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章...叫无题吧...(小修)

    虽然提议了去约会,但是,从来没有过正常约会经历的少女在迹部开口问她想去哪里时,非常不华丽地卡带了。

    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黎夜非常迷茫地反问迹部:

    “一般的侣约会都去哪里?”

    迹部不华丽地抽了抽嘴角,他还从来没研究过这个问题,于是不甚确定地开口道:

    “大概…会去游乐园之类的地方。”

    黎夜闻言皱了皱眉,她不喜欢人群密集的地方。沉吟了许久,黎夜挫败地扯了扯长发,窝进迹部的怀里不负责任地开口道:

    “景吾你来决定去哪里,不要人多的!”

    这个要求,不得不说有一点难度。一般的约会场所,总是会有不少人流的存在。不过,此刻听到这个要求的人是迹部,而不是其他任何一个没有经济能力的穷小子。

    所以,迹部想了想,决定还是去银座的五星级饭店。听说那里新推出了不少美食和甜点,应该会有不少惊喜。

    吩咐了司机开车去银座,迹部便降下了黑色隔板,打开壁灯,将黎夜揽坐到自己腿上,开始询问刚刚那场闹剧的前因后果。

    听到迹部的问话,黎夜有些状况外地开口回答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是小把我拉到校长室的。好像是道明寺司要让那个杂草小姐退学,道明寺椿不同意。”

    “那怎么会扯到你上?”迹部皱眉,对于少女的解释不甚满意。

    黎夜闻言,脸上的表更显无辜:

    “我也很想知道啊!无端端的,怎么就扯到我上了呢?刚刚我不是一直在询问那个杂草小姐吗,我还想等她解释给我听呢!”

    迹部无奈地看着黎夜无辜到极点的俏脸,只能搂紧了她。不过,对于道明寺家,他始终都是防备着的。单就道明寺枫对黎夜的觊觎,他就觉得非常不痛快。现在还要加上那个对黎夜的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的道明寺司,迹部决定下学期一定要将少女拐回冰帝,呆在他的眼皮底下。

    银座离英德的距离并不是非常远,所以,在两人说话间,车子已经平稳地停在了饭店门口。

    吩咐司机先行回迹部宅后,迹部牵着黎夜走向大堂。

    “迹部少爷,欢迎光临,请问还是老样子吗?”大堂经理一见到迹部标志的紫灰色头发和那闪闪发光的泪痣就立刻殷勤地迎了上来。

    “嗯,还有,把你们新出的菜单拿过来。”迹部点了点头,对于这家饭店的服务态度一直都是比较满意的。

    问迹部为什么不去自家饭店?拜托,大爷他出来就是打算消费的,去自家饭店还消费什么?

    熟练地上刷卡进入自己的专属房,迹部有些好笑地看着直扑大而去的少女,眼中一片柔软。转吩咐服务员半个小时之后将他点的餐点一次送上来,迹部关上房门,走向大

    轻松地将趴着的黎夜捞到自己怀中抱好,迹部笑着开口询问:

    “要不要进去洗个澡放松一下?”

    宽敞柔软的大舒服得黎夜舍不得起来,微微眯着眼,在迹部前蹭了蹭,然后才慢半拍地点头:

    “好。”

    迹部挑眉享受着少女撒的动作,突然坏心眼地笑着提议道:

    “夜,我帮你擦背。”

    “啊?”正蹭得开心的黎夜被这一句话炸得回不了神,直到迹部嘴角嗜着邪魅的笑容凑近她的耳际轻轻吻她敏感的耳垂,黎夜这才反应过来,爆红着脸蛋推开迹部逃进了浴室。

    看着落荒而逃的黎夜,迹部低低地笑开。难道少女她以为来到了饭店的房间里,两人还会不发生点什么吗?

    况且,该看的他都看了,该碰的他也碰了。两人之间已经有了这么亲密的关系,她怎么还是如此害羞呢?

