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上)

    一躲进厨房,黎夜脸上的笑容就垮了下来,默默地走到流理台前,看着面前的鸡蛋,却突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

    事实上,就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事,只是突然间,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不公平,为什么,他们努力了,就能够成功,而其他的人,却是怎么努力都只能得到失败的结果。

    很奇怪的,明明不是她的比赛,她却比外面的那群少年更加在意。

    揉了揉发胀的太阳,她将冷水泼到自己脸上,终于变得比较清醒。她知道自己不能在里面呆太久,不然的话,景吾一定会进厨房找她。

    勉强打起精神,少女熟练地开始烤蛋糕。事实上,黎夜对于料理可以说是一窍不通,她除了会烤蛋糕和做迹部喜欢的烤牛加约克夏布丁,其他的,抱歉,她不会。

    她有尝试过去学习,不过下场悲惨。不要说做什么复杂的料理,事实上,烤牛和约克夏布丁,也是她跟迹部杠上了以后硬是学了一个月才学会的,所以说,她基本上没有料理天分,烤蛋糕也是因为不用跟火打交道,她才学得比较迅速。

    伊藤英次和伊藤秀泽曾经有幸尝到过黎夜的料理,那种要不就是没熟、要不就是烧焦,或者就干脆整盘菜咸到发苦的菜,让兄弟俩有苦说不出。面对着妹妹期待的眼神,他们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苦笑地说好吃。不过从那以后,伊藤家就很明确的规定不准伊藤黎夜下厨。

    美其名曰:大小姐只要坐下来享受美食就够了,不必这么劳累。

    少女后来也有偷偷去煮过菜,因为不相信自己真的那么菜,但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在她自己也尝到了那种让人作呕的味道以后,她在佩服自家两个哥哥的伟大的同时,也非常善良的决定不会虐待家人的胃。

    烤箱里烤着蛋糕,黎夜就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想起了以前的事。她突然间有些想念父母和两个哥哥了,啊,还有那个不知道跑去哪里旅游的自家爷爷。

    暗自在心里考虑着出走的可能有多少,然后在听到烤箱的声音后,起准备将蛋糕拿出来。

    “我帮你拿。”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好听的男声,黎夜惊得差点跳起来,猛地转,脸上还残留着淡淡的惊惧,她干笑着:

    “景吾?你怎么进来了?”

    “…我担心你把厨房给毁了,所以进来看看。”迹部微微挑眉,嘴里溜出一句讽刺,随后又开口,“刚刚在想什么?”

    听到迹部那句看似讽刺实为关心的话,黎夜撇了撇嘴,然后转打开烤箱的门,侧头看向迹部,逃避了他的疑问,转而开口:

    “不是说要帮我拿吗?”

    迹部皱了皱眉,却也知道,她打定主意不说的时候,谁也撬不开她的嘴。无奈地上前端出卖相甚佳的大蛋糕,然后就杵在一边,坚决要看她装饰蛋糕,说什么也不肯先行离开。

    黎夜无奈,只能认命地接受大少爷的‘监视’。

    细心地将蛋糕装饰好,然后分切成块,再吩咐女佣一一端出去给众人品尝,然后,少女拿起自己的那一份,打算端回自己的房间。

    黎夜瞪着堵在她面前的人,心里想着这人今天怎么这么反常,然后一侧步,准备绕过迹部…谁知,她刚一迈开步子,迹部便已伸手将她整个人拦腰搂到了怀里。

    的气息喷在少女耳后,让她感觉到一阵战栗:

    “景吾,放开~”想要义正言辞地让他放手,出口的话却因为两人的姿势和她微微颤抖的尾音,变得像是在撒

    “不要。”迹部断然拒绝,更是收紧了手臂。

    “景吾…”感觉到腰间的束缚,少女只能放弃挣扎,将体靠向后温暖的膛,低低地开口唤道。

    “啊恩?”迹部低头看向她,回应着她。

    “努力…就会有结果吗?”她的声音里有着迷茫和不确定,就连总是微微上扬的嘴角,此刻也紧紧地抿着,看不到眼神,却能感觉到她的挣扎。

    “会的。”他侧头,一下一下亲吻着她,坚定地告诉她这个唯一的答案。

    “真的…会吗?”

    “真的。”

    迹部低沉华丽的犹如大提琴般的声音显得坚定而充满信心,虽然还是对未知的未来有着淡淡的惶惑,可是这一刻,她觉得心平静了不少。

    迹部端开她手中的蛋糕,将她整个人转过来,然后搂住她,灰眸锁定了她的视线:

    “相信我,啊恩?”

