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习赛,冰帝VS青学

    根据各人的抽签结果,菊丸对上了桦地,乾对上了吉。

    吉从一开场就进入了演武状态,经过这段时间的特训,吉的发球速度变得更加快速,球落地的角度也越见刁钻。

    吉的比赛过了一会儿,桦地的比赛也开始了。黎夜颇感兴趣地看向对面场地,评估着桦地的球速和力量。

    忍足看到桦地的发球忍不住开口:

    “桦地还是老样子,一上场就打这么有力的球。”

    岳人接口:“菊丸的舞蹈式网球,如果接不到球的话也是枉然。”

    “但是如果接球的话,说不定手会骨折。”宍户接过话头,客观地评论。

    迹部喝着手中的果汁不置一词,黎夜则是兴冲冲地看着桦地,心中想着他的力量能不能再加强。

    果然,到了菊丸的发球局,他为了接到桦地的球,虽然使用了双手,球拍却还是徒劳地被网球震飞。但随后,菊丸却握住了球拍手柄的上方,然后上网截击。

    不可思议的,菊丸居然回球成功。然后,菊丸的舞蹈式网球终于有了表现机会,他上蹿下跳,打得异常灵活,就好像,桦地的力道被生生削去了一般。

    “唔~看来青学这段时间的集训效果出人意料的好啊!”黎夜玩味地开口,心中琢磨着,要怎么再次加强少年们的训练。

    她就不信了,她们冰帝的少年会比不过这些青学的网球手。冰帝付出的努力比起青学的,绝对是只多不少,所以,没理由的!

    如果少女知道《网球王子》,那么她一定会知道这是XF对自家亲儿子开的金手指。只是,她不知道。而现在,她是这部戏的女主角,虽然她不自知,但是冰帝绝对不能输,这是她的决心。

    “那个家伙就算在比赛中也不忘摆姿势。”宍户相当不爽的开口。

    岳人就更直接了:“嘁,真是令人讨厌。”

    忍足接口安抚道:“接下来是桦地的发球局,马上就要开始回击了。”话刚说完,几人突然间震惊地看着场中菊丸的姿势:

    “那是什么动作?”

    只见菊丸整个人站在底线之外,大幅度地弓着体,双腿之间的距离也极大,而手中的球拍,不出意外的握住了手柄的上方。

    “那个家伙以全之力回击桦地的发球。”宍户有些震惊地说道。

    “准备拿下桦地的这场发球局。”忍足分析道。

    迹部放下手中空了的杯子,双手环,眼中有着淡淡的赞赏,更多的,却是击败他们的决心。

    迹部突然间开口:“跳跃,桦地。”说完,一个响指。

    不出所料,桦地开始进行反击,使用的正是菊丸的舞蹈式网球。

    桦地这边势均力敌,两人用着相同的技术,就仿佛是菊丸跟自己在打球一般,互有胜负。而吉那边就一边倒得多,乾的数据网球果然不是盖的,确实有那么几下子,所以吉倒是被压制住了。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特训,吉的能力毕竟不止这些,对于这点,黎夜还是相信的。

    “哼,菊丸那家伙,乱了手脚了。”岳人有些幸灾乐祸。

    “不管是谁被别人模仿都会乱的。”忍足接口。

    “自己得意的球技,竟然这么简单的就被别人模仿,精神损伤也是相当严重的。这也就影响了比赛。”迹部淡笑着开口,视线没有一刻离开球场。

    黎夜对比了下两边场地的比赛,然后继续看向桦地。心中还是有着淡淡的担忧,毕竟这不是桦地擅长的网球风格,他也没有经过过这种特训,现在能够这样跳,但难保不会拉伤。想了想,为防万一,黎夜还是不动声色地离开了座位,吩咐女佣准备好喷雾、药膏、按摩师等等以备不时之需。

    回到座位,发现众人还是片刻不离地看着比赛,于是也跟着将视线转向球场,不想迹部却突然间开口询问:

    “有什么事吗?”

