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堂静出场...

    “呐呐,小夜,你听说了吗?藤堂静学姐就要回来了!”宫崎拉着黎夜的手,说道。

    “藤堂商社的继承人吗?好像听过。你很期待她回来?”黎夜微蹙了下眉,对于只听过传闻这位藤堂家的大小姐没什么好恶。

    “唔…还好啦~~不过她跟F4的关系不一般嘛。”宫崎撇了撇嘴,说道,她其实并不是特别喜欢这个学姐。

    “所以这就是你兴奋的原因?”黎夜放下手中的书,抬眼看向一脸兴奋的某人,微微挑眉。

    “呃…呵呵,小夜你都不好奇哦?”宫崎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干笑道。

    “我为什么要好奇?他们关系匪浅,那跟我完全没关系不是?”黎夜漠然开口,对于与她无关的事,她没有那么多精力去理会。

    不过,她懒得理会,却不代表别人也完全不在意。很难说那些人是真心实意期待藤堂静的归来,但是浅井她们却乐于在牧野杉菜面前大肆赞扬藤堂静,或许,对于整个英德来说,真正期待藤堂静归来的,只有花泽类一个人。

    她不讨厌这个被传的像女神一样的藤堂静,但对她却也没有多余的好感。对伊藤黎夜来说,藤堂静不过是一个只知道名字的陌生人,仅此而已。

    “不过,听说那个牧野杉菜喜欢花泽类,这么一来,她不是该伤心死?”宫崎头枕着手臂,看着黎夜线条完美的侧脸,嘴里却不停歇地八卦着。

    “或许,不过她并不是灰姑娘不是?所以那样的童话结局也不可能降临在她的上。”黎夜淡淡地侧了下头,不在意的说道。

    “嘛,小夜~为什么你的话总是这么一针见血呢?”宫崎有些崇拜的说道。

    “唔~大概是因为我智商比较高!”黎夜手指点了点下巴,非常一本正经地自恋道,说完还点了点头以示肯定。

    宫崎一呆,还以为她会说出什么有哲理的话,谁知却变成了这丫头的自恋专场,鄙视了她一眼,宫崎揶揄道:

    “小夜,你是不是迹部君的口水吃多了啊?怎么感觉行事作风越来越靠近他的品味了,连自恋都传染了。”

    黎夜闻言脸一红,但随即就反应过来,淡定的反驳道:

    “这叫自信,你不知道吗,自信的女人才最美丽。”

    宫崎偷笑着反驳:

    “有滋润的女人更美丽,不是?”

    就在两人打打闹闹的时候,外面的F4已经因为藤堂静的归来而乐翻了天。就连道明寺司也顾不上正跟牧野说着话,跟随西门的脚步急急离开。

    兴奋中的几人没有发现牧野杉菜的尾随,所以道明寺司也完全不知道,牧野杉菜看到花泽类和藤堂静拥抱Kiss的场面受到了多大的打击。

    藤堂静一一和众人拥抱亲吻,随后F4就缠着她要她**国的经历等等,气氛非常融洽。

    有宫崎这个八卦少女在一边,黎夜就算想装作不知道那个大名鼎鼎的藤堂静回来了都不行。

    “小夜~你真的一点点都不好奇吗?”宫崎再次不死心地开口。

    “想要去一睹她的芳容你就直说,不必这么拐弯抹角。”黎夜叹口气,合上书,有些无奈地看向宫崎

    “这么说,小夜你答应了?”宫崎高兴地一蹦三尺高。

    黎夜无奈地拉住她,然后站起

    “既然想去看,那就走。”

    不过,大概是因为耽搁的时间有点久,她们并没有看到藤堂静等人,却是见到了不远处的牧野杉菜,一脸的伤心落寞。口中喃喃的说着什么。

    凭借着出色的听力和阅读唇语的能力,黎夜很轻松地就了解到了她说的话:

    “拜拜,花泽类。”

    黎夜突然间有些不解,这个少女的大脑回路是不是有些异常?据她所知,嘛,自然是宫崎提供的报,花泽类跟她,可没有什么类似于交往的暧昧行为?那么,她的那句再见,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难不成终于认清现实、知难而退了?黎夜有些恶意地想到。

    “嘛,人都不见了,小夜,我们回去。”宫崎显得有些沮丧。

    黎夜好笑地揉了揉宫崎的头发,安抚的开口:

    “嘛,反正她现在就在这个东京范围内,你很快就能见到她了不是?”

