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堂静的生日会(修)

    后来道明寺司有没有发疯,她不知道,也没有兴趣再去了解。此刻,她正可怜兮兮地窝在迹部怀里,忏悔着自己下午一时冲动所犯的错误。

    “景吾~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黎夜再次拽了拽迹部的衣服,一脸懊悔地说道。

    “啊恩?那你干嘛还要多管闲事。”迹部不爽地搂紧了她,想到可能有人正觊觎着少女,心里就一阵烦躁。

    “那…不是他太可恨,让我很想揍他嘛…”黎夜委委屈屈地开口,可怜兮兮地看着迹部。

    看到她泫然泣的表,迹部哪里还发得出什么火啊!只能狠狠地抱着她,低头吻住她的红唇,辗转逗弄,不断加深。

    两人本就是在生徒会室迹部的专用沙发上,迹部只稍微换了一下角度,就直接将少女压进了沙发,蹂躏着少女嫩的红唇,双手也不闲着,抚上了少女的躯。

    柔滑的触感让迹部不释手,手指一勾一挑,灵活地解开少女的衬衫纽扣,迹部的吻逐渐下移,在少女白皙的肌肤上种下一颗颗草莓。

    但是,就在迹部打算更进一步解开她前的束缚时,敲门声非常不识相地响了起来。迹部铁青着脸,额上暴起一个个十字路口,咬牙切齿地开口:

    “什么事?”

    门外的人显然是被这明显不善的口气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才略显迟疑地开口:

    “那个…部长,榊监督叫你去见他…好像有什么事要说。”

    听到声音是乖巧的学弟凤长太郎,迹部也只能强压下怒火,淡淡开口:

    “知道了,你先过去。”

    “是。”

    黎夜的脸上还有浅浅的红晕,不过她已经迅速整理好了自己上的衣服,此刻正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不敢妄动。迹部看了下她的状况,迅速下了决定:

    “乖乖在这里等我回来。”

    黎夜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形象绝对不适合出去让人围观,所以非常顺从地点头,表示自己绝对会乖乖呆在这里不乱跑。

    看着她难得的乖巧模样,迹部脸上终于多云转晴,露出了淡淡的宠溺笑容,再次亲了亲她的唇角,这才转离开。

    ----------------------------------时间分割线---------------------------------------

    看着手中的邀请函,想到刚刚藤堂静那一脸过分络的笑容,黎夜感觉自己的胃隐隐抽痛。好,她根本就不想跟那个女人有任何瓜葛,所以她也完全没打算去。

    随手将邀请函丢到一边,黎夜打算不予理会。这个时候,她还没想起藤堂静会在生宴会上断发离家,不然,她一准会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去看藤堂静的笑话。

    虽然真的对藤堂静的生宴会完全没有兴趣,不过,所谓的责任大过天,在这件事上,黎夜又一次深切体会到了这一点。

    藤堂家送了邀请函到迹部家和伊藤家这是毋庸置疑的。藤堂商社比起迹部财团、伊藤家族虽然远远不够看,但毕竟都是上流社会的,所以,这点面子两家还是会给的。

    可是,两家长辈不是正在国外就是手头有着要紧事,谁也没打算露面,毕竟那还是太抬举藤堂商社了。

    所以,这个出席宴会的重责大任就这样名正言顺地落在了迹部和黎夜的肩上,推辞不得。

    因为跟藤堂静基本上没有什么交,所以两人挑的礼物也随意得多,黎夜只随意选了一珠宝让管家包装;迹部更直接,全权交给管家准备,他连过问一声都懒。反正两人的礼物最终会被一起送过去,大爷他可没有精力去理会不相干的女人。

    就这样,宴会当晚,黎夜穿了一件米色抹小礼服,裙摆处自然蓬起然后收缩,精巧的褶皱,让人感觉到俏皮的同时还有一点点的惑,颈上的珍珠项链闪着柔和的光芒,足上蹬着一对设计简单流畅但尽显优雅的米色高跟鞋,使黎夜整个人看上去甜美但优雅。

    迹部里面一件白衬衫,外面罩着藏青色的西装,领口处的针闪着耀眼的光芒。

    两人一出现,就成了全场的焦点。道明寺司被黎夜不同以往的形象惊了一下,耳际突然间泛起了淡淡的红晕,他眼神飘移,就是不敢看向黎夜,就连刚刚逗得正欢的牧野都被他忽视了个彻底。

    牧野杉菜不忿地瞪向那个耀眼的影,凭什么,凭什么她永远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就连,就连那个喜欢欺负她的道明寺都被她吸引了视线!太过分了!牧野的心中不满地想到。

    感觉到不善的目光,黎夜顺着感觉看过去,就看到穿得不伦不类的牧野杉菜正恶狠狠地瞪着她,眼中满是嫉妒与不屑。

    黎夜的眼角微微有些抽搐,那三个人的衣着,正前所未有的冲击着她的视线和她的审美,终于,黎夜也忍不住说出了迹部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真是…太不华丽了!”