    不过,他却特别喜欢她的这种羞涩,想要逗弄她,更想将她锁在自己怀里好好疼

    两人之间的相处,一直都是温馨平和的,他们之间基本上就没有出现过真正意义上的第三者,感的道路走得特别平顺。而迹部,由衷地感激着这样的平顺。

    他从来都不向往轰轰烈烈的,那种得惊天动地死去活来还要让周围人跟着难受的,抱歉,大爷他不稀罕。

    他的要求其实从来都很简单,只要有一个他的也他的女子,能够陪着他,理解他,让他可以没有任何后顾之忧地前进,并且能欣然接受他的宠溺,偶尔对他撒撒,这样就够了。

    从来都是高调张扬华丽的冰帝之王,向往的,只是那一份平淡的温馨,就像他的父母一样。无论工作多忙,父亲都会竭尽自己所能,疼着宠着母亲;而母亲,无论在面对外人客户时有多果断利落,在面对父亲时,却会变成小女人,偶尔撒撒、耍耍赖。

    想着父母之间的相处,迹部的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抹柔和的弧度,脸上的表有着淡淡的向往和温柔。

    黎夜洗完澡打开浴室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散发着温柔气息的美男子。一时间,她有些愣愣地看着这样的迹部,忘了刚刚打算开口说的话。

    还是迹部回过神,看到了站在浴室门口傻傻地看着他发呆的黎夜。嘴角勾起一抹醉人的弧度,迹部起走到黎夜面前,将她揽入自己怀中,亲吻着她红嫩的樱唇,浅笑着开口:

    “在想什么,怎么站在这里发呆?”

    下意识地伸手环住迹部的脖子,黎夜抬起头,眼神迷蒙地看着面前人的少年,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然后才突然间回过神,开口:

    “啊,景吾~你要去洗澡吗?”

    迹部好笑又无奈地看着面前突然间显得有些迟钝的黎夜,再次亲了亲她的樱唇,低声道:

    “等我。”

    然后在看到黎夜乖巧地点头后,走进浴室。

    水声哗啦啦地响起,黎夜突然间反应过来,自己上穿的是睡袍,而那些衣物,在浴室的置物篮中。

    纠结地看了眼紧闭的浴室门,黎夜挫败地叹了口气,认命地爬到大上,盖上薄被。脑中不可抑制地想起迹部堪称完美的材,还有那天早上的激

    黎夜突然间坐起,双手捂住自己发烫的脸颊,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不过,没让她害羞多久,门铃在这时候响起。

    快速收拾好自己的绪,黎夜下,整理好自己的睡袍,这才走到门口打开房门。

    “您好,这是迹部少爷点的餐,已经全部帮你们送上来了。”送餐点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孩子,他的态度彬彬有礼但不显谄媚。

    黎夜点了点头,侧让开:

    “把东西推进来。”

    “好的。”服务员点了点头,将餐点推到餐桌前一一摆好,然后目不斜视地离开了房间。

    等到迹部洗完澡出来,这些食物已经被整齐地摆上了餐桌。而黎夜,正一手托着下巴,有些无聊地看着大门口。迹部迈开大步走到她边,揽住她的肩膀问道:

    “怎么不先吃点东西,在这里发呆?”

    黎夜这才回过神,下意识地回答道:

    “等你啊。”说话的语气理所当然,却让迹部的心莫名地好了许多,暂时将道明寺家完全抛到了脑后。

    很顺手地将黎夜揽坐到自己腿上,迹部的气息喷在黎夜的耳廓,让她觉得体有些苏苏麻麻的,侧头躲开,嗔怒地瞪向迹部,只是这一看,却让她整个人成了煮熟的虾子,双颊通红通红的,眼神四处乱转,就是不敢再看向迹部。

    迹部看着她害羞的表,嘴角勾起一抹坏笑,有些坏心眼地将黎夜的手拉到自己前,贴上他未着寸缕的起伏膛上,引导着她缓缓抚摸熟悉他的体。

    清晰的感觉到怀中少女由原本的僵硬到现在的软弱无骨,迹部暂时不再逗她,抱着她坐好开始进餐。

    迹部他一点都不介意自己腰上的浴巾是否会脱落,这个认知让黎夜的大脑不可抑制地想起刚刚那绝佳的触感,双颊更是火辣辣的,连迹部喂她吃了什么她都完全没有印象。

    等到黎夜抛开脑中的绮念回过神,她人已经平躺在大上,上的睡袍半敞,迹部的一只大手正覆在她一边的柔软上,逗弄着,而迹部的头则埋在她的脖颈处,埋头耕耘着。

    黎夜刚刚平复的脸蛋瞬间泛起大片红晕,她试着推开迹部的头,有些迷茫有些无辜地看着眼中毫不掩饰他的**的迹部,开口,却突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啊恩?”迹部有些疑惑地挑眉,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顿。没错,大爷他今天的终极目标就是吃了眼前的美丽少女。