    “嗯,说的也是!”听了黎夜的话,宫崎也认识到她想要看戏的心有些过于迫切了,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这样想着,宫崎的心就瞬间恢复了过来。心一恢复,大脑就变得清明,大脑一变得清明,宫崎就想起了一件事。

    “小,现在地区预选赛已经开始了,你知道吗?”

    “地区预选赛?啊,好像听过,英德的女队,比赛好像在这周六?”黎夜稍稍回想,便记起了这件事

    “嗯,我记得前田部长好像将你安排在单打3.”宫崎回想到。

    “单打三?她是想要速战速决?双打有全胜的把握吗?”黎夜挑眉。

    “嗯,我们女队的双打实力还是强的。原田和西村是双打二,铃木和高桥是双打一。”

    黎夜闻言终于放下了心、相较于男子网球精英汇集的场面,女网显然要逊色得多。英德女网的弱势一直以来都是单打,自从她加入后,几名单打选手都进行着高强度的训练,而像宫崎这样运动神经非常不错的有天赋的女孩子,甚至已经能从她手中拿走一分。

    她有去看过冰帝女子网球部,算是劲敌,冰帝的学生在迹部的带领下都崇尚绝对的实力,所以女子网球部的要求也非常严格。

    所以,东京的学校,在黎夜眼里,需要注意的就只有冰帝。

    “唔,小,跟部长说一下,这两天尽量跟男子网球部的进行一场练习赛,星期五那天就减少训练量,早点回去休息。星期六都不可以迟到。”沉吟片刻,黎夜开口说道。

    “那小夜你呢?”宫崎好奇地看向黎夜。

    “我要回去找景吾特训啊!”黎夜笑得调皮。

    对于什么藤堂静的八卦,她可没兴趣,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找迹部多打几场球呢!

    “小夜你真狡猾!”宫崎愤愤不平地哼道,却是拿她无可奈何。

    -------------------------------冰帝分割线-----------------------------

    再次来到冰帝,黎夜已经能够迅速找到网球部了。没有告诉迹部和麻里,她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看到被围得水泄不通的网球部,黎夜有些头疼。这样,她要怎么进去啊!愤愤地又看了眼被淹没的网球部大门,黎夜迅速往后退,一纵,跃上最近的一棵树,然后寻找着可以进去的地方。

    “啊,看到了!”黎夜的视线锁定在正选更衣室旁边的那一块空地上,目测了下高度,随后满意的点头,这样的高度,即使她翻了过去,也不会显得太过突兀。

    又一个纵轻盈地跳下,黎夜脚步轻快地向着更衣室的方向走去。

    目的地很快便到了,黎夜再次目测了下高度和距离,决定就用旁边的那棵树作掩护。纵跃上树干,足尖轻点微微起跳,黎夜翻了一个跟斗,就安全降落在网球场内。她的动作很优美,体很轻盈,让人感觉像是在欣赏跳水表演般。

    不过,毕竟是从半空中突然跳下来的,这样的出场自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所以,在看到迹部用上了被她着学习的轻功,用着比平常更加迅速的步伐走向她时,黎夜除了站在原地认命等候外,没有多余的选择。

    迹部在看到她熟悉的影时心中迅速掠过一抹欣喜,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的恼意。

    (其实,大爷你就是不想别人看到黎夜的特别然后觊觎你的女朋友…絮摊手表示理解,小景恼羞成怒:司徒飘絮,给本大爷绕着冰帝网球场跑50圈!小絮蹲墙角种蘑菇…不带这样的…不就是吃醋吗,干嘛学冰山罚人家跑圈啊…小景:啊恩~100圈。小絮很没骨气的开始进行圆周运动…)

    “大门不是在那边,为什么要翻墙?真是…”

    “真是太不华丽了?可是,大家明明都很震惊的表啊!”黎夜无辜摊手。

    “你就不会打电话让我出去接你?”迹部继续瞪她。

    “人家想给你个惊喜嘛!”黎夜有些委屈地撇了撇嘴,小声道。

    迹部忍不住叹气,还真是没办法对这样的黎夜生气啊。一伸手,将她揽入怀中,语气恢复正常:

    “怎么突然间想到来找本大爷了?”