    “啊恩?”听到黎夜的声音,迹部习惯转头,然后,也顺理成章的看到了那三个出格的影,迹部的眼角也有了隐隐的抽搐,无比赞同黎夜刚刚的话,确实,太不华丽了!

    直到所有客人都几乎到齐,藤堂静才姗姗来迟。

    “好大的架子!”耳力一流的黎夜明显听到了不远处一个女子不屑的声音。

    黎夜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弧度,挽着迹部的双手稍微紧了紧。

    “欢迎各位,今夜来参加我的生宴会,不知道各位玩得高不高兴?”藤堂静突然间开口说话。

    “静,恭喜!”……底下传来F4的祝贺声,藤堂静却没有理会,继续说了下去:

    “我也二十岁了,所以下了许多的决心,其中之一,就是我想在这儿宣布给各位知道。”

    “她该不会要抛弃家族?”黎夜突然间想到,这景,莫名的,有些熟悉。

    “我藤堂静,下个月还要回巴黎,而且没有…回国的打算。”此话一出,满座皆惊。

    藤堂静的父母震惊地上前询问:

    “静,你说什么?你才刚刚回来不是吗?”

    “父亲母亲,请原谅我的任,就当做我已经出嫁了!”藤堂静居然面不改色,冷冷地说出这么一番话。

    “你是我的继承人,那我们藤堂商社要怎么办?”藤堂社长不悦地质问,藤堂静却干脆转移话题,完全不顾企业的未来:

    “我想要成为帮助贫穷人的律师。”

    “什么?”藤堂社长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

    “因此华丽的衣装和长头发,对我而言已经不需要了。”说着,竟然就这样拿起一把刀,将长发割了下来,“我要舍弃藤堂这个姓氏。”

    一句话,将她的自私凉薄彻底暴露了出来。记者们纷纷回过神,冲上前去采访藤堂静,每个人都想拿到独家。

    “没想到撕开了温和面具的藤堂静居然这么不负责任,她自私得真彻底。”晃着手中的红酒,黎夜嘲讽地开口。

    “哼,这女人怕是知道自己没能力!理由倒是冠冕堂皇。”迹部不屑地哼道,好好的一场生宴会成了闹剧,真是太不华丽了!

    F4也呆住了,花泽类的表更是难看到了极点。

    看了这么一场闹剧,黎夜再也没有留下来的兴趣,她摇了摇迹部的手,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迹部无奈地捏了捏她翘的鼻尖,然后松口:

    “走,我们去吃点东西。”

    “嗯!”听到迹部的回答,黎夜笑逐颜开,亲亲地挽着迹部的手迅速离开了现场。

    道明寺看着黎夜灿烂的笑脸,又想到牧野杉菜的一副倔样,心里突然很不痛快。他想发泄,可是看到周围的媒体记者,想到黎夜教训他的话,终是按捺下心中的不快,静静地站在一边。

    F4看着台上的女人,突然间觉得她有点陌生。

    --------------------------------时间分割线-----------------------------------

    第二天的报纸,毫无意外的,藤堂静脱离家族断发出走的消息占满了各大头条,各种各样的标题层出不穷,有褒也有贬。

    但是有一个结果却是毫无意外,那就是藤堂商社的股票瞬间大跌,速度快得让藤堂家感觉到有些措手不及。

    黎夜不懂股票,看着那一张张的表格,看着那些折线图,她只觉得头晕脑胀。将报纸丢给一边的迹部,她迅速喝完杯子中的牛,然后提起包包,对着迹部挥挥手就向外走去,将迹部那句带着不满的 “真是太不华丽了!”的话抛诸脑后。

    毫无意外的,英德的校园也沸腾了,所有的大家小姐们在父母的耳提面命下,对藤堂静敬而远之。那个曾经被众星拱月的藤堂静,现在却只能孤零零的走在英德校园中,没有人跟她打招呼,没有人对她友善。

    曾经崇拜的眼神变成了现在的鄙夷和厌恶。藤堂静心中觉得不忿,她觉得这些人真是势利眼,她才刚脱离家族就避她如蛇蝎,她认为她自己没有错,她觉得她理直气壮。

    可是,让她吃惊难过的是,因为这件事,花泽类再也没出现在她面前,F4其他三人对她的态度也疏远了很多。她无法理解,她只是脱离了家族去追寻自己的梦想,为什么大家好像都不能理解她,为什么看着她的眼中满是不屑。

