色也毫不掩饰的难看起来。

    真是的!那只卷毛狗居然还不死心!夜早就是自己的人了他到底还白做什么无用功啊?可是不爽归不爽,少爷实在做不出回电话阻止黎夜去赴约的事来。

    因为那种莫须有的吃醋闹别扭太不华丽了,那样不是显得自己太小气?可是,让自己的女朋友就这么单独去见“敌”,大爷他也绝对没有那么大方!

    道明寺司,看来本大爷给你的打击还不够啊!绝对不够!

    内心黑化的迹部少爷把球打得又快又狠,即使是一对三的高强度训练也没能让他显出一丝狼狈来,反观为少爷对手的宍户、吉和向,面对迹部杀气腾腾的攻击也快要招架不住。男人流血不流泪,面上自然不敢显出什么苦色,内心可是正在内牛满面啊!

    迹部啊,你又受什么刺激了?冤有头债有主,你不能拿无辜的我们撒气啊!

    ————————地点分割线————————

    约定的见面地点在冰帝附近一家环境颇不错的咖啡厅,黎夜进门的时候,道明寺已经在临窗的位置等着了。

    数月不见,他似乎变得内敛了一些,不过黎夜根本没想到引发道明寺这般变化的源头是自己,只客客气气点了下头便在道明寺对面落座,点了一杯抹茶拿铁。

    直到咖啡端上来,整个过程中,道明寺并未开口,他一直盯着黎夜。

    道明寺司的格说好听点叫“执着”,其实说白了就是“一根筋”,即使知道自己希望渺茫,也仍然想要试一试。可是看黎夜一副无知无觉似乎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什么特殊对象看待的样子,他的心不一点一点地往下沉,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下来。

    也许,自己不该来找她?她对他,是不是从来就没有任何逾越的想法?

    “道明寺君已经从美国回来了吗?”见道明寺半天不说话,黎夜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人干什么呀?把自己叫出来又半个字不吭死盯着她看,到底有什么好看的?莫名其妙啊!不想和道明寺两个人尴尬对视,她只得自己打开话题。

    “今天刚回来的。一下飞机本少爷就给你打电话了。”轻咳一声,道明寺有些不自然。他发现,光是听伊藤黎夜说话,自己居然也能不好意思!

    “……哦……”异样地瞟了道明寺一眼,黎夜心里又升起好几个问号。他是有多急才要一下飞机就给她电话啊?她不是他女朋友也不是他妈啊!

    “那,道明寺君是有什么要紧事要告诉我吗?”

    “……也,不算……”额上滑下黑线无数,道明寺艰难地抽了抽嘴角。她为什么会这么理解?话说有哪个女人听见一个男人下了飞机后第一时间来找自己会有这种反应啊?

    “诶?”困惑的眨眨眼,黎夜狐疑的打量着道明寺。为什么她觉得,他似乎有什么话要说?这么一副言又止的样子……

    “道明寺君有话要讲吗?”黎夜歪了歪头,泛着琉璃光彩的紫眸定定地看着道明寺的脸,等着他解惑。

    被黎夜这样专注地看着,道明寺的耳尖渐渐泛起了粉色,眼神也有了些飘忽,他忍不住习惯地挠了挠一头卷毛,开口说道:

    “其实我……”

    “夜!”关键时刻,熟悉的张扬华丽的声音横进来,随即,一双手臂从旁伸过来,将黎夜整个人搂在怀里。

    某位匆匆赶来的大爷很自觉的在女友边落座,挑起张扬自信的笑容望向对面的道明寺,象征的点了点头,搂着黎夜的手臂却又不由自主用了几分力气:

    “道明寺君,好久不见。”

    “咦?景吾你这么早就训练结束了吗?”对迹部的突然出现黎夜显然没料到,她拿起手机确认了一下时间,确定自己没弄错。快要全国大赛了,库尔滕教练会放他们这么轻松?

    “啊恩,教练今天有事,训练明天补上。”迹部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扯谎。

    (留在冰帝进行着铁血训练的娃们齐声:骗人!明明是你自己找教练请假!难道明天三倍的练习量对你来说真的无所谓吗?你是不是人啊?)

