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下)

    抗议无效,所以,即便少女此刻非常渴望呆在有空调的房间里泡一杯美味的拿铁,看一下最近找到的阿普列尤斯的《金驴记》。但这个想法在接触到少年隐隐带着期待的眼神时,被扼杀在摇篮里。

    好,少女她就是见不得景吾少年露出失望的表,所以才连挣扎都没有就直接点头。嘛,反正是两人的独处时光,她就不计较要出去晒太阳这个事实了。

    迹部牵着黎夜的手,悠闲地散着步。迹部不时指指这里指指那里,向黎夜介绍着这个小岛上的风光。

    突然,黎夜的视线定格在不远处的那一栋别墅上,拽了拽迹部的手臂,她指着那别墅,开口问道:

    “景吾,那里怎么还有一个别墅?那个岛离这里好近啊。”

    迹部抬头,在看到那栋建筑的时候,脸就黑了一半,然后,在看到沙滩上活跃着的那一群人的时候,脸一下子就全黑了。少年心里懊恼不已,怎么就失策地转到了这边来呢!

    但是迎着少女好奇的眼神,迹部只能抽搐着嘴角,开口解惑:

    “那是道明寺家的小岛…”话未说完,少女已经发现了沙滩上的人,而,眼尖的道明寺司和西门总二郎也发现了这对璧人。

    自从被黎夜教训过以后,道明寺对黎夜的态度有了180度的大转弯,从之前见到她就不耐烦的况变成了现在见到她就异常的诡异状态。

    而此刻,道明寺正用力挥动着双手,边跳边喊:

    “喂,伊藤~过来跟我们一起玩!”

    道明寺单纯的大脑里根本就没想到少女出现在隔壁小岛的原因,也完全无视了黑着一张俊脸的迹部,只是径自对着少女示好。

    感觉到揽着自己腰的右手越收越紧,黎夜有些小担心,同时对于大嗓门的道明寺感到非常无力。

    很快,道明寺的大嗓门就把四散开来的少年少女们都聚集了起来。宫崎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那边的一群人,开口道:

    “这世界也太小了?在这种地方都能见到F4?”

    忍足推了推眼镜,看了眼迹部后具现化的黑雾,嘴角勾起一抹恶劣的坏笑,低沉魅惑的声音不怕死地响起:

    “嘛,既然是黎夜的熟人,那我们不如就过去打个招呼。”说话间,迹部家出产的华丽快艇已经驶了过来。

    “本大爷凭什么要屈尊过去那边?”这个时候,迹部开口了,听得出,语气非常不好。

    其他人都有些呆愣,看着自家部长,踌躇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上去。黎夜看了眼忍足一脸看好戏的表,还有其他少年略显疑惑的神,再看了眼对面小岛上朝着众人挥手的道明寺(好…道明寺挥手的对象仅限于黎夜一人…),想到大家毕竟是同一个学校的,然后便抱了抱少年,温声开口道:

    “景吾,毕竟是英德的学长,我们过去打一下招呼,嗯?”

    迹部看着少女脸上微微的无奈,恶狠狠地瞪了忍足一眼,终于妥协开口:

    “只是过去打个招呼,不准跟他们太接近。”迹部这话是附在少女耳边说的,所以其他人并不知道迹部说了什么,只是在看到少女点头后,迹部打了个响指,率先搂着少女上了快艇。

    所以,这是答应了?少年们面面相觑,而宫崎、樱井麻里和忍足侑士已经跟随迹部的脚步上了快艇。虽然接收到了迹部的瞪视,但侑士少年全然不放在心上,现在对他来说,看戏最重要。

    所以说,少年你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吗?(忍足后援团:司徒飘絮!你居然这样形容我们英俊潇洒的忍足SAMA!真是太过分了~姐妹们,围殴! 噼里啪啦…某絮趁着混乱顶锅盖遁走…)

