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东京(小修)

    原本迹部是打算让黎夜在这个小岛上好好放松一下,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调节心的,但是,这世界上总是有许多事不能如愿。

    晚上,两人刚准备熄灯睡觉,迹部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到手机上显示的监督字样,迹部有些稀奇地扬了扬眉,这种时候,榊监督居然会打电话给他。

    看了眼昏昏睡的黎夜,迹部走出房间,接起了电话。

    “监督。”

    “……”

    “明天一早?”

    “……”

    “好,我知道了,我们会尽早赶回去。”

    “……”

    “Jia~”

    挂了电话,迹部揉了揉额头,转回房。

    “…景吾,刚刚是谁打来的电话?”感觉到边的动静,黎夜揉了揉眼,有些迷糊地问道。

    “监督打来的,让我们明天早上回学校。”迹部宠溺地吻了吻她的脸颊,将她揽到自己怀里。

    “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从善如流地靠进迹部怀里,舒服地蹭了蹭,然后才开口问道。

    “说是有一个职业网球选手要来冰帝。”迹部开口,对于榊口中那个曾经赢得世界第一的古斯塔沃•库尔滕,法网的宠儿感到好奇。

    他当然知道这个人的名字,也知道他曾经三次在那片红土地上称王,而现在,他说不定有机会亲体验他的球技,这件事让迹部感觉到兴奋。

    是的,兴奋。对于能够跟这样强劲的对手交手的兴奋。

    “职业网球选手?知道是谁吗?”黎夜好奇地开口问道。

    “古斯塔沃•库尔滕。”迹部笑着说道,对于明天的见面有些迫不及待。

    “是他,那个‘红土之王’?”听到这个名字,少女有些迷蒙的大脑被拉回了现实,脑中不可抑制地浮起了那个高超过一米九的高大男人。

    “嗯,就是他。”迹部点头,看到黎夜清醒过来的样子,心里突然间有点不满,即便他自己也为能见到库尔滕感到高兴,但自己高兴跟看到自家女友因为其他男人走神完全是两码事。

    紧了紧环着她的手臂,迹部探头轻轻啃咬黎夜的锁骨。

    微微的刺痛让黎夜回过了神,她伸手推了推迹部的脑袋,开口道:

    “景吾…很晚了。”

    “啊恩?我看你现在精神不错啊…”迹部微微眯眼,转而缠上她嫩的红唇。

    “唔…哪有…”黎夜开口反驳,却反被迹部趁虚而入,灵活的舌尖勾挑逗弄着她,一只手还空了出来固定她的脑袋,让她完全没办法逃脱。

    迹部的另一只手毫不迟疑地下移,拉开黎夜睡衣的腰带,覆上她的柔软,牵引着她。他是打定主意要将她拆卸入腹了,薄唇放开少女被吻得红肿的樱唇下移,抬眼看到黎夜泛着红晕的艳脸蛋和那迷蒙的眼神,嘴角勾起一抹魅惑的笑容,低头住她微微立的蓓蕾。

    在迹部含住她*尖的那一刻,黎夜就从迷蒙的状态中挣脱了出来,微颤的双手推着迹部的肩膀,她略显颤抖地开口说道:

    “景吾…明天不是要早起吗…那个…可不可以不要…”

    “啧…”听到黎夜的话,迹部不甘不愿地抬头看向墙上的壁钟,在看到指向11的指针时,低咒了一声,强自压下*体内的躁动,起走进浴室冲凉水。

    黎夜看着迹部略显急躁的背影,心里感到抱歉的同时又有一丝不可抑制的感动。迅速整理好自己的睡衣,黎夜躺在上瞪着高高的天花板,直到听到浴室门被打开才迅速闭上眼。

    带着淡淡的玫瑰馨香的体靠近她,将她揽到怀里,却再也没有了其他动作。黎夜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了进去,听着迹部沉稳的心跳声,睡意袭来,黎夜沉沉地睡了过去。

    ---------------------------时间分割线---------------------------

    第二天早上五点半,睡眠质量不佳的迹部就坐了起来,看着黎夜恬静的睡脸发起了呆。如果是平时,迹部绝对不会有发呆这么不华丽的时候,但现在却不同,睡眠不佳的景吾少年有些低血压,大脑有着短暂的迷茫。

    迹部近乎本能地抚上少女的脸蛋,缓缓摩挲,手指手指下意识地移到黎夜的樱唇上,来回抚触,最后,索俯下子攫取了那一抹红润。

    (所以说...少年你是对不能吃到少女有多怨念啊....)

    黎夜是被迹部吻醒的。睁开眼睛,她看到的是迹部放大的俊脸和微眯的好看凤眼,有些状况外地眨了眨眼,后知后觉地感觉到唇上的那抹温润,然后才反应过来。

    抓住迹部往下探的大手,黎夜红了脸,将他的头往后推去,然后略微有些气息不稳地开口:

    “景吾…该起了…你不饿?”

