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力无敌的乾汁

    第二天,特训正式开始。

    一大早,还没来得及吃早餐,少年们便被集合了起来进行晨跑。绕着别墅跑三圈。听起来,这并没有什么,青学的孩子们甚至觉得这个任务怎么这么简单。

    可是,冰帝的少年们却不一样了,他们清楚地知道迹部家的这栋别墅到底有多大,跑三圈!不拼尽全力的话,他们会不会得跑好几个小时啊。

    就在一方人庆幸、一方人纠结的时候,乾突然间端着一杯光看颜色就觉得无比诡异的液体走到了众人面前,笑着开口:

    “两校最后到达的那一个成员,就要喝下这一杯‘超豪华特制乾汁’,以作惩罚。”

    看到那杯顶上还冒着诡异泡泡的所谓‘乾汁’,青学的人,除了不二和面瘫手冢,全都瞬间变了脸色,纷纷往后退去。

    洞察力100分的迹部和精明的忍足在见到青学众人的反应后,很明智地不着痕迹地往侧退开几步,其他有点头脑的人也都跟随自家部长的行动,往后退去。——除了还没睡醒的慈郎。

    他眨巴眨巴满是水雾的大眼,看向乾手中的液体,然后很天然地开口问道:

    “呐,这个东西好喝吗?我现在很渴。”

    这话一出,乾脸上渗人的笑容变得更加森,冰帝的众人则深感丢脸。迹部抢在乾开口哄之前,非常果断地开口唤道:

    “桦地,把慈郎拉回来。”

    “Wushi。”桦地领命,往前跨出两步,提住慈郎的衣领,不顾他的反抗,直接将他带到了迹部的边,让这单细胞生物顺利躲过一劫。

    只可惜,傻呼呼还没睡醒的慈郎却一点也不领,直喊着口渴口渴,然后冲到乾的面前,在他诡异的笑容下,拿走了那杯诡异的液体,咕噜咕噜地喝了下去。

    青学众人崇拜地看向这么大无畏的慈郎,心里还在想着“难道这家伙跟不二一样对乾汁免疫?”,却突然间听到“哐啷、嘭”两个响声,转头一看,还剩大半杯的乾汁全部倾倒在地上,有一部分还沾上了慈郎灰白相间的队服,而慈郎,已经双眼翻白,连呻吟都没有就直接倒地不省人事。

    冰帝的少年们看到这样的场景,已经不是满头黑线可以形容的了。他们在感叹慈郎的天然呆的同时,纷纷为自己的黑暗的未来忧心不已。

    迹部皱了皱眉,看着倒地不起的慈郎,没有说什么,但是眼神却有一瞬间的凌厉;忍足推了推眼镜,风流的桃花眼中有某种光芒一闪而逝。岳人就直接多了,他一个轻盈的后空翻躲到了忍足后,脸上有着不加掩饰的恐惧和厌恶,大声嚷着:

    “喝了这东西会死人的!”

    宍户下意识地将长太郎又往后拉了拉,明明忌惮,口中却还不忘吐槽:

    “切,逊毙了。”

    吉若喃喃着“以下克上”,却也悄悄又往后退了退。只有桦地,一如既往的面无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么多人,就这样看着躺在地上陷入深度昏迷的慈郎,没有人还记得要上前将慈郎拖走。黎夜虽然对这诡异的乾汁也是心有余悸,但又不忍心看慈郎就这么倒在地上,于是扯了扯迹部的衣袖,道:

    “景吾,先把慈郎带回去?”

    “桦地,把慈郎交给三浦管家。”迹部点了点头,然后对边的桦地开口说道。

    “Wushi。”桦地应了一声,上前轻易地将慈郎整个提了起来往大厅里面走去。

    这一次,慈郎没有清醒。

    “啪,啪。”就在众人怔忪的时候,龙崎教练拍了拍手,开口将众人的注意力集中到她上,“现在开始绕别墅跑三圈,1,2,3,计时开始。”

    顾不得埋怨龙崎教练的不厚道,少年们在听到计时开始这几个字后,纷纷撒开了腿向前冲去。就连平时绝对标榜华丽的迹部和万年面瘫的手冢也抛弃了一贯的坚持,丝毫不落人后。

    黎夜无限感慨地看着绝尘而去的少年们,然后转吩咐女佣打理刚刚慈郎留下的那一地蔬菜汁。龙崎教练玩味地看着站在一起同样出色的两个少女,嘴角有着一抹算计的笑容。

    像是感觉到了什么,黎夜摸了摸自己□在空气中的手臂,然后摇了摇头,招呼宫崎一起进去准备一些必备品。

    宫崎是看到了龙崎教练那诡异的笑容的,她快步跟上黎夜,然后挽住她的手臂,轻声道:

