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吃醋?

    第二天,迹部醒的特别早,事实上,他基本就没怎么睡觉,可是精神却觉得特别好,神采熠熠的。

    想当然的,黎夜是被迹部叫醒的。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她的大脑还因为过早被叫醒而处于混沌状态:

    “景吾~?让我…再睡一会~”声音含含糊糊地,语气中带着满满的撒意味。

    迹部失笑,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让她坐到自己腿上,顺便将她的脑袋靠在他的前,笑着捏了捏她的俏鼻,开口:

    “不是说好今天要跟着我的吗?你不起来,要怎么跟?”

    “唔…我晚点回起来过去找你的,让我再睡一会~景吾~~~”完全没有睡够的少女撒模式大开。

    原本打定主意一定要拉她起来的迹部,很快就在少女难得的撒模式下迅速阵亡、举白旗投降。只能认命地将少女轻柔地放回大上,让她继续睡下去。

    等到黎夜被宫崎叫醒急急忙忙地跑到大场上的时候,刚好看到迹部向器材室走去的背影。黎夜挑了挑眉,开口询问刚好走到两人面前的忍足:

    “侑士,景吾他?”

    忍足无奈地推了推眼镜,开口道:

    “他说是去厕所。”

    原本以为会听到什么重要理由的黎夜被这个一看就是敷衍人的烂借口给呛到了:

    “咳咳…去厕所?拿着球拍?景吾的借口也太蹩脚了!”

    “嘛,就是这样。”忍足也颇为无奈地耸了耸肩,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基础训练已经结束,大家都要转移场地进行练习赛,于是只能抱歉地对两人挥了挥手,顺便在宫崎脸上偷了个香,这才不不愿地跑去集合。

    当然,黎夜和宫崎就往另外一个球场走去。迹部肯定是去约人比赛了,这是黎夜的直觉。当然,很显然的,这个直觉非常准确,迹部就是去邀战的,而那个被邀的对象,就是真田弦一郎。

    迹部和真田的对话,黎夜和小两人听了个七七八八。黎夜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但是看着那两个人的对峙,她却突然间荒谬地觉得,这两人是为了抢夺心之人而战斗。这样的念头,虽然并没有逗留很久,却让她非常在意。

    迹部说:“这次,我要超越他。”

    真田说:“更强的人才能登上顶峰。”

    但是,不可否认的,迹部对于手冢的回忆让黎夜很介意。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莫名其妙,明明知道迹部是不可能对同是男生的手冢有什么异样愫,可是,却还是会在每一次他提到手冢或者面对手冢时,让她感到不舒服。

    她居然吃一个男生的醋,这说出去,都会笑掉别人的大牙!

    甩了甩头,她不再纠结于这样的事,拉着宫崎走到球场外面,看着准备开始比赛的两人。

    但,就在真田准备发球的时候,华村老师却突然间出现阻止这场比赛:

    “STOP!我不许你们进行这场比赛。迹部君,快点回去练习。真田君你也是,你应该按照榊老师的安排进行训练……”

    黎夜看到迹部的表非常之不愿,心里还在想着他会不会有什么其他动作时,榊监督及时出现打断了华村的话:

    “没什么不好的,华村老师。”

    “榊老师。”华村有些错愕地转看向脸上还是没有任何多余表的榊监督。

    “让他们试试看。”榊监督开口建议到。

    “可是,他们不是同一组的。”华村并不是非常赞成这场比赛,开口反驳。

    “这是观察他们实力的好机会。”

    最后,华村老师无奈地妥协,但是却故意抬出榊监督的现任职位,暗暗挖苦了他几句。这样的华村老师,看起来还是的。黎夜一直看着事态的发展,突然间就觉得,这两位老师,还是相配的呢!

