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训(2)

    “跟我同一个房间的是侑士啦。”宫崎微囧地开口,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红晕,脑中不可抑制地想起他的温柔体贴。

    “侑士?”黎夜真是被这个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的答案给震晕了,下意识地脱口追问: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勾搭到一起的啊?”

    宫崎的脸更红了,她跺了跺脚,不依地挥拳打向少女的背,口中焦急地反驳道:

    “什么勾搭啊,你用词不要这么不雅好不好!”

    “好好好!”黎夜闪,揶揄地看着满面红霞的宫崎,心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着,“呐,我不用不雅的词语,那么,你可以告诉我了?你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其实之前也没怎么样啦,只不过,你和迹部去西双版纳那次,侑士他突然间跟着我到了意大利,然后…我们就…就…哎呀,就是这么回事啦!”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的宫崎爆红着脸蛋,跺了跺脚,就这样打算一笔带过。

    “你们…做了?”黎夜试探地开口,脸蛋上也晕染了一片粉色。

    “嗯。”宫崎难得害羞着点头,声音轻如蚊呐。脑中不可避免地想起最近这段时间的精力,想起了两人在意大利的

    听到肯定的答案,黎夜的脸更是红了不少,心中忍不住佩服忍足的行动力真不是盖的。不过,感慨完后,黎夜就很快将自己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和宫崎少女的话联系了起来,然后眯了眯眼,转移了话题:

    “嘛,我们快点去食堂。”

    “啊,对啊,再不快点,他们大概都要饿死了。”宫崎这才反应过来,立刻拉着少女向食堂走去。

    不得不说,宫崎有一手好厨艺,她煮出来的食物真的是色香味俱全,让人垂涎不已。黎夜对此嫉妒不已,但是,除了嫉妒,她是怎么也修炼不到宫崎那样的水准的,所以,厨房里,黎夜只能帮小打下手,洗洗菜、切切菜,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能碰。

    看着宫崎娴熟的动作,黎夜第一次这么崇拜自己的这个好友。光是闻到那香味,她就觉得自己的肚子已经饿了,可以想见那味道有多好。

    “小,我突然间好崇拜你哦!”黎夜双手撑着流理台,笑眯眯地开口。

    “嗯?为什么?”宫崎分神看了眼满脸兴奋的黎夜,不解地问道。

    “因为你有一手好厨艺啊!”黎夜笑着回道。

    这两人,完全忽略了青学那五人组和不动峰的橘杏,啊,还有一个山吹的坛太一。所以,那位自诩正义感超强的橘杏出离愤怒了。你说为什么不是小坂田朋香?她在经历过之前那几次的事后,早就对黎夜有了畏惧之心,哪还敢跑上去说些有的没有的啊!

    所以,剩下的那六人中,唯一一个不清楚状况的就是橘杏了。她是嫉妒黎夜的,这点毋庸置疑。在街头网球场迹部对待两人截然不同的态度,还有后来那一次,迹部对她的无视,这些,都让橘杏觉得自己被冒犯了,她觉得她没什么地方比不上伊藤黎夜,但是,凭什么她就要被这样对待?

    她很不忿,她觉得她的自尊和自信被黎夜给践踏了,所以,她从在这里见到黎夜的那一刻开始,就觉得浑不自在,而黎夜对她的视而不见,更是让她怒火中烧。

    现在,看到两人这样明目张胆地无视他们七个人,其他人没什么所谓,橘杏却是受不了了。她猛地上前,语气不善地开口说道:

    “你们两个够了没有,当我们都是不存在的吗?”

    谈话被人中断,黎夜很不悦。宫崎只是冷冷地看了满脸义愤的橘杏一眼,又转头专注在自己的料理上,她知道,黎夜会处理好的。

    “你是谁?我们的行为,跟你有什么关系吗?”黎夜冷淡地开口,摆明了一脸‘我不认识你,你干嘛多管闲事’的表

    橘杏气结,终于没有控制住自己的音量,气愤地说道:

    “你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的?迹部景吾还不是趁你不在的时候向我搭讪、调戏我?不过他也真恶心,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话并没有说完。

    当橘杏后的众人沉浸在‘迹部景吾那么帅的人居然会去调戏这个一点也不出彩的橘杏’的惊悚中;而橘杏本人沉浸在打击了这个让她无比讨厌的伊藤的绪中时,黎夜已经迅速欺上前,单手捏住了橘杏的脖子,冷冷地开口:

    “很抱歉,刚刚我没听清你说了什么呢,可以请你再复述一遍吗?”黎夜的语调无比轻柔,紫眸中却是一派冰冷还夹杂着并不难辨认的杀意,她的手指也随着她的话缓缓收缩。

    闪着妖异光芒的紫眸紧锁着橘杏因恐惧而收缩的棕眸(?忘了她是什么颜色的眼睛了,有记得的亲,提醒一下我,(*^__^*)嘻嘻……),橘杏感觉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她伸出双手使劲掰着锢在她颈上的修长手指,却惊骇地发现她掰不动。