    “找你比赛~”黎夜抬头,双眼亮晶晶地看向迹部,眼中满是期待。

    “啊恩。”迹部挑眉,好笑地刮了下她翘的鼻子,算是答应。

    于是,黎夜动作利落的收拾好东西,拿出自己的球拍——银狐,摩拳擦掌地开始。一边的正选们碍于迹部的眼刀,不敢冒险上前满足自己的满腔好奇之心,乖乖地进行训练,只是注意力早已全部转移到正做着的黎夜上。

    “准备好了?”迹部拿着球拍,挑眉问着走向球场的黎夜。

    “嗯,可以开始了。”黎夜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同样挑眉,回应着迹部的问题,还顺手扬了扬手中的球拍。

    “呵呵…”迹部好笑地看着她略带挑衅的动作,也迅速走到球场的另一边。

    忍足很主动地爬上了裁判的位置,自从黎夜轻如燕地翻墙进来,然后又拿出球拍,忍足就对她充满了好奇,所以,有这么好的位置,他当然不会错过。不理会在一边跳脚的搭档,忍足一本正经地喊着比赛开始。

    迹部看着黎夜打算转拍的动作,挑了挑眉:

    “不用转了,本大爷让你先发球。”

    黎夜皱了皱鼻子,握紧手中的球拍,不满地嘟囔:

    “每次都这样~哼!”撇了撇嘴,就向后走去,准备发球。

    既然打定了主意,黎夜自然不会藏拙,不像以前只是想要和迹部对打,这一次,她想试试用自己的全力,能不能打败迹部。

    “哦?一开始就是这个发球?”迹部嘴角勾起邪魅的弧度,看得出她的认真,所以他也不会敷衍。

    迅速侧挥拍,黎夜的高速发球被迹部轻轻松松地打了回去。黎夜不甘示弱地再次将球打到迹部死角,两人展开了拉锯战。

    随着比分的上升,时间的推移,周围的冰帝学生都开始有了一些错觉。这般相似的风格,这般强大的实力,就仿佛是两个迹部在比赛一般。

    就连忍足都觉得惊异不已。如果不是因为男女天生的差异,如果不是因为黎夜也有着自己的绝招,大概,所有人都会以为面前比赛的,是两个迹部景吾。

    就在众人陷入这种迷惑的时候,黎夜突然间利用迹部回球的强力旋转回了一个奇怪的球,那球的轨道像是一个大旋转,而且几乎是一到迹部的场地就急速下坠,然后贴着地面向后滑行,完全没有反弹。

    “唔?”迹部看着那个球,突然间笑了出来,“从哪里学来的?”

    “自创的~”黎夜撇嘴,就算她是真的特别擅长模仿别人的招数,也不用总这样子想她!她也是会自己琢磨的好不好!

    “哦?”再次看了下那道长长的痕迹,看着黎夜坦然的表,迹部确定了她完全没有说谎,这丫头,肯定还不知道不二周助这个人的存在。

    “你那是什么表啊!”黎夜不满,干脆走出球场,跑到迹部的专用座位上,开始享用泷园管家及时提供的饮品。

    迹部抬眼看了下比分牌:6-5。她的球技又进步了不少,嘴角挂着浅淡的笑容,迹部也随即来到自己的座位上,端起果汁喝了几口,随后开口:

    “那么,有帮你的绝技想到什么名字吗?”

    黎夜瞥了迹部一眼,微微嘟了嘟嘴:

    “没有,今天是我第一次成功,还没来得及想呢。”

    迹部好笑地刮了刮她的鼻子,略一沉吟,便开口道:

    “既然还没想,那就让本大爷帮你来起。决定了,就叫:终结.华尔兹。”

    “终结.华尔兹?唔~真是华丽的名字啊!”黎夜重复了一遍,然后忍不住感慨道。

    迹部撩了撩额际的碎发,笑得张扬: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起的。”

    两人旁若无人的说着话,完全没有发现正选们抓耳挠腮的好奇样,或许迹部注意到了,但是他可没那么好心去满足他们的好奇心。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