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逼供’

    一群人回到迹部家的别墅,还没来得及发表一下感想什么的,就见迹部黑着一张俊脸,连招呼都不打就径自拉着黎夜回了三的房间。

    少年们面面相觑,宫崎则是很没有朋友的开始幸灾乐祸:

    “哈哈,小夜这次倒霉了,不知道会被怎么样~真好奇啊!”

    忍足随声附和:

    “确实,真是好奇啊!”镜片后的桃花眼闪闪发光,眼神中满是好奇与八卦。

    麻里看着两个露出恶魔般笑容的人,感觉自己的脑门上顶了满头黑线,不过,经他们这么一说,她也开始好奇了呢!常年面瘫的脸上勾起一抹淡淡的笑,让刚好转头看过来的慈郎狠狠地惊艳了一把。

    行动派的慈郎一把扑到麻里的上,睁着好奇的大眼,嘴角挂着一抹大大的笑容道:

    “麻里麻里,你笑起来好漂亮啊!”

    承受着突如其来的重量,再对上面前放大的俊脸,麻里顿时敛了笑容,满头黑线地看着这个单纯的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耳际的一抹绯红泄露了麻里少女此刻的心绪,原来面瘫少女意外的害羞呢!

    且不说下的这群人怎么纠结着去听一下壁角探一些八卦,回到上的房间后,迹部就果断地锁上了房门,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还有些状况外的少女,一步步靠近。

    虽然还是有点奇怪迹部的举动,但是少女还是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下意识地在迹部靠近的时候往后退去。

    看到黎夜的动作,迹部狭长的凤眼危险地眯起,脚下的步伐也渐渐加快,不过,在看到少女后的那张大时,迹部的眼中突然间涌起了淡淡的笑意,只是此刻正全神贯注看着迹部的脚步的少女没有注意到。

    毫无意外的,在退无可退的时候,少女的双腿撞到了那张King-size的大,然后跌坐在上面,而迹部,在少女坐下的那一刻就将她整个人压到了上,不给她任何逃脱的机会。

    此刻,少女几乎整个人都躺在大上,而迹部将她的双手压向两侧,悬在她的正上方。两人的姿势暧昧又危险,这让黎夜的神经紧绷着,耳际的红晕渐渐蔓延到白皙的脸蛋上,让迹部看了个清楚。

    压下自己的体,迹部附在黎夜的耳边,轻轻啃咬吻。满意地感觉到下少女的战栗,迹部这才放开她小巧的耳垂,缓缓地开口:

    “道明寺司对你的态度很嘛,啊恩?”

    “有…有吗?”黎夜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结结巴巴地反问道。

    “没有吗?”迹部顺着少女的耳垂往下,啃咬着她纤细的脖子,留下一个个红痕,然后再次将唇移回少女的脸上,挑逗她的神经。

    他的手也没闲着,将黎夜的双手高举过头顶由他的左手固定住后,少年修长的手指缓缓下移,挑开她的衬衫扣子,随后流连在少女浅紫色的蕾丝内衣上。

    黎夜此刻全的感官都集中在迹部的手指和他四处游移的薄唇上,对于迹部的问话反而没有那么关注。她知道自己现在一定脸红了,可是,她却没有办法进行反抗。迹部抓着她双手的左手固定得牢牢的,她完全挣不开。

    虽然一早就知道男女之间的力气有很大差异,但这是黎夜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切体会到,那让她,羞得不行。

    “景吾…不要…这样…”随着少年的手指灵活地挑开她内衣的前扣,上半完全**露在少年的眼中,黎夜的体隐隐泛出淡淡的粉色,她红着脸开口阻止,声音却因为颤抖而变得没有丝毫说服力。

    “啊恩?不要怎样?”带着厚茧的大掌覆上她一边的凝,迹部恶意地挑动她前的粉嫩樱桃,感觉到它渐渐地立起来,这才抬头看向咬住下唇防止自己呻吟出声的少女,低笑着,明知故问。

    “那个…啊…现在…是白天…”黎夜弱弱地开口,脸蛋爆红一片,她已经开始有些语无伦次了。明明应该义正言辞地阻止少年的举动,可说出来的话却完全变了样,懊恼地咬着嘴唇看向大门,她有些害怕。

    许是看出了她隐藏着的不安,迹部放开了她的双手,将半的她揽进自己怀里,吻住她的樱唇,使她放开咬着自己的牙齿,辗转缠绵。

    原本只是单纯为了惩罚,可是很快的,气氛就完全变了样,少年的薄唇下移,流连在她纤细的颈项和形状优美的锁骨上,大掌也不受控制地在少女滑嫩的**上游移摸索。

    断断续续的喘息声从两人口中传出,况几乎已经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但就在这时,门外传来的声响却硬生生将沉浸在刚刚的潮中的两人拉回现实。