    “啊恩,我想吃你。”迹部的眼眸比平常更深邃,未被抓住的大手摩挲着少女纤细的颈项,引起黎夜的轻颤。

    “呃…”听到迹部的话,她一阵语塞,瞪圆了眼睛有些傻傻地看着一脸认真的迹部,心中祈祷着他千万别来真的。

    黎夜难得的可模样取悦了迹部,他低头,再次吻住黎夜的红唇,并将她往自己怀里带,让她感受到他的灼。黎夜推拒的双手在感受到抵住大腿的那清晰得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时,停在了迹部的口,体也不可抑制地微微僵硬。

    脸上的红晕在不断加深,她不敢妄动,只能任由迹部解开她的睡衣,覆上她未着衣的柔软,揉捏挑弄。迹部翻将黎夜压在自己下,动作迅速地扯掉她的蕾丝内裤,大掌覆上她的私密处…

    “景吾…不要…那里…”感觉到迹部掌上的灼温度,黎夜吓得紧紧收拢双腿,却忘了迹部的手还在她双腿之间,这一收拢,迹部更有了深入的好条件。

    眼角眉梢都带着得逞笑容的迹部欣赏着黎夜的窘迫与不知所措,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停顿。一边逗弄着她害羞的花瓣,薄唇也顺势下移,含住她的粉嫩蓓蕾,感受她的悸动。

    细细的呻吟从黎夜口中逸出,像是在鼓舞着迹部的动作。迹部利落地扯掉自己上的睡袍,再次覆在黎夜上,下的坚硬摩挲着她的柔嫩。

    “可以吗,夜?”感觉到黎夜的湿润,迹部微微停下,换上自己的手指,帮助着她适应异物的入侵。

    “唔…嗯…不…啊…”此刻的黎夜大脑一片空白,体上的悸动和体内那种莫名的空虚感让她有些恐惧,但是感觉到迹部的小心翼翼,心里又止不住地涌上一种甜蜜的喜悦。

    口中逸出的呻吟声柔婉转,但黎夜却觉得有点陌生,她从不知道自己会发出这样的声音,那让她感觉好害羞。

    没有听到黎夜的反对,迹部就当她是默认了他的动作。于是,在感觉到她已经足够湿润并且做好了迎接他的准备后,不再迟疑地进入。

    “呃…唔…”突如其来的刺痛感让黎夜疼得闷哼出声,刚刚迷蒙的绪也不翼而飞。剧痛让她忍不住流出了眼泪,双手推拒着迹部,口中呜咽着,想叫他停止。

    她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紧。这让迹部没有办法移动,而且,在他进入的那一刻,黎夜脸上的痛苦表让他感到心疼。

    是他太急躁了吗?可是,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办法停下来了。

    伸手让少女的双手揽住他的脖子,迹部疼惜地吻去她眼角的泪水,然后吻住她的红唇,安抚着她的神经。大掌缓缓下移,挑动她的敏感,让她转移注意力并且放松体。

    那一瞬间的剧痛让她难受的想揍人,但是迹部随后的动作确实让她放松了体,变得不再那么排斥,而体内再次涌上的空虚让她难受地动了动。

    她无意识的举动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虽然比喻很奇怪…嘛,大家别在意…),迹部的眼神暗了下来,不再迟疑地动了起来…

    ---------------------------浴室分割线---------------------------

    迹部有些心疼地看着怀中软成一滩泥的黎夜,知道自己累坏了她。但是心里的满足感却让迹部的嘴角一直呈现上扬的弧度。是的,满足,那种两人终于合为一体的满足。

    动作轻柔不带邪念地帮累得睁不开眼的黎夜清理好子,然后再帮她穿好衣服。迹部满足地看着怀中困倦的小脸,忍不住又啄了啄她红肿的樱唇。

    管家的敲门声在外间响起,迹部这才意识到时间已经将近7点了。匆匆忙忙打理好自己,迹部抱起累得睡过去的黎夜,走出了浴室。

    将她平放在大上,迹部起打开房间门,管家正一脸恭敬地站在门口。看到房门打开,管家微笑开口:

    “景吾少爷,您的朋友们已经在下的客厅等候。”

    迹部略一沉思,然后吩咐道:

    “将早餐放到飞机上,你去让他们马上收拾好行李登机,我们直接回冰帝。”

    “是,少爷。”听完迹部的吩咐,管家鞠了个躬,便领命而去。

    迹部也迅速将所有行李整理完毕,然后打横抱起少女提起行李,步伐沉稳地向着下走去。

    众人一脸不解地收拾完各自的行李登上飞机,就意外的看见明显心非常愉悦的迹部和沉睡的黎夜。原本准备出口的问话纷纷压回了肚子里,慈郎等人乖乖坐到自己的座位上,等着飞机起飞。

    只有忍足推了推眼镜,一连八卦地扫视着迹部和黎夜两人,即使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也没有停止观察两人。

    清楚知道忍足正在转着什么念头的迹部努力压下不断爆起的十字路口,狠狠地瞪了一眼还在看的忍足,压低声音警告道:

    “再看回去训练翻3倍。”

    嘛,这句话绝对是‘镇狼法宝’,只见忍足听到这句话后立马收腹、正襟危坐,连眼神也不敢再飘向迹部,满脸的正经表让人忍不住感叹:这真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啊!

    看到忍足这么识相,迹部满意地勾了勾唇,心颇好的他决定这次就这样放过这匹关西狼。

    小岛离东京还是有一段距离的,所以,等到众人回到冰帝,时间已经将近9点半了。迹部叫醒了还有些睡眼朦胧的黎夜,轻柔地问她是要去生徒会室休息还是跟他们一起去球场。

    黎夜这才完全清醒过来,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对着迹部笑了笑,道:

    “我跟你们一起去球场。”

    “…好.”看着少女满是期待的眼神,虽然私心里不想让她这么快就见到库尔滕,但他还是无奈地答应了,毕竟选择是他给的。

    于是,一行人包括宫崎和樱井麻里一起浩浩地向着网球场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