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帝行

    此刻正站在校门口的黎夜可并不知道有人正在算计着与她相关的某些事,只是不知为何总觉得鼻子很痒。

    在一连打了N多个喷嚏之后,黎夜等来了迹部张扬的银色法拉利和他穿着冰帝校服的影。

    “阿嚏~”又打了一个喷嚏的黎夜被迹部小心地揽到怀里,关切地问道:

    “怎么了,体不舒服?”

    “不是,可能是有人在说我,没事。”黎夜揉了揉鼻子,压下心底的那一抹疑惑,不在意的说道。

    “啊恩?”迹部审视地看着她,在确定她没有说谎以后才带她上了车。

    “直接回家?”系好安全带,迹部开口问道。

    “不,我要去冰帝。”黎夜眨着眼,期待地看向迹部。

    看着她可的模样,迹部嘴角上扬,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顶,笑着开口:

    “那么,坐稳了。”

    话音刚落,车子已经快速向前冲去,只留下一道耀眼的银光,给经过校门的英德学生留下了无限遐想。

    迹部开车很快,但意外的非常平稳。黎夜一直都清楚的知道迹部有多完美,但在亲感受到他高超的驾驶技巧时,还是忍不住感叹——不愧是迹部景吾啊!

    冰帝和英德的距离并不是很远,开车也就十来分钟的车程。

    这个时候似乎正是冰帝的社团活动时间。来到迹部的网球部,她被那壮观的拉拉队惊了一下。

    “呐,景吾,她们都不用参加社团活动吗?”黎夜轻轻拽了拽迹部的手,问道。

    “她们的社团就是后援会…网球部的后援会。”大爷他其实还是相当享受冰帝学生对他的崇拜的。(于是…大爷你那个可疑的停顿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这样啊!”黎夜点头表示理解。

    随后便从容地任由迹部揽着走进网球部——这个冰帝女生心目中的圣地。

    后很适时的响起了阵阵疑惑的、质疑的声音,只不过,碍于迹部的举动,没敢直接挑明。

    迹部将黎夜介绍给了网球部的几个正选:

    “这是本大爷的女朋友,伊藤黎夜。”

    然后转头对黎夜说道:

    “夜,他们是网球部的正选:忍足侑士、向岳人、宍户亮、凤长太郎、泷荻之介和桦地。”

    转头又看了看,还是将准正选吉若介绍给了黎夜认识。然后,迹部很自然地发现了某个旷训的家伙,忍住额头暴跳的青筋,迹部开口:

    “桦地,去把慈郎那家伙拎过来!”

    “Wushi.”桦地对黎夜点了下头后便领命去寻找某只睡羊。

    黎夜微笑的向几人问好,只不过刻意忽略了忍足兴味十足的视线:

    “我是伊藤黎夜,很高兴认识你们。”

    冰帝的少爷们都是高傲的,这点毋庸置疑。但相对的,他们的思维也十足敏锐,这不,从早上开始就好奇到现在的忍足第一个开口道:

    “伊藤桑,你和伊藤家有什么关系吗?”

    黎夜忍住嘴角的抽搐,看向全上下都写满“八卦”二字的少年,说了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

    “真没想到,看起来风度翩翩的忍足君原来有着一颗十足八卦的心。”

    一句话,让忍足那颗“脆弱的玻璃心”再次被敲碎。而向岳人则是非常不厚道的在一边嘲笑受到打击的忍足少年。宍户亮奉送了忍足一记鄙视的眼神;吉若的冰山脸僵了僵,差点绷不住,但还是对黎夜另眼相看了一点;泷还是一如既往笑得人畜无害,但那眼神怎么看怎么像幸灾乐祸;只有平时最腼腆的凤长太郎微微有些不忍,围在忍足边安慰着“受伤”的忍足。

    大概是因为平时看多了迹部“欺负”忍足的场景,黎夜的这一句吐槽非但没让众正选怒目相向,相反,众人还忍不住在心中冒出一句感叹:啊,果然不愧是迹部/部长的女朋友啊!

    “景吾,你的部员们真可。”黎夜附在迹部耳边轻声道。

    迹部不轻不重地瞪了她一眼,却是默认了黎夜的评语。

    确实,平时包但在朋友面前经常耍宝的忍足;别扭骄傲的宍户;跳豆一般活泼的向;害羞有礼的凤;冷淡但好胜心强的吉;腹黑但出人意料的温柔的泷;可但嗜睡的慈郎;还有心单纯的桦地。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但是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却异常和谐,没有丝毫隔阂。

    所以,不得不说,黎夜看人的眼光还是很毒的,就像她在不到一天的时间中就完全掌握了宫崎格一般。不过,她对迹部口中的慈郎,还是好奇的,毕竟,能让迹部变脸,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呢!

    说曹,曹到。但黎夜才刚想到,就已经见到桦地拎着一个不停挣扎的物体向这边走来。

    黎夜突然开口:

    “景吾,桦地现在多高?怎么才两年不见,感觉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听完一整句话,正选们都觉得嘴角抽搐不已,纷纷在心里吐槽:你这个时候该注意的不应该是那个在桦地手中挣扎不已的芥川慈郎吗??

    不待迹部回答,桦地已经到了迹部面前。迹部好整以暇地看着不停挣扎叫唤的某羊,慢条斯理的说到:

    “夜,这是芥川慈郎。桦地现在有190公分了。”

    “Wushi.”

    黎夜很配合地发出一声感叹,道:

    “桦地,你长得真快!”

    “迹部迹部,你快让桦地放我下来~~”某只羊仍旧不放弃的挣扎着叫道。

    “桦地,放手。”迹部似笑非笑地看了慈郎一眼,这才说道。

    “Wushi.”桦地听话的放手。

    然后…“嘭”的一声巨响,某只羊非常狼狈地摔在地上。那声音,光听着就觉得疼。

    谁知,芥川慈郎却似乎完全不受影响,立马蹦了起来,冲着迹部兴奋地说道:

    “迹部迹部,你是要和我打球吗?是是~~”

    迹部深感丢脸地捂脸,命令道:

    “芥川慈郎逃训,训练翻倍,桦地监督。”

    “啊啊啊~不要啊~~~迹部…”某只羊不知学乖,仍旧不知死活的嚎道。

    “3倍。”

    某羊这才耷拉下脑袋,乖乖跟着桦地走去进行各项训练。

    黎夜颇感兴趣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在迹部转头看她时笑道:

    “景吾,他也是正选吗?”

    “啊…他是正选没错。”迹部皱了皱眉,在心中暗叫真是不华丽。

    “呵呵…”黎夜看着迹部难得的无奈脸庞,捂着嘴笑了起来。随后,在见到迹部额头不停蹦出的十字路口时,非常识相地准备闪人:

    “嘛,我就不打扰你们训练了,景吾,我去逛一下校园,等会再来找你。”

    迹部像是知道她想去干什么,皱着眉瞪了她一眼,道:

    “哼,受伤了本大爷可不负责善后。”

    黎夜不以为意,和这位别扭的大爷相处了这么久,又怎么会听不出他实际上想要表达的意思呢?于是笑眯眯的点头,挥手:

    “嗨~嗨!我不会让自己受伤的。”

    “真是太不华丽了。”看着黎夜翩然而去的背影,迹部低声咕囔道。但随即,他又变回那个华丽、自信、张扬的冰帝之王,让人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破绽。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