    “小夜,我们要注意龙崎教练哦~不知道她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对于宫崎的话,黎夜感到有些好笑,但是本能的危机感还是让她点了点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有了乾汁的威胁,这相当于绕着青学网球场跑100圈的路程,居然被这群少年们硬生生在一个小时以内全部跑完。

    就连平时在所有人中体力最差的岳人也坚持着跑完了全程,差距只有零点一。但是,即便是零点一的差距,那也是差距。在乾眼中,只要有那么一毫米的差距,他的乾汁就有了用武之地。

    众人还在喘气不已,乾已经端起了一大杯‘超豪华特制乾汁’,狞笑着,一步步靠近还没反应过来的岳人。

    于是,在所有冰帝少年‘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目光下,岳人同学一步步后退,惊恐地看着那杯冒着诡异气泡的‘饮品’,想要逃跑,却最终敌不过众人的目光和乾那绝对压倒高优势,被灌下了整整一杯的乾汁。

    怜悯地看着口吐白沫倒地不起的岳人,冰帝的众人总算松了一口气,至少,他们牺牲了岳人,自己就不用受到那东西的恐怖袭击了!

    但是,既然说好了每个学校各自为单位,那么青学,也势必有一个要接受这样的惩罚。毕竟是绕着整个别墅跑三圈,很多方面的差距也就这样明显的显现了出来。意料之中的,菊丸就是下一个接受这恐怖乾汁的洗礼的受难者。

    菊丸惊悚地看着乾手上的那杯粘稠液体,和岳人一样,一步步向后退去。只不过,他比岳人更不幸的是,他的后正站着笑得如花般灿烂的不二!

    果断地伸手压住菊丸不断后退的体,不二笑眯眯地开口:

    “英二,你看冰帝的向君都喝下了乾汁,难道你要让我们青学输给冰帝吗?”

    菊丸听到这话,不忿地反驳道:

    “不二你当然没所谓啦!”但是说归说,菊丸还是大义凌然地接过了那杯恐怖级数高得离谱的乾汁,紧闭眼睛一口气喝了下去。

    “咚”的一声,菊丸倒地不起。青学的其他人,纷纷变色,明明已经接受过那么多次的乾汁的荼毒,但是,菊丸居然没有撑过去!可以想见这次的乾汁到底有多么惊悚。

    乾满意地看着倒地不起的两人,手中的笔刷刷刷写个不停,口中还念念有词。

    黎夜和宫崎的出现解救了众人。

    “怎么还站在这里?早餐已经都准备好了。”黎夜看了眼呆滞的众人,视线又扫到了阵亡的两人,若无其事地开口。

    听到这话,其他人都松了一口气,纷纷抬起脚步向里面冲去。宫崎也被忍足一把揽了过去,外面只剩下黎夜和迹部两人。

    “景吾?怎么不进去?”黎夜看向离她只有一步之遥的迹部,歪了歪头,疑惑地问道。

    迹部闻言低低地笑开,一把将她搂到怀里,轻啄她的红唇,愉悦地开口:

    “走,去吃早餐。”

    说着,就要抬步往里走去。黎夜迟疑地看向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两个红发少年,没有迈步。

    “他们不会有事的。”迹部洞悉了她的想法,微皱了皱眉,有些不满黎夜对别人的在乎,开口保证道。

    “好。”其实她也并不是多么有同心的人,既然迹部都已经保证了,那么,她也没必要多这份心了。黎夜不负责任的想到,然后顺着迹部的力道向餐厅走去。

    片刻后,三浦管家出现在门口,指挥着几个女佣将昏迷的两人扶回了房间,然后又悄无声息地消失。

    吃完早餐后,榊监督安排他们进行比赛。也不知是天意还是其他的什么,总之,迹部和手冢没有抽到对方。迹部的对手是二年级的桃城,手冢的对手是长太郎。

    网球场足够大,所以三场比赛可以同时进行。黎夜不太清楚榊在想些什么,昨天将最后整合的数据给他的时候,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吩咐她让厨房记得准备不同的营养餐。

    看着这随机极强的比赛,黎夜有些踌躇,不知道该主要看哪一场才好,毕竟,每一个少年都是她关心的。(仅限冰帝…哇咔咔…)

    最后,她还是决定先看慈郎和乾的比赛。至于同时进行的宍户对河村、桦地对海堂的比赛,黎夜则是分别叫两个女佣用V8拍摄下来。当然,慈郎的比赛她就是自己动手拍摄了。

    毕竟是从来没有对上过的组合,她想要尽量不错过任何一场比赛。

    固定好架子,放上摄像机,比赛正式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憋得我很痛苦....

    对乾汁完全不了解的悲催娃....

    我果然喜欢自己给自己挖坑.....唉~~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