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纸条效应

    一大早,英德的校园就显得十分躁动,英德的少爷小姐们脸上都隐隐带着兴奋,像是在期待着什么好玩的事

    这是黎夜来到自己的专属储物柜前时发现的一个很奇特的现象。

    她注意了一下大家视线集中的方向,转头便看到一排的储物柜,还都是没有锁的。黎夜默了一下,果然…她的这个是道明寺枫的杰作吗?黎夜纠结的看着自己的储物柜,不仅配有先进的密码锁,里面还有诸如镜子、香水、化妆品等东西。

    道明寺枫为她准备的肯定是最好的,这点毋庸质疑。只是,她却实在是不怎么想接受道明寺枫的好意。

    摇头叹了口气,在迅速放好自己的球拍和一干物品后,黎夜果断关门。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上突然被赋予的重量让黎夜的子一顿,如果不是宫崎及时喊了她的名字,黎夜不敢想象小她现在会怎么样。

    “小夜你怎么了?”感觉到黎夜的僵硬,宫崎放下环住她脖子的手,担忧的看着她。

    “没事,”黎夜摇了摇头,“不过小,以后不要从背后接近我,我怕自己会伤了你。”

    黎夜的表很严肃,态度很慎重,所以宫崎下意识地就点了头,随后才反应过来疑惑的看向黎夜。

    看着宫崎迷惑的表,黎夜笑了笑,正准备开口解释,却突然间发现周围一片寂静。

    疑惑的看向众人注视的焦点中心,黎夜总算有点了解这些人早上兴奋的原因了。那个她们班的平民女孩,储物柜上赫然贴着一张红纸条。

    黎夜撇了撇嘴,很快就看到那个昨天站在麻花辫后的短发女生逃避了麻花辫牧野的眼神并且迅速离开。

    “毕竟廉价的友,也不过如此!”不远处的声音清晰地传到黎夜的耳中,微撇头,就看到那四个摆着不同造型的大少爷,而说这句话的,正是道明寺司。

    于是,这个牧野杉菜就要开始被欺负了。黎夜很不负责任的想着,无趣的转迈步准备离开。

    “伊藤桑,请留步。”后传来一个对她来说非常陌生的男声。

    她其实很想置之不理,但是看到周围学生惊讶疑惑的神,还有那自觉挡住她去路的行为,让她非常不开心,但也只能再次转回

    冷着脸,淡淡开口:

    “我想,我们并不认识。”

    开口的人自然是西门总二郎。他从昨天开始对她好奇,自然也迅速发现了她那个专属储物柜,从刚刚开始,他就一直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她的言行举止,也所以,在她想要离开的那一刻,他才会抢在道明寺的前面将人叫住。

    “你就是伊藤黎夜?”道明寺司很快便反应过来,挑剔的看向黎夜,却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是个难得的大美人。只是,道明寺司从来都喜欢口是心非,所以他故意眼露不屑地哼哼道:

    “切,也不过如此嘛。”

    对于这种幼稚的挑衅,黎夜连挑眉都懒,直接无视卷毛男,她转向黑发的西门:

    “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道明寺司一看黎夜连眼神都懒得给他,立刻就炸毛了:

    “女人,别不识抬举,本少爷要请你吃饭,这是你的荣幸。”

    听到这句和迹部曾经说过的有几分相似的话,黎夜不悦地皱起了眉,这种趾高气昂的神态和施舍的语气让她的表更冷了几分:

    “谢谢,我不饿。”

    说完便懒得理会别人是怎么想的,直接拉了宫崎潇洒走人。

    道明寺司这下是真的被气到了,他长这么大,除了被迹部景吾鄙视过以外,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下过面子!他的脸一阵青一阵红的,狠狠地瞪着离开的纤细背影,气得说不出话来。

    西门和美作看了眼周围石化的学生,很明智的拉着道明寺迅速离开。只有花泽类,向来淡漠的眼中快速闪过一道光芒,随后才慢吞吞的跟着离开。

    直到主角们全部都离开了,其余的学生这才反应过来,纷纷炸开了锅,讨论声此起彼伏。一时间,居然把正主牧野杉菜给无视了个一干二净。

    且不论英德学生对黎夜的好奇,此刻跟着黎夜的宫崎正在绞尽脑汁的想着怎么让眼前的大小姐消气。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黎夜会这么生气,但她也隐约猜到应该是道明寺的哪一句话踩到了黎夜的区。

    穿过玫瑰小径,来到了小池塘边,宫崎终于硬拉住黎夜,让她在椅子上坐下。

    “小夜,你在生什么气?”