    “嗯。”看进他的眼底,感觉到他的忧心,少女嘴角微微上扬,轻轻点了点头。不管以后怎样,只要,他一直在她边就好。

    迹部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捏了捏她的俏鼻,然后开口:

    “出去跟大家一起吃。”

    话刚说完,门口传来一阵咳嗽声。迹部抬头,就看到忍足正斜倚在门边,脸上挂着揶揄的笑容。忍足也乖觉,在看到迹部皱眉的时候很识相地开口:

    “咳咳…我是看你们这么就没出来,担心你们…所以进来看看。”

    说的话,正经无比,可是,中间那个可疑的停顿是怎么回事啊!黎夜听到这句话,再看到他脸上越放越大的笑容,恨得咬牙切齿。

    突然间为自己不是冰帝的学生感到非常遗憾,于是,她拧住了迹部的左手臂,示意他开口打发人。

    此刻少女的手劲可不是一般的大,迹部忍着痛,朝忍足瞪了一眼,然后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先出去。”

    虽然因为角度关系,忍足看不到黎夜的小动作,但是也能够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推了推眼镜,忍足咧开嘴抛下一句:

    “那你们快点,厨房不安全。”然后在两人反应过来前,抽回了客厅。

    直到忍足安全撤离,黎夜这才反应过来,当下脸蛋爆红,也顾不得迹部疼不疼了,一把推开他,绕过客厅跑回二自己的房间。

    迹部无奈地看着突然间害羞起来的黎夜的背影,端起桌上的蛋糕,也跟了上去。途经客厅的时候还狠狠地剜了忍足一眼,眼中的警告明显得连一旁的岳人都看出来了。

    等到迹部上了,下的岳人立刻缓过劲来撞了撞忍足的手肘,挤眉弄眼地问道:

    “呐呐,侑士你怎么得罪迹部了?”

    忍足推了推眼镜,嘴角扯出一抹妖孽的弧度,靠近岳人笑得诈:

    “岳人你真想知道?”

    “咳咳…不用了,啊,小夜做的蛋糕好好吃啊!”岳人看到忍足的笑就立刻败下阵来,干笑着转移话题。

    “对啊对啊,小夜的蛋糕味道好棒!”一心只专注于食物的慈郎立马附和道,随后才反应过来,开口询问,“咦,迹部和小夜怎么都不见了?”

    一时间,众人纷纷抚额哀叹慈郎的迟钝,还是忍足开口忽悠到:

    “他们有很重要的事要谈,你先把你的蛋糕吃完。”

    “嗯,好。”单纯的慈郎就这样被直接忽悠过去。嘛,果然食物的力量才是最大的吗?

    迹部走到黎夜的房间门前,轻轻转了转门把手,房门就轻易被打了开来,而房间里的少女,正坐在钢琴前发着呆。

    迹部走到她边坐下,将蛋糕放到琴盖上,然后伸手搂住她:

    “啊恩,怎么又发呆?快吃点东西。”

    少女眨了眨眼,然后拿起叉子开始静静地吃蛋糕。期间迹部一直陪着她,看着她将一小块蛋糕全部解决,然后才突然间开口:

    “夜,我们去约会。”

    “约会?”黎夜惊讶地瞪大了眼,对于从迹部口中说出来的这两个字,显得有些不敢相信。

    “约会。”迹部点头,眉眼带着笑,让人看不出他说的是认真的,还是只是开玩笑。

    拿不准他的态度,少女只能将信将疑地点头应。迹部好笑地看着她的惊疑表,同时也在心中反省,他们之间真是太缺乏恋人形式的互动了,相处起来像夫妻,除了没有同房。

    所以,一定要增加这种类似的活动!迹部暗自握拳,在心中下了这样的决定。

    --------------------------时间分割线-----------------------------

    事实上,迹部并不是跟她开玩笑。只不过,大少爷他定义中的约会,当然跟中产阶级的约会定义完全不同。

    一大早,还在被窝里的少女就被迹部连人带被抱了起来,一路经过客厅,走进花园,然后将她塞进了加长轿车。

    迷迷糊糊的黎夜一睁开眼,就看到迹部放大的笑脸和头顶的黑色车厢。看了眼自己上的丝质睡衣,少女一巴掌拍上迹部的脑袋,恼怒地低吼:

    “一大早发什么疯呢!我还穿着睡衣耶!”

    不过,迹部的心看起来非常好,即使刚被自家女友拍了一巴掌,脸上的笑容也没断过。伸手拿出一全新的Karl Lagerfeld的小洋装,递到她手上:

    “呐,我有帮你拿换洗衣物。”

    “那,你转过去,不准偷看。”黎夜抢过迹部手中的洋装,红着脸命令道。

    眨眨眼,迹部听话地转,嘴角却抑制不住地上扬,再上扬。

    直到黎夜换完了衣服,完完全全打理好了自己,这才许迹部转过。看着一合宜的浅紫洋装,眉眼精致的少女,迹部眼中难掩欣赏。但是只要一想到等一下会见到的忍足等人,他突然间有些后悔帮她选了这件衣服。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