    坐上快艇,没过几秒就到了对面道明寺家的小岛。可以想见这两个小岛之间的距离有多近。

    一下快艇,道明寺便冲过来想要将黎夜拉过去跟他们一起玩沙滩排球,但是,迹部的动作更快,他一伸手将少女拉到自己另一侧怀里,让收势不及的道明寺少爷摔了个狗啃泥。

    没有拉到人,又这么没形象地摔在冰帝少年们面前,这让这个脾气本就不好的大少爷完全炸毛,他跳起来,怒瞪着这个年龄比他小、高比他矮,但气势却比他足的迹部景吾,咬牙切齿地开口:

    “你干嘛把伊藤拉走!我找她,关你什么事!”

    不得不说,这位少爷不仅脾气暴躁,对于况也有些搞不清。后的西门美作见到这两人的对峙,无奈地扶额,纷纷上前两人一边抱住道明寺的一只手,把他向后拉,西门还要保持脸上的绅士笑容开口欢迎:

    “很高兴见到你们,都过来这边休息下,别站在这里晒太阳了。”

    迹部本就因为要他大爷纡尊降贵过来这边感到不满,又被道明寺一阵抢白,正想反唇相讥,却被突然冒出来的两人给硬生生打断,此刻,迹部的俊脸黑得不能再黑,全都散发出让人胆寒的低气压。他冷冷地看了还在挣扎的道明寺一眼,冷哼一声,搂着黎夜就走到了遮阳棚下,很大爷地搂着黎夜挑了张最大最舒适的软榻坐下。

    于是,其他的少年少女们也跟着迹部各自找了个位子或坐或躺,完全将目瞪口呆的牧野等人视作无物。

    看着这群人自动自发毫不客气的动作,花泽类无所谓,随行的那三个女人没所谓,西门和美作也不怎么在意,可是,这不代表脾气暴躁的道明寺少爷和那颗杂草会默不作声。

    道明寺觉得他的权威被人冒犯了,所以炸毛。那么,牧野是为什么呢?她纯粹就是嫉妒!嫉妒黎夜一出现,F4就完全无视了她;嫉妒黎夜的美貌和富有的家庭背景;嫉妒黎夜边有迹部景吾这样完美的护花使者。总而言之,她就是嫉妒黎夜这个人。

    所以,在道明寺跑到迹部面前跟他抬杠吵架的时候,牧野杉菜也恶狠狠地瞪着一脸笑容的黎夜,然后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间冲到黎夜面前怒吼:

    “你为什么总是这么魂不散啊!”

    牧野杉菜的这一句话,直接让迹部黑了脸,冰帝的少年们面对这群人也再没了好脸色,宫崎少女更是非常直接的摆出一脸鄙夷不屑的表,麻里虽然还是那张面瘫脸,但周的气压却骤然降低。

    就连刚刚炸毛的道明寺也一脸怪异地看向说话的牧野杉菜,西门和美作对这个平民少女的不满又加深了一层。开口说话的,出人意料的,居然是花泽类:

    “牧野,你这样太失礼了。”

    花泽类一直以来的形象都是忧郁冷漠的,虽然从法国回来后变得风流不羁,但牧野杉菜一致认为他只是受伤了,他还是那个温柔的白马王子。

    所以,花泽类的出声直接让牧野收起了看向黎夜的不善目光,错愕地看向满脸不赞同的花泽类。

    “牧野,你太失礼了。”花泽类再一次开口,生生打破了牧野的奢望,花泽类居然真的用着不满的眼神看着她。

    “为什么?她…跟浅井她们是一伙的啊…”牧野杉菜感觉到委屈极了,为什么所有人都护着那个大小姐,为什么所有人都看不到她被人欺负?