    “啊?没什么,只是吩咐女佣准备了些东西。”黎夜笑了笑,一笔带过。

    迹部也不再过问,重新将注意力转移到球场之上。只是形式突然大逆转,桦地的腿抽筋了。而菊丸则利用这个契机,最终赢了这场比赛,比分6-1。

    在青学那边兴奋的不行的时候,黎夜突然间有些庆幸自己的准备工作够充分。第一时间安排女佣将桦地扶出球场,然后指挥他们帮桦地检查伤势、按摩肌

    迹部看着黎夜井井有条的指挥,心中感动之余,却也有淡淡的酸意。黎夜一直都很照顾桦地,对他很好,这个迹部一直都知道,因为他自己也是这样对桦地的。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女朋友,看到她围着华帝转,心里还是有那么点不痛快的。

    不过,桦地受伤了,所以,他决定这次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黎夜在监督着桦地的治疗时,心里难免对青学有一丝不满。就算这是战略,可是,在桦地受伤以后,他们非但没有一句关心,反而只关注着自己的胜利,在一边欢呼雀跃。

    凭什么,手冢受伤的时候,景吾就要受到别人的指责;而他们伤了桦地却是一脸理所当然的表?难道桦地就活该受伤吗?

    (原谅女主,论亲疏远近,桦地跟她相处的时间很久,她也一直把桦地当成是自己的弟弟一般疼。立场不同,难免会有怨怼,青学的粉丝表拍我~~~~还有,我本人确实觉得XF太HD了,手冢受伤就渲染得这么惨烈,桦地受伤却是一笔带过…)

    吉的比赛也很快就结束了,6-6平。但是乾也真是会打击人,让吉看到了他上的负重。回到场外后,吉表严肃地要求再加上一个负重。

    黎夜也没有拒绝,只是帮助他选择了最适合他的重量,然后想办法让他得到最大限度上的提升。

    很快,第二轮的比赛就要开始了,对战的是忍足、不二;还有一组则是宍户对大石。

    比赛开始前,岳人特地跑到侑士边让他回忆关东大赛的那场比赛。忍足自信满满地开口回应。黎夜看了忍足一眼,手指点了点下巴,却并没有说什么。

    比赛开始,两人势均力敌。忍足果然不愧是天才,才一局,就看出了不二的习惯,并在第二局的时候开始反击。可是…黎夜却总觉得那个不二,不简单得很。

    很快,比赛就到了5-4,忍足领先。黎夜看着那两个人,总觉得有些怪异。

    “那个青学的不二,有这么弱吗?”黎夜忍不住转头看向迹部。

    “当然没有。”迹部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嘴角的笑痕淡淡的,但始终没有隐去。

    “侑士,该不会在最后关头吃亏?”黎夜还是有了这样的联想,“嘛~幸好没有抢七局。”

    场中的不二突然间使用巨熊回击得了分,迹部嘴角勾起,轻声道:

    “哼,终于开始了,巨熊回击之战。”

    而另一边的宍户的比赛,暂时是毫无疑问的宍户领先两局。而现在又正好是宍户的发球局。

    黎夜勾勾唇角,宍户的速度可是越来越快了呢!虽然还没有完全掌握那种步法,但是,要对付大石,难度也不会很大。

    忍足和不二的巨熊回击对战仍在进行,宍户这边却已经是4-0的比分了。虽然这次的练习赛就是为了激发青学的斗志,但是,黎夜还是不希望看到自己的朋友输球。

    大石没有因为比分落后放弃比赛,而是继续追着每一颗球,在宍户因为震惊而停止了动作的时候,成功得分。

    “青学的大石看来也很执着呢。”黎夜点着下巴,玩味地开口,不知道这样的大石会给宍户怎样的感想呢!

    听到黎夜的自言自语,迹部皱了皱眉,眼神锐利地看向正和宍户对打的大石,心中暗自评估,脸上的表却丝毫不显。

    说实话,大石在青学的队伍中并不是特别出彩,但是,从现在的比赛可以看出,大石的意志力倒是出人意料地坚强。居然将比分追到了4-4.

    “大石已经气喘吁吁,宍户却还有余地,他为什么不反攻了?”宫崎不解地开口。

    “大概,是被大石的坚持不懈给震惊了。真是的,明明他自己才是最努力的那个,干吗要这样放水。”黎夜不满地嘟囔,冰帝的少年们就是太善良了!

