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吾生气了

    成田机场,东京。

    “景吾~”随着一声叫唤,一个带着淡淡馨香的柔软体扑到迹部怀中,并在他脸上印上一吻。

    “夜,欢迎回来。”迹部微阖眼帘,闻着黎夜上和他一样的淡淡玫瑰香味,感觉自己边这两年来的空缺刹时间被填的满满的。

    “景吾,我要在你家住一段时间,我爸妈他们要晚几个月才能回来。”黎夜突然抬头,笑眯眯地说道。

    “啊恩~知道了,走。”迹部一手推着黎夜的行李,一手揽着她,向停车场走去。

    坐了许久的车,两人终于到了迹部家的别墅。

    映入眼帘的是比迹部在英国的别墅更加豪华的建筑,足有两人多高的宽敞大门两边整齐的排列着两列佣人,全体动作一致地向两人恭敬问好:

    “少爷、小姐,欢迎回家!”

    黎夜微微点头示意,对于这种壮观的场面,曾经有过好几年经验的黎夜已经非常淡定了。

    进入客厅,意外地见到四个