    听到牧野的话,花泽类皱眉,正想再开口,道明寺却截过了话头:

    “牧野,你搞什么,伊藤怎么可能跟那种女人一样!”语气里满是对牧野杉菜的谴责和不赞同。

    这样的语气让牧野杉菜心中的不满达到了最高点,她冲着道明寺大吼:

    “怎么不可能!她那天就跟浅井她们一起欺负我,羞辱我,还把番茄汁泼到我上!”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道明寺皱眉,对于牧野的无理取闹有些厌烦。

    一直没有开口的黎夜这时候突然间嗤笑出声:

    “欺负你?你觉得你有那个资格让我欺负吗?那天不是你这个杂草小姐自己跑去那种地方的吗?难道我要让你继续在那种地方把全英德的脸都给丢尽?”

    黎夜的话,每一句都像一把利刃,让听到这话的牧野杉菜瞬间涨红了脸,她有些气弱地反驳道:

    “我没有想去那种地方…是浅井她们骗我的…”

    “骗你?你敢说你自己没有要去那里钓金龟婿的想法?你敢说你自己并不贪慕虚荣?真要说你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在看到那栋建筑的时候,你难道不会转离开?说到底不过是你自己的虚荣心在作祟罢了!”

    黎夜的语气很平静,但是字字犀利,句句正中红心,让牧野杉菜的脸青一阵红一阵的,最后,说不过黎夜的牧野杉菜大喊一声:“才不是这样呢!”然后转仓皇地逃回别墅。

    “哼,被说中心事,心虚了。”宫崎撇撇嘴开口讽刺,音量不大不小,刚好能让在场的所有人听得一清二楚。

    忍足推了推眼镜,暗道果然是好戏,自己没来错呢!其他少年则是满脸的鄙夷不屑,就连一向睡觉皇帝大的慈郎都难得保持了清醒,眼中是对于那个叫牧野的少女的满满的不屑鄙夷。

    西门和美作一脸‘果然如此’的了然表,对于牧野杉菜,他们决定不再靠近。脸上神最难看的,大概莫过于道明寺了。

    他冷着一张脸,连招呼都懒得打,就一个人迈着大步离开。他感觉到自己被人戏弄了,那个牧野杉菜,装着一副清高的样子,心里却原来这么龌龊。这让道明寺觉得很恶心。

    花泽类则是再次陷入了沉默,皱着眉,双眼没有焦距地看着大海,不知道脑子里想着什么。

    黎夜看了看这群人的状态,随后转头对迹部笑道:

    “景吾,既然主人都已经离开了,那我们也回去!”

    “啊恩,走。”对于少女的这个决定,大爷他觉得非常华丽,毕竟,刚刚那一幕实在是太不华丽了,大爷他还没见过这么狗血的节。

    随着迹部的话音落下,一行人纷纷起向着快艇走去。黎夜对一脸无奈的西门和美作点了点头,然后就被迹部半搂着向快艇走去,没给那两个人开口说话的机会。

    回到迹部家的别墅,众人就纷纷被迹部赶回了房,而黎夜,毫无意外的,被少年拐回了房间‘算账’。

    众人离开后,道明寺就失去了继续呆下去的兴致,提前打包催着众人回东京。期间,完全没有给牧野杉菜哪怕是一个眼神、一句问候,完全将她视作无物。

    也因为他们的提前离开,牧野失去了知道藤堂静被一个法国男人求婚这个消息的机会,顺便也错失了安慰花泽类的机会。那海边的缠绵一吻,就这样,被黎夜在无意之间给蝴蝶掉了。

    而花泽类,似乎也因为这件事,开始跟牧野杉菜保持起距离来。所以,回程的路上,牧野杉菜没有了可以交谈的对象,她被完全隔离了。

    当然,这些事,现在正在房间被迹部‘供’的黎夜完全不知道。不过,就算知道了,她也只会冷笑一声,然后当做笑话闹剧来看。

    不是她冷血,只是她实在是没办法对那个平民牧野产生哪怕一丝一毫的好感。基本上,黎夜对于这个人,除了厌恶,还是厌恶。

    所以说…牧野杉菜你到底是有多不会做人啊?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