    那天早上虽然正式吃到了这到嘴的美味,但迹部其实并不过瘾。好,大爷他就是上这项运动了,当然,对象仅限黎夜少女。可是,回到东京后,他们网球部却进入了地狱式的魔鬼训练,完全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这让迹部每每在累得筋疲力尽的时候更想抱住黎夜柔软馨香的体。忍了这么多天,今天终于库尔滕要处理一些私事,逮到机会的迹部毫不迟疑地开口向库尔滕请假。库尔滕也爽快,知道这段时间确实太折腾他们了,于是很好心地放了少年们半天的假。不过,训练,明天补上。

    轻易得到缓刑的迹部迫切地想要见到黎夜,将她搂在自己的怀里,于是,也不顾现在的英德是否还在上课时间,直接吩咐司机将车开到了英德学院。

    少女提出约会,他没有异议,但是当黎夜说出约会地点由他决定时,他的大脑就想到了这里。

    好,尝过甜头后,大爷他再也不可能纯洁了。他甚至想将少女直接打包运去冰帝,每时每刻跟他呆在一起,那样,他也不必克制自己想要她的绪了。

    黎夜此刻的大脑呈现了一片空茫状态,口中无意识地吐出细细的喘息和呻吟,双手也在不知不觉中环上了迹部的肩背。她沉浸在迹部制造的一**快感中,无法自拔,大脑也完全罢工,根本就来不及去疑惑,大爷他的技术怎么感觉比上一次纯熟多了。

    迹部努力克制着自己想要立刻进入她的冲动,耐心地在黎夜的上游走挑逗,等待着她准备好的那一刻。虽然嘴巴上不说,但是对于那天黎夜的痛苦表,迹部却没有办法忘记。

    虽然书上说,女子的第一次都会痛,但是,果然那个很痛苦?黎夜那时候疼得都冒冷汗了,从来不哭的她,在那一刻却留下了眼泪。

    那让迹部很在意,非常在意。所以,即便自己是多么迫切地渴望得到她,他还是下意识地放柔了动作,就怕看到少女脸上有一丝一毫的不适。

    不过,这却是迹部多虑了。黎夜的体敏感的很,迹部的每一次触碰,她都有反应,没过多久,下便一片潮湿。

    迹部显然也注意到了,嘴角勾起一抹释怀的笑,他不再迟疑,进入。

    ------------------------作者无能的分割线-------------------------

    两人到底做了多少次,做了多久,少女她是一点也不清楚。只知道自己曾经向迹部讨饶。她以为过了那么久,迹部应该满足了。

    但是,好,大爷他的体力好得让她忍不住咬牙,心里都有点后悔怎么这么快就被吃干摸净连骨头都不剩了呢!

    是的,迹部的体力…那绝不是盖的。

    激过后的黎夜少女软趴趴地瘫在上,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可是,上却汗涔涔黏糊糊的,让她觉得很难受。

    这个时候,迹部绝对是个体贴入微的好人,他一看到黎夜的表,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于是一个翻坐起,直接抱起上有着不少青青紫紫的欢痕迹的黎夜向浴室走去。

    干什么?泡澡,而且还是洗的鸳鸯浴。

    起初,全软得像一滩泥的黎夜很享受地接受着迹部的按摩,舒服过头了,忍不住呻吟了那么一声。

    然后…事就完全变质了。

    精力好得惊人的景吾少年将她压在大理石的墙壁上,又要了她好几次…

    黎夜少女哭无泪,想要狠狠地捶打迹部以示警告,无奈,她连站都站不稳了,还是由饱餐一顿后无比满足的景吾少年将她抱出浴室的,就连内衣等等,都是大爷他帮她穿的!

    最最让她无奈的是…迹部帮她穿衣服的时候,有好几次都险些失控。若不是黎夜坚决反对,她想,现在她说不定还没能坐在迹部家的加长轿车里,跟笑得一脸满足的大爷赌气呢!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