    “我还想说等下过去找你的。”黎夜不疑有他,完全没想到少爷为了请个假付出了如此高昂的代价。自发在男朋友怀里找了个舒服习惯的姿势蹭蹭,完全没意识到这种不自觉的亲密对对面的道明寺某人来说是个多么沉重的打击。

    “我来接你还不好?”不是没看见道明寺灰败的脸色,但是这就是大爷他的目的,肿么可能有什么同?对敌人要像严冬般寒冷是少爷他的信条!这样想着的迹部大爷亲昵地刮刮少女的鼻尖,语气宠溺:

    “谈完了吗?晚上去‘南特’好不好?今天有新运来的松露。”

    “真的?我最喜欢了!”像个小女孩般欢欣雀跃地扬起灿烂的笑脸,黎夜完全忘记了道明寺少爷的存在。直到她抬起头才意识到,貌似,自己把此行的主要目的给……忽略许久了……

    “呃……那个,道明寺君刚才是要说什么?”有些抱歉地笑笑,黎夜端正了坐姿,语气恢复了对待陌生人的疏远。

    艰涩地看了亲密无间的二人一眼,道明寺默默垂下了眼帘。

    答案一早就已经明了了,他何必再自取其辱?那样的两个人,谁也插不进去,更何况伊藤黎夜从头到尾都没有对他抱有同学之外的感

    酸酸涩涩的感觉在他心底蔓延,道明寺却连阻止的力气都没有。

    “不,没什么了。”苦涩地扯了扯嘴角,道明寺起结账,“耽误了伊藤小姐的时间真是不好意思。再见。”

    “……哦,再见。”黎夜眨了眨眼,疑惑地看着突然间黯淡了全光芒的道明寺起离开,却完全不知道他到底是又发生了什么事。

    迟钝的黎夜直到这一刻,都完全没有察觉到道明寺的心意。

    眼见红□报解除,迹部微微勾了勾唇角,十分满意。有时候,女孩子迟钝点其实也不错,是不是?

    “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呀?”黎夜依旧一头雾水,疑惑的目光飘向迹部,为什么她有种感觉,迹部的出现让道明寺把想说的话吞下去了呢?她只是单纯好奇而已……真的……

    “嘛!本大爷怎么可能知道?反正都是些不重要的事……”少爷内心偷笑着敷衍。这可不是本大爷不厚道!本大爷给你机会了,也没有阻止你说话,是你自己不说的哦道明寺!

    本来就对道明寺没有多大兴趣,既然他自己没说,黎夜自然不会多做纠缠,现在最重要的是全国大赛,其他一切都可以靠后!

    抽签大会是迹部和桦地一起去的,听说冰帝全国大赛的第一轮对手是九州狮子乐中学。对于冰帝的实力,黎夜自然是万分相信,所以根本没有太多的担忧,现在她比较感兴趣的是,那个手伤治愈归来、让迹部颇为在意的对手——手冢国光。

    青学首轮的对手是冲绳的比嘉中学,比赛时间与冰帝并不重合,所以理所当然,黎夜应该跟着迹部一起去观战,但是事到临头,却还是没能成行。

    究其原因,很简单——伊藤家的两位少爷、黎夜的哥哥大人们,回来了!

    先后接到两位兄长的电话,黎夜觉得很迷茫,开口询问原因,却最终被两人给忽悠了过去,没有得到答案。

    不过,既然哥哥大人召唤,而黎夜自认为是个尽职尽责的好妹妹,所以……

    为好妹妹的黎夜乖乖搭着迹部家的劳斯莱斯去机场接驾,而我们的迹部少爷,就只能跟自己的一群队友一起,看着忍足和宫崎亲亲我我,一个人形单影只、萧萧瑟瑟地去了比赛场地……真惆怅!

    当然,心Down到谷底的迹部看着周围冒着粉红泡泡的忍足和宫崎,在心里下定决心,回去要跟忍足多来几场练习赛!

    前面的忍足只觉得背后突然间风阵阵,不自在地缩了缩脖子,他坚强地决定暂时无视这种不祥的感觉。

    作者有话要说:爬上来更新了……

    今天一大早被人从被窝里扒拉起来,颠跑去机场准备登机

    谁知道……飞机延误两个半小时……我的苍天啊……

    我从8点钟开始就坐在候机室里巴巴的等着飞机到来

    临了,广播居然说到深圳的要去另外一个登机口登机……

    天知道我提着两大袋分量十足的东西是怎么走了那么远的路还又等多了两个小时……

    难道我这人跟机场犯冲吗?怎么就偏偏两次都延误了这么多时间啊囧……

    累得快死掉的某絮求安慰、求包养、求留言……

    于是……我似乎得忏悔一下……

    l1314520281242 这位亲扔了地雷给我好久了……我却到现在才道谢……

    谢谢这位亲的地雷啊~~~太感谢你了~~~~

    【桑心内疚的某絮顶锅盖遁走……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