    黎夜刚说完这句话,场上的宍户就决定停止这场比赛。看着他脸上的笑容,黎夜知道他是认同了大石了。不过,她还是不满地撇了撇嘴:

    “什么嘛!这家伙也太善良了,一点也不肯占人便宜。”

    迹部好笑地看着黎夜不满的眼神,心里有些明白她的初衷。一伸手将她拉到自己怀里搂着,轻声安抚道:

    “别生气,下一次,我们不会再对青学留了。”

    伸手环住迹部的脖子,黎夜埋到他怀里蹭了蹭,这才松口道:

    “以后不许对手冢内疚,不许再帮助青学!其他学校也一样,统统都不许。”少女霸道的要求,却让迹部脸上的表越加柔和。

    “好,以后我都只负责冰帝,只负责你。”低沉柔和的嗓音缓缓地吐出承诺,一字一句都坚定不已。

    这样的话却让黎夜红了脸,连比赛都不再关注。

    宫崎有些尴尬地看着眼前的温戏码,匆匆找了个理由,土遁到桃城那边,不敢再看。

    忍足的比赛也在不久之后以5-7的比分输给了不二。只能说,这两个人都很厉害,只不过…回到自己座位上的黎夜似笑非笑地看着忍足,直把他看得心里发毛,然后才慢条斯理地开口:

    “侑士太相信自己的技术,忽略了细节呢!而且,在最后关头…你的冷静呢?”

    忍足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在为黎夜的洞察力感叹的同时,也在心里暗自反省。

    虽然抢了迹部的台词,但是,迹部却没有计较,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忍足,然后手指点了点泪痣,拍板决定道:

    “忍足回去训练加倍。”

    输了比赛的忍足只能自讨没趣,耷拉下脑袋恹恹地看向比赛场地,心中内牛满面的想到:他就不该认识这对侣!真是失策啊失策~~

    接下来是岳人和桃城的比赛,还有凤和河村的比赛。说实话,这两场比赛,河村是力量型的,桃城也差不多,而黎夜,一向对这样的比赛没什么兴趣。虽然很关心岳人和长太郎的成长,但是,她还是决定利用这个时间去准备点点心,让他们比完赛后补充体力。

    也于是她没有看到这两场比赛,只是知道了最后的结果。凤的比赛以河村弃权结束,岳人则是输给了桃城的超级扣杀。

    虽然因为被利用而感到非常不爽,不过岳人还是很大度地原谅了桃城。回到场外刚好看到黎夜烤了小点心,岳人便迅速忘了刚刚的不愉快,享用起了美食。

    当然,最后的两场比赛也即将开始。毫无疑问的,黎夜关注的当然是景吾对越前的比赛,不过,她也不会彻底忽略那个可的慈郎的比赛就是了。

    慈郎和海堂的比赛开始的比较早,还没睡醒的慈郎被凤强行叫起,睡眼惺忪地走进球场。一进场就告诉海堂对前辈要礼貌,让黎夜忍俊不

    看着已经等在场上的越前,迹部这才站起,接过管家递过来的球拍,由女佣拿走他披着的外,随后施施然走进球场。

    一边不住拍着照片,那个被黎夜彻底忽略的女记者惊讶地说道:

    “就好像帝王一样啊!”

    黎夜看了她一眼,淡淡地澄清:

    “不是好像,他就是帝王!”

    声音不重,但却让听到这句话的人都静默了下,冰帝的少年们无限赞同地点头,就连迹部,都转看向少女,为她语气中的坚定感到窝心不已。

    走到球场对面,迹部开口对着越前说道:

    “越前,先确定一件事。”

    “什么?”

    “你是否可以继承手冢的意志,就由我确认。”迹部的声音里有着狂傲,也有着不容错辨的认真。少女有些吃味地看着少年,心中评估着手冢对他的重要

    “那真是谢谢了。”越前的话打断了黎夜的思绪,于是暂时抛开,专心看起比赛。

    不过,少年果然是很自信呢!直接让出了发球权,还非常嚣张地说道:

    “没有关系,我就是规则。”