    像是发现了新大陆,黎夜暂时抛去了心中的那一丝烦闷,小声地跟宫崎咬耳朵,说着‘华村老师与榊监督之间的二三事’,两人的表都变得有些兴奋。

    因为被打断比赛而有了心看向外面的迹部看到黎夜脸上那不同寻常的兴奋表,几乎都能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无奈之余,却突然间想将她揽到自己怀里好好疼一番。

    甩了甩头,抛去了那些杂念,迹部专心在即将开始的比赛上,全神贯注地等着真田发球。

    比赛一开始,迹部就猛烈进攻,并且连连得分。没过多久,手冢也带着龙崎组的少年们来到了球场,观看这场顶峰对决。

    黎夜注意到了,迹部看到手冢出现在场地外的时候,眼神完全变了。仿佛,眼中就只有他一个人的存在一般。那种感觉,让黎夜非常非常不开心。比赛再次开始后,黎夜的俏脸绷得紧紧的,再也没有让人看到哪怕是一个笑脸。

    她看着场上的比分变成3-0,迹部领先;看着迹部气喘吁吁;看着真田渐渐追上;看着迹部迫不得已之下使出新绝招;看着榊监督突然间起阻止两人再比下去;看着迹部和真田脸上的不甘;听着榊监督宣布两人都过关了……但是脸上再也不露一丝一毫的表

    没有因为迹部领先而开心,没有因为他被追平而担心,更没有因为他通过了选拔而感到兴奋。她的表几乎可以跟面瘫的手冢靠拢了。冷淡,除了冷淡,还是冷淡。

    就连那句“本大爷的美学,每一天都在闪烁着光辉”也没有让她展颜。等到榊监督宣布他们合格之后,黎夜也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况下独自离开。

    宫崎有些担忧地看向那个纤细的背影,心里却知道,这个时候,大概只有迹部出现,才能让她不那么失常。但是,他们还有训练呢!

    犹豫再三,宫崎还是决定告诉忍足,由他转告给迹部知道,当然,是等他们训练结束后再说。至于…过了许久之后才知道黎夜心不好的迹部会怎么惩罚忍足,那就不是她宫崎关心的范围了。男朋友固然重要,但那地位可是远远比不上闺密的。

    等到下午的训练额全部完成,忍足才跑到迹部面前告诉他黎夜下午突然间心好像变得非常不好Balabala…

    迹部越听,脸色越差,到最后,他狠狠地剜了忍足一眼,丢下一句“回冰帝后皮给我绷紧点”就匆匆跑回了房间。

    大概潜意识里还是不想在这种地方太分迹部的心,所以黎夜并没有跑到什么让人找不到的地方去躲着玩孤僻,只是回了房间,躺到上呼呼大睡,寄望着可以通过睡眠让那种浮躁的心离她远去。

    所以,回到房间的迹部,看到的就是躺在上的睡美人图。小心翼翼地放轻自己的脚步,迹部看了眼自己上汗湿的运动服,果断地进浴室洗完澡,这才一清爽的来到边,端详少女的睡脸。

    不过,很快他就皱起了眉。因为很显然,黎夜睡得并不安稳,这从她紧蹙的眉峰就能看出来。她睡觉从来不说梦话,所以迹部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放不下心的他只能让忍足和宫崎帮他打包两份饭上来,而他则寸步不离地守着黎夜。

    说实话,迹部对吃的是很挑的,可是现在,他却没有那份心去挑了。小心翼翼地将黎夜整个人搂到怀里,却还是吵醒了本就睡得不安稳的黎夜。

    她睁开眼,眨了又眨,在看清迹部那张明显带着担忧的俊脸时,心里总算舒坦了一些。至少,他并没有因为手冢的出现而忽略了她。

    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她怔了怔,总觉得自己这两天非常不正常。她几乎都不知道自己的大脑里在想些什么了。可是,迹部和手冢站在一起的画面,光是脑补,她就觉得非常和谐,和谐得让她感觉到不舒服。