    迹部很有自信这房间的隔音效果非常好,所以,除非里面的声音是震天价响,否则在外面的那些人是不可能听到的。但是,好事被硬生生打断的迹部此刻却非常非常不爽。

    沉着脸站起,迹部理了理自己上略显凌乱的衬衫,然后转头看向黎夜,她已经迅速穿好了自己的内衣,正在扣着衬衫上的扣子。看着被遮掩起来的光,迹部扼腕不已,心中更是对门外发出声音的那群人充满了不满。

    在确定少女整理完毕后,迹部这才大步走向房门,用力一拉…

    砰砰砰的声音连续不断地响起,迹部额头暴起十字路口,森森地看着叠罗汉的少年们,语调柔缓地开口说道:

    “看来你们的精力非常旺盛呢,即然这样,我们就提前回去进行特训。”

    迹部的话一出口,冰帝少年们立刻以可以媲美喷机的速度迅速遁走,连抱怨也不敢有一句。笑话,这种关头要还想抗议,他们会死得更惨!迅速逃走的少年们心里是内牛满面啊,这世界真是太不公平了啊啊,明明他们什么都没听到,却好死不死被自家部长抓了个现行,还要提前结束这次游玩回去进行特训…

    一想到这个,众人幽怨的小眼神就刷刷刷地向罪魁祸首的忍足,眼中满满的都是控诉。

    看着这群伙伴的眼神,忍足的脑后滑下一大滴汗,表示鸭梨巨大。在心中控诉着宫崎和樱井麻里提前遁走的不厚道行为时,忍足的内心也是内牛满面。

    迹部看着瞬间清空的走廊,有些哭笑不得。但随即又想起刚刚还有事忘了问,于是,再次果断地锁上房门,在少女反应过来之前将她整个人搂到自己的怀里,开始正式的询问。

    嘛,也就是说,刚刚那一场,就是景吾少年的纯调戏行为…

    “那个道明寺司是怎么回事?”经过了刚刚那样的事,迹部暂时歇下了要将少女拆吃入腹的想法,只是将她搂在怀里,询问这件令他非常在意的事

    “我也不知道,自从那天揍了他一顿以后,我就几乎没怎么去英德上学,等我回到学校,他的态度就变了。”黎夜摇了摇头,自己也感觉到非常莫名其妙,难不成那道明寺司还真是个M?谁揍他,他就喜欢谁?

    不过,这个揣测黎夜可不敢告诉迹部,就怕他一个生气做出什么奇怪的事

    听了黎夜的话,迹部好看的眉皱了起来,眼神锐利地盯着衣柜,在脑中思考着道明寺司态度改变的原因。

    黎夜看着少年深深皱起的眉峰,忍不住伸出右手将它缓缓抚平,安抚地开口:

    “景吾,别担心。道明寺司不会对我构成什么威胁的。”

    听着少女的这句话,迹部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无奈地搂紧怀中的少女,将她的右手拿到自己的唇边亲吻,然后开口:

    “以后离道明寺司远点。”

    黎夜眨了眨眼,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跟道明寺接触太多的话,会让枫姨想入非非的,毕竟她到现在都还没有放弃要将她拉到道明寺的阵营的想法,于是顺从地点头答应:

    “我会尽量远离他们几个人的。”

    “还有那个平民…”只要一想起那场闹剧,迹部就忍不住皱眉,真是太不华丽了!就那种姿色、那种资质,居然还敢嫉妒他迹部景吾的女朋友!

    虽然迹部其实见过牧野杉菜很多次了,不过大爷他对不华丽的人事物总是过目即忘,所以,即便他脑中觉得那个不华丽的平民好像在哪里见过,但他绝对不会有兴趣调动自己的记忆去寻找那个不华丽的母猫的存在。

    “放心,我不会让她打扰到我的。”黎夜开口保证。不是她圣母不愿去计较,只是,这牧野杉菜实在是有碍她的审美观,所以,能不见到那个平民,她真希望永远不要见到,那真是太不华丽了!

    只不过,这个世界上,很多事都不是你想要,他就会按照你的愿望而进行的。所以,少女她还是不可避免地会在不久的将来跟牧野杉菜,甚至是那个不动峰的橘杏产生交集,而这些交集,绝对不是令人愉快的会晤。

    只不过现在正窝在迹部怀里的黎夜少女并不知道这件事。三言两语搞定了这个问题后,少女懒得动弹,就直接窝在少年怀里开始闭目养神。刚刚两人之间的那些互动让她感觉到有些累。

    虽然闭着眼睛,但她并没有睡着,脑中是刚刚的画面,她当时其实是做好了在这栋城堡献出自己的第一次地准备了,尽管心里还是有些发怵,但,反正早晚都是要经历的,不是?如果不是忍足他们的话,现在,两人应该已经完成了最亲密的接触了!

    这样想着,突然间觉得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于是不好意思地埋下头,更往迹部的怀里钻去。

    这对迹部来说真是又一次的艰巨考验了,软玉温香在怀,而且怀中的少女还一点也不安分地动来动去,这一切都让迹部有将她就地正法的冲动。可是,看了看墙上的壁钟,再过顶多十分钟,管家一定会来叫他们下去进餐。所以,他只能忍,忍着体内叫嚣着的冲动,当一回柳下惠。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