    黎夜忍不住捂着嘴偷笑,对吖,规则不就是强者制定的吗?充当裁判的大石没有办法,只能重新开始比赛。

    越前一上来就用了外旋发球,大概是想给迹部一个下马威?不过,迹部可不是那么弱的人,看他脸上的表就能知道。

    果然,第二个外旋发球被轻易回击。不过迹部还是没有进攻,只是轻易就让越前得分。当然,在网球门外汉的眼中,越前轻易就得分确实很厉害。黎夜意味不明的视线扫向青学那两个一年级的小女孩,嘴角微微勾起。

    迹部一个炉火纯青的Jack Knife顺利让青学的人惊住了。

    “就沉醉在本大爷华丽的美技中。”迹部张扬地笑着开口。

    这边两人分毫不让猛烈进攻,对面的场地上,慈郎也被海堂的回旋蛇镖刺激得清醒了过来。然后兴奋地跑到忍足面前手舞足蹈地比划着,说着那球有多厉害。

    比赛再次开始,不过慈郎那家伙,对于不熟悉的人来说,他确实可以把对方气得牙痒痒。明明是无心的话,就是会让人产生他在挑衅的错觉。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然系?黎夜一手抚着下巴,很有兴趣地想到。

    这边越前使出抽击球B,却被迹部轻易回击,并且那球就压着底线,分毫不差。

    “你就只有这样吗,越前?”迹部得了分还不忘打击这个一年级的小孩,脸上的笑容嚣张得让青学众人感觉非常刺眼。

    交换场地后,迹部也不藏拙,很快就使出了‘破灭的轮舞曲’,顺利得分。越前不是手冢,即便是有了防备,还是被打掉了球拍。

    “本大爷的技巧可比阳光还要耀眼。”迹部站在阳光下,骄傲地说道,脸上的笑容耀眼的让人舍不得移开视线。

    “怎么了,越前?不会就这样结束?”迹部继续他的挑衅事业,并且乐在其中。黎夜头疼地抚额,这个大少爷,就这么喜欢反派角色啊。明明是激励的话,说得像是在砸场一般。嘛,不过,如果不这样的话,他就不是迹部景吾了呢!

    另一边的慈郎也似乎看穿了蝮蛇球,一直用短球回击,比分顺利拉到3-1.然后慈郎开始耍着海堂玩,在比分变为4-1的时候,青学的桃城冲到海堂的场地上,对着他吼了起来。

    再次回到球场,海堂的状态就改变了,后来居然直接将慈郎给打晕了。黎夜咬牙,然后沉着脸让少年们带慈郎去检查有没有伤到哪里,顺便帮他敷一下药。

    视线转回迹部的比赛上,两人依旧是分毫不让。

    “很顽强嘛,越前。”迹部打着球还有余力这样连气都不喘地说着挑衅的话,确实让青学的人很火大。但是,那又怎样?少年他从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他只做他想做的事,只要他觉得开心,那就够了。

    不过,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黎夜的思绪,她不悦地看向说话的少女,然后缓缓向她那边走去。

    “什么嘛,稍微酷了点,也不要这样摆逞威风嘛!”小坂田朋香不管不顾地大声说话。

    “等一下,朋香,对方会听到了哦!”龙崎樱乃有些小担心地劝道。

    “我就是要让他听到才说的,”然后转头冲着景吾的方向喊道,“你这家伙会被龙马少爷的抽击球A解决…”

    话没说完,黎夜已经站到了她们面前,压低声音冷冷地说道:

    “不知道你这样会妨碍比赛吗?再说多一句废话,别怪我把你丢出去。”

    冰冷的眼神,冰冷的语调,在在都让小坂田朋香这个欺善怕恶的肤浅少女感觉到害怕,她后退一步,有些结巴地反驳,声音却在少女冷冽的眼光下越来越小:

    “你…你凭什么…这么…威胁我…那…那个…”

    “你可以试试。”少女冷漠的声音穿透小坂田朋香的耳膜,从来不知道害怕为何物的朋香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腿肚子在打抖,终于静了下来,不敢再说一句话。

    迹部的二段扣杀,并不是谁都能够回击的,比分很快就变成了4-1.