    橘杏可以感觉到自己边的空气越来越稀薄,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面对死亡的威胁,她怕了,拼命对着黎夜摇头,想要说些什么,却完全发不出哪怕一点声音。

    在场的六个一年级生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虽然不懂什么是杀气,但他们本能地觉得此刻的黎夜不仅仅是冷漠,更是无比的危险。

    在场的,出了宫崎还优哉游哉地准备着晚餐,其他人连大气都不敢出,就怕那个被扼住喉咙的橘杏真的死在这里。(不得不说,一年级的孩子啊…还是想太多了啊~~)

    眼看着橘杏的双眸已经渐渐涣散,濒临休克,黎夜突然间松了手,将橘杏甩到了地上,看也不看那个跌坐在地上拼命呼吸、大声咳嗽的狼狈影,转走向流理台,挤了一大推洗手液清洗自己的双手。

    后的龙崎樱乃和小坂田朋香在黎夜转后迅速上前将橘杏扶到了一边的座位上,又是递水又是拍背的,四个男生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擦拭自己额头上的冷汗,没用的崛尾更是腿一软,直接一股摔坐到地上,一边擦着冷汗一边拍着口压惊,看得其他人黑线不已。

    几分钟后,那群或是进行完基础训练、或是开完会、或是比完赛的少年们陆续走进了餐厅,桃城更是一马当先,一边喊着“好饿,饿死了”,一边眼尖地冲向已经装好餐点的宫崎少女。

    当然宫崎少女的料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吃到的,除了冰帝和青学的少年们,能吃到她料理的,就只有黎夜和她自己了。

    不过,幸运的是,别人都不知道宫崎少女手中的料理跟那些一年级生手中的料理有什么区别,毕竟那外表都是一样的。(所以,这是光明正大的开小灶是是~~~)

    唯一可能说出这件事的橘杏,此刻还正惊魂不定地坐在后面压惊呢,所以,这件事成为了青学和冰帝少年们心照不宣的秘密。

    也不知道是该说不动峰的人太容易冲动呢,还是太找事,明明那个海带头少年说出口的话真的只是好意询问,只不过就是口气挑衅了点、表欠揍了点,那个不动峰的红发少年怎么就暴走了呢?(嘛,光是这两点,就足够人家暴走了少女,你要体谅那躺在病上的使他们最敬的部长,况且,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你一样看出他挑衅背后的歉疚的啊啊啊~~)

    黎夜百思不得其解,难道不动峰专产暴躁冲动的少年少女?

    既然想不通,那就不想了,反正不关她的事!这样想着,黎夜稍稍加快了进餐速度,然后在吃完后跟宫崎打了声招呼就跟着迹部一起离开了餐厅回房。他们对于那种少年之间的暴动,完全没有兴趣。

    -----------------------我是第一晚休息的分割线--------------------

    一回到房间,迹部就锁上了房门,然后一把将黎夜搂到自己怀里,(大家有没有想歪?(*^__^*)嘻嘻……)认真地审视着她的表

    “我们去餐厅之前,发生了什么事?”片刻后,迹部开口问道。

    黎夜没有回答,只是伸手环住了迹部的腰,脸颊在他口蹭了蹭,然后说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呐,景吾,我知道被男生追求的女生会有自豪感、会忍不住想炫耀。但是,难道被人调戏了,女方也会觉得有成就感,到处炫耀吗?”

    听到这句话,迹部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他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突然间有点语塞,这种问题,他怎么可能会知道答案啊!于是只能掩饰地干咳了下,开口问道:

    “你是从哪里得出来的这么不华丽的结论,啊恩?”

    黎夜嗔了迹部一眼,却突然间不想让他知道这么膈应人地事了,于是一笔带过:

    “没什么,就是突然间有些好奇。景吾你快去洗澡,明天不是要早起吗?”

    迹部挑了挑眉,知道她这样的表语气是打定主意要回避这个话题了,于是从善如流地放开少女,啄了啄她的唇,这才向浴室走去。

    听着浴室传来的哗哗水声,黎夜突然间想起了宫崎,她现在应该正在房间里,跟侑士少年相亲相。想到这里,黎夜忍不住吃吃地笑出声,脸颊却有了淡淡的红晕。

    迹部洗完澡出来,看到的就是脸颊微红面带微笑的黎夜,有些好奇地挑了挑眉,他走到黎夜边,刚想开口询问,黎夜就已经回过了神:

    “啊,景吾你洗完啦,那我进去咯。”

    没有给迹部询问的时间和机会,黎夜一溜烟钻进了还泛着水汽的浴室,留下房间里的迹部无奈扶额。

    作者有话要说:嘛~~写出来了~~~橘杏被小小虐了一下下~~~

    不太擅长虐的说~~~有擅长的亲可以给我点意见哦~~(*^__^*) 嘻嘻……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