    即便是没有到达不安的程度,可她就是非常介意。

    黎夜不开口,迹部也就没有说话,只是一径搂着她,观察着她脸上多变的表。看了一段时间,迹部的脑中突然间闪过了什么,可是,那个所谓的灵感却让他瞬间哭笑不得。他基本上都可以确定黎夜她到底是在不开心些什么了。

    可是,他的态度真的让她觉得不舒爽了吗?迹部难得开始进行自我反省。仔细想了想他说过的话做过的事,然后,他突然间觉得无语。因为…那样的感觉,确实不是一般的怪异!他大概可以理解黎夜的那种心态了。毕竟,此刻,大爷他的上都不自地爬满了鸡皮疙瘩。

    紧了紧手臂,迹部强迫黎夜收回自己的思绪,灰眸锁住她隐隐带着些烦躁的紫眸,略有些僵硬地开口道:

    “夜,你…不要胡思乱想。”深吸了一口气,迹部才继续开口,“手冢,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强大的对手,仅此而已。”

    黎夜原本有些茫然的大脑这才恢复运转,她眨了眨眼,突然间撅起了嘴,非常不满地开口道:

    “只是对手,那你干嘛那么在意他?他的出现把你的视线和注意力全部夺走了,就好像…就好像全世界…你只看得到他一个人一般!”

    黎夜还想说下去,樱唇却被迹部猛地堵住,她瞪大了眼,右手忍不住拍打着迹部的口,抗议他这突如其来的行为,迹部却不为所动,执意加深这个吻,只把她吻得气喘吁吁无力反驳,这才满意地离开她人的红唇,开口说道:

    “啊恩,你的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大爷他就算回忆起了那些绝对会让人有些误会的言行举动,也绝对不会承认他真的做过这么引人误会的事。所以,他打断了黎夜的话,并且恶劣地将她的部压向自己,以实际的压迫告诉她——他迹部景吾的从来就只有那个叫伊藤黎夜的女子,别无他人!

    感觉到迹部的冲动,黎夜再也顾不得吃醋了,俏丽的脸蛋迅速染上红晕,垂下眼睑,不敢去看迹部眼中的意和**。此刻的她,羞得只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她…居然真的这样子吃醋了,还,直接就在景吾面前说了出来,毫不避讳!天哪,后知后觉的她直到现在才觉得难为,可是,迹部是不会容许他继续当鸵鸟的。

    双手灵活地除掉她上的所有障碍物,当然,还有他自己的。然后,在黎夜反应过来之前,欺上前,将黎夜压在他下,对她予取予求。

    (嘛~无能= =某絮还在修炼阶段,乃们再忍忍哈~~话说回来,那些神马暧昧啊之类的小JQ,都是XF大叔的恶趣味是是~~~搞得少女又吃醋了啊啊啊~~~)

    这边的危机暂时解除,东京那边却又传来了一条惊人的消息:

    “东京各大中学网球部都被一个金发蓝眸的矮个子少年砸场,就连冰帝也不例外。而那个矮个子少年,在最后都会丢下一句话‘告诉越前龙马,凯宾到了。’”

    这个消息,毫无疑问的,让少年们都觉得非常气愤,可是,现在还在集训中心的他们,什么都不能做,并且,因为集训接近尾声,他们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谁都想得到这个名额,想要跟大西洋彼岸的那群网球选手进行比赛。

    随着时间越来越接近尾声,除了已经确定入选的迹部和真田,其他人都是卯足了劲表现自己,都盼望着自己能得到那个名额。

    不过,这个时候,三个教练之间却有了一点小小的争执,原因,自然是这里唯一的一个一年级选手——越前龙马。

    作者有话要说:啊~更,还是没有保持住啊 = =

    古代文学考砸了,外国文学总不能再砸了~~啊,真想哭~~~

    最近心不是非常好,脑子里也空空的~~~

    不过,2号晚上我要搬宿舍哦~~~等我搬完宿舍~~~

    我一定会回来更新的~~握拳!

    亲们表抛弃我哦~~(*^__^*) 嘻嘻……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