    被宫崎的一番动作下来,黎夜终于冷静了一点,但脸上还是没有半点笑容,淡淡地哼了声:

    “没什么。”

    “没什么?那就笑一个看看,还有啊,很快就要上课了。”知道她不想说,宫崎也不勉强,只是坐到黎夜边掰过她的脸要求道。

    看着少女脸上的担忧,黎夜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扯出一抹浅淡的笑容,安抚道:

    “我真的没事,不用担心。走,回去上课。”

    说是回去上课,但是两人的步伐却悠闲的像是出去散步一般不紧不慢。等到两人回到教室,刚好看到老师站在讲台上,而牧野杉菜则呆呆的站在一边,头发上还顶着一个鸡蛋。

    “抱歉,我来晚了。”黎夜淡淡地对着老师开口。

    “啊,没关系,伊藤同学请进,还有宫崎同学。”这个老师显然是没有什么背景的,唯唯诺诺的样子,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

    所以黎夜只是淡淡颔首便和宫崎一起回到了座位上。牧野杉菜似乎是再也受不了周围这样的气氛,夺门而出。

    黎夜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淡漠的紫眸看着那个消失在门后的倔强影,眼底有着淡淡的嘲讽。只一会,便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转头看向窗外漂浮的云朵,脑中勉强回忆了一下属于花样的剧,无奈她的记忆已经隔了那么多年,拼拼凑凑也看不出全貌,于是死心放弃。

    将脑袋枕在双臂上,脑中又浮现出早上道明寺司那副趾高气昂的神态,厌恶的皱皱眉,拒绝再次回想,她干脆的闭上眼睛,在脑中模拟着一场演奏。

    宫崎有些担心地拍了拍黎夜的肩膀,低声问道:

    “小夜,你没事?”

    黎夜睁开眼,对着宫崎笑了一笑,轻摇了摇头:

    “没事,就是不怎么想听课。”

    “那你好好休息,中午一起吃饭。”宫崎这才稍稍放心,点头说道。

    ------------------------------------------时间分割线-------------------------------------------

    宫崎有些担心地看着此刻脸上挂着冷笑的黎夜,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她有些想不通,F4怎么会找上黎夜,还是在英德的餐厅。

    黎夜优雅地擦拭了下自己的嘴角,即便她其实根本就没吃什么东西,但她确实完全吃不下了。推开面前的餐盘,黎夜并不起,只是后仰子靠在椅背上,淡淡地看向堵在她桌子前的几尊大佛。

    她不开口,但不代表道明寺司有这么好的耐心跟她大眼瞪小眼,所以黎夜只看了他们一分钟不到,道明寺就受不了的开口了:

    “你这女人是怎么回事啊,这么不识好歹。”

    “道明寺少爷这话真有趣,我似乎没有求着你们请我吃饭?”黎夜嘴角微勾,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你!”道明寺瞪起了眼,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他简单的思维里,女人能够得到他们四个人的关注进而得到邀请,那是她们的荣幸,没有人会拒绝。

    “如果没其他什么事,我们就先离开了。”说着拉开椅子站起,绕过道明寺向外走去…可惜,未能如愿。

    “伊藤小姐就给我们个面子,赏脸和我们共进晚餐如何?”西门挡在黎夜面前,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让人没办法说出重话。

    黎夜后退一步站定,有些头疼地看着眼前的人。看他们的架势,根本是不达目的不罢休,而她总不能对面带微笑的绅士口出恶?

    “既然西门君这么有诚意,那好。不过,还是换成午餐,明天中午如何?”黎夜脸上挂着完美的笑容,开口。

    虽然说是建议,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黎夜不喜欢处在被动的局面中,而既然躲不过,那她起码得掌握点主动权,不是吗?