    全英德大概只有牧野杉菜还傻傻地崇拜着她,喜欢着她,甚至为了花泽类向她下跪,求她不要离开。

    黎夜远远地看着,看着牧野杉菜的下跪,看着藤堂静的决绝,然后,看着藤堂静朝着她的方向,一步步走来。

    “我原本只以为你是个虚伪的女人,没想到你还是个冷酷凉薄的女人,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呢。”在藤堂静离她只有几步距离时,黎夜冷笑着开口。

    “黎夜桑?我不懂你的意思…”听到这样的评价,藤堂静有着一瞬间的惊慌,随即缓过神,假装疑惑不解地说道。

    黎夜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那做作的表,淡淡开口:

    “不,你清楚得很。能够这么决绝地抛弃养育了你20年的父母家族,置藤堂商社于不顾…藤堂静,你可真是个‘孝女’呢~”

    说完准备离开,但是藤堂静突然开口了:

    “你,想要说什么?”语气中满是倔强与冷漠。

    “我能说什么,不过,藤堂商社还真是一块鲜嫩的肥,不是吗?”黎夜转头,浅笑开口,语气轻柔得仿佛是在说这朵花有多美丽,泛着琉璃色泽的紫眸中却是一片冷漠。

    被这样的眼神惊了一下,藤堂静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

    “黎夜桑,请你放过藤堂商社。”

    “为什么?你已经不是藤堂家的人了不是?藤堂商社的未来也与你无关。”黎夜语气轻柔,出口却字字犀利,说得藤堂静脸色苍白哑口无言。

    她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她以为,她只是想要去实现自己的抱负,藤堂商社对她来说是束缚,况且父亲现在体健康,他完全可以自己扛下来不是吗?

    可是,藤堂静她忘了,一个没有继承人的企业,是没有未来可言的,这样的企业只会有两个下场:被人瓜分完毕,或者自己倒闭破产。

    她大概一直都觉得自己所接受的家族的栽培是理所当然的,从来没有感恩之心,理所当然地接受荣耀,理所当然地抛弃责任。

    转离开的黎夜并没有回到教室,而是走向玫瑰小径,顺便拨通了远在巴黎的伊藤秀泽的电话。

    “二哥~有没有想我?”黎夜笑眯眯地开口。

    “有啊~~小夜你终于知道打电话给你可怜的哥哥我了吗?你是来安慰我饱受摧残的心灵的对不对?”

    听着这话,黎夜满头黑线,她甚至可以想象得出此时的伊藤秀泽正双手捂着口,一副受气的小媳妇的模样。想到这里,黎夜打了个抖,被自己的想象力给寒了一把,于是赶快转移话题:

    “二哥,你也收到消息了?藤堂静脱离家族准备返回巴黎。”

    “嗯,收到了。”一讲到这个,伊藤秀泽马上严肃了起来,双眉皱了起来,有些无奈也有些厌烦,“真不知道这女人在想什么。”

    “嘛~你管她想什么!”黎夜无所谓的挥了挥手,然后说道,“二哥,我讨厌她。”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这句话如果是别人说的,那么伊藤秀泽绝对不会当一回事,但是,说这句话的却是他的宝贝妹妹,而且,这是黎夜第一次这么明确的表示出自己的厌恶之,那么,伊藤秀泽就不会放任这个被讨厌的人逍遥自在。

    于是,好!藤堂静以为巴黎是她的天堂,但她很快就会知道,那里的真实!天真自私的小女孩啊,终于有机会见识到残酷的现实了呢!

    撒~Mina桑~就等着伊藤秀泽华丽丽地报复手段!谁让这女人不长眼惹了他们家的小公主的厌恶呢~

    精彩的子,现在才要开始呢!

    --------------------------------时间分割线-------------------------------

    终于到了藤堂静回去巴黎的子,前来送机的,除了F4、牧野杉菜和青池和也外,寥寥无几。也是,对于这样一个连家族都可以毫不犹豫就抛弃的绝女人,谁还愿意再跟她有什么交集呢?说不定有一天,她会轻易出卖朋友也说不定!

    黎夜自然不会吃饱了撑着去送那样一个虚伪的女人的机,她宁愿在球场里和冰帝正选多打几场球。

    直到周一回到学校,黎夜才听说花泽类追着藤堂静去了巴黎。

    嘛,剧帝真是无比强大呢!不过,希望花泽类不要在见到另一面的藤堂静后大受打击~黎夜恶劣地想着。

    没有时间也没有心多去在意这些有的没有的事,此刻的黎夜,已经将全副心神放到了即将到来的关东大赛上。

    她看过迹部给她的出场表,很快就发现,冰帝和青学在同一区,也就是说,如果青学顺利晋级,冰帝会在第二场比赛上对上青学。

    奇怪的是,对于这场比赛,黎夜的心里总是有着隐隐的不安。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却格外关注这一场比赛,心中对于即将到来的对决,又期待又忐忑。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