    “越前,我话说在前头,如果在这里输给我的话,是无法打败王者立海大的。”迹部自信地开口说道。

    越前龙马转走到后场捡起球拍,然后开口,居然也是挑衅:

    “差不多可以拿出真本事了?只有这样的话,我是无法燃烧起来的。”

    迹部怔了一下,随即笑了出来:

    “彼此彼此。”

    在那之后,迹部不停打出破灭的圆舞曲,而且似乎有意要让越前接到,只不过,比分还是他的。

    “真是可惜了。”迹部睥睨着越前,吐出毫无诚意的可惜之词。

    “干得不错嘛,越前。但是,不要因为只反击了一次,就开始嚣张了。呐,桦地?”

    “Wushi.”

    在越前回击了一次破灭的圆舞曲后,迹部如是说道。

    看着场中不停击出破灭的圆舞曲的迹部,黎夜突然开口:

    “景吾是打算让越前的手臂达到极限。”

    “达到极限?那越前的手臂不是就要废了?”岳人惊讶地开口。

    “会不会废,那要看他的体素质了!不过,景吾真是乱来。”黎夜浑不在意地说道,随后又不满地埋怨起迹部。

    “迹部乱来?”岳人疑惑地眨眼。

    “他这样不停打,手臂也会有影响的!”黎夜低声说道,“就为了一个手冢,有必要吗?”少女没发现,她语气中浓浓的酸意。

    “黎夜,你在吃手冢的醋?”忍足突然间有些好笑地开口。

    黎夜耳根一红,随即撇头,傲地说道:

    “本小姐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不华丽的绪?”

    “连从来不说的迹部的口头禅都飙出来了,还敢说自己没在吃醋?”忍足在心里默默地吐槽,嘴上却不再多说,专心看向场上的比赛。

    越前将比分追到了5-5,迹部嘴角的弧度却始终上扬,那是一种很奇特的笑容,像是在蔑视着什么,却又像是在期待着什么。

    比分终于到了6-5,迹部突然间睁开眼,走向裁判:

    “裁判。”

    “什么事?”

    “规定是没有抢七的比赛?”

    “是。”

    迹部走回场地:

    “也就是说,越前,下一局比分也最多是6分的平局,你已经没有获胜的希望了。”

    “所以说…”

    “即使勉强比赛也没有任何意义。”

    “‘勉强’是什么意思?”大石插口问道。

    “你说的话我不明白。”越前一脸迷茫。

    “我的意思是,你的左手已经到极限了。”迹部俯视着他。

    “是吗?”

    “看来你也认同,就到此为止。裁判,比赛结束。”迹部接口道。

    大石还在犹豫,迹部已经转口说道:

    “桦地,毛巾。”

    “Wushi.”

    桦地蹲拿毛巾,迹部向外走去,在迹部推开门的那一刻,越前龙马却突然间开口:

    “是逃跑吗?”

    迹部停下转:“啊恩?”

    “如果认同败北的话也可以。”越前龙马挑衅地说道。

    “什么?放弃,你的手臂会报销的。”迹部好心开口,却被反驳:

    “是说你自己?”

    “啧,真是不知好歹的小鬼。”黎夜撇嘴,她不喜欢这个狂妄的小子。当然,是指网球上的。

    “既然你这么说我就奉陪到底。”迹部嗤笑一声,转头应承。

    “桦地,准备好毛巾。管家,帮景吾再调一杯果汁。”黎夜轻声开口,有些担心迹部的右手。那家伙,有必要这么认真对待手冢的请求吗?

    泄气地回到自己的座位,黎夜闷闷地看着场上的比赛。越前追回了最后一局,手臂的潜力也被激发了出来。

    迹部发现了自己的右手有些麻痹,说完几句话便回到了场外。而青学那边,只顾着自己的开心。

    虽然气闷,但却不能对迹部不管不顾。沉默地拉过他的右手,在感觉到手中肌的僵硬后,沉着脸开始帮他按摩。

    直到感觉到手中的肌不再僵硬,黎夜才放下他的手,然后转回到座位上,也不理众人是什么反应,自顾自地生着闷气。

    对于黎夜的反应,迹部有些愕然,来不及感叹越前的潜力,迹部走到了黎夜边,轻声询问:

    “怎么了,冷着一张脸?”

    黎夜瞪了他一眼,不打算回答,转开自己的脸,望天望地就是绝不将视线对上迹部。被无辜冷落的迹部只是怔了一下,随即就反应了过来,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迹部苦笑了一下。这次,少女真是很生气呢!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