    “那就明天中午,至于地点…”西门绅士地看向黎夜,浅笑着询问。

    “就学校餐厅,这里环境还不错,不是吗?”黎夜有些恶劣地看着瞬间变脸的道明寺司,觉得刚刚被破坏的心终于好了那么一点。

    西门的嘴角有些隐隐的抽搐,但还是撑着笑脸勉强应了下来,毕竟,现在是他们想接近这位大小姐,而不是她攀上他们。

    “那么,明天见,西门君。”黎夜嘴角的弧度拉大,挽起宫崎的左手,心非常好的离开了餐厅。

    留下的道明寺司气得不行,但是却也无可奈何。

    “小夜,全英德大概只有你敢这样给F4没脸了!”宫崎自出了餐厅以后就没有停止过嘴边的笑意,她揉了揉笑得僵硬的脸颊,开口道。

    “嘛,我不是故意的。”黎夜脸上的表很无辜,确实啊,他们如果不打扰她,她哪来的美国时间给他们没脸啊。

    宫崎看着黎夜的表,只觉得笑意不停向上涌,只能赶紧转移话题,不再纠结这件事。只可惜她们两个不纠结,不代表英德其他不知内的学生不纠结。

    下午,当黎夜穿着运动装背着网球袋来到女子网球部时,许多女生看着她的眼神都带着愤恨,甚至,她一做完运动,就有两个看起来就是高年级的学姐站到她面前,眼带不屑的看着她,态度高傲地说道:

    “哼,你就是西门君正在追求的人?长得也不怎么样嘛!”

    黎夜感觉非常莫名其妙,她抬头,表茫然的询问:

    “这位学姐是在说笑?西门君怎么会追求我?”

    “少装蒜,学校都传遍了!”旁边的一个女生接腔,并且愤愤地瞪着她。

    然后,刚刚说她长得不怎样的女生突然间开口:

    “跟我比一场,输了就滚出女子网球部。”她的语气很不好,态度很高傲,眼神中更是带着□的轻视,生生让一张长得还算秀气的脸变得让人厌恶不已。

    宫崎有些担心地扯了扯黎夜,小声道:

    “小夜,你不要紧,平野学姐的网球厉害的。”

    “不要担心。”黎夜拍了拍宫崎的肩膀,脸上挂着云淡风轻的笑容。不管怎么说,她的网球老师可是景吾呢,她怎么会许别人这样挑衅?

    “平野学姐吗?如果我赢了,怎么办?”她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心害怕,这样的表让平野玲火大不已。

    “如果你赢了,我就让出正选的位置!”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愕不已,但一想到平野玲的实力,又变得释然起来。纷纷开始为她加油,竟然半点不将黎夜放在眼里。对此,除了宫崎愤愤不平,黎夜却半点不在乎,结果,才是最重要的不是?

    一局终的比赛,黎夜并不打算浪费太多时间。在顺利得到发球局后,黎夜从容地走到发球点上,抛球,挥拍。高速的Ace球,直接得分。

    “15-0.”

    直到裁判报出比分,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周围顿时爆出一阵阵的讨论声和猜疑声,场面变得混乱。

    黎夜扫视了一眼动源,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再次发出Ace球。而对面的平野玲,瞪大了眼,却硬是没看到球影,等她回过神,黎夜已经得分。

    随着时间的推移,空气变得凝滞,平野玲的额头上布满了冷汗,周围的部员和场外听到黎夜报了网球部而过来的英德学生全都目瞪口呆,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连宫崎,都因为黎夜精湛的球技、完美的速度等等而震惊不已。

    确实,无论是速度、力量,还是控球力,为正选的平野玲都完全比不上黎夜。平野玲不是完全碰不到球,就是被黎夜的球吊得满场跑。

    “Game Won Byいとう(itou 伊藤),6-0.”

    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比赛,平野玲累得满头大汗,并且一分不得。这样的实力差距让网球部的反对声音全部消失。

    宫崎兴奋地扑到完全不露疲态的黎夜上,声音里满是崇拜:

    “小夜~你好厉害!天吖,原来你网球打这么好,我真是太崇拜你了!”

    黎夜好笑地拉下宫崎,她当然知道自己的实力。经常和景吾对打,虽然至今还没赢过,但是却曾在他手中拿到5分。这里的女队不管多强,要在迹部手中拿到分却并不容易不是吗?那么,她会赢,根本就没什么好意外的。

    不过,看到周围一干人惊讶中带着少许敬畏的表,还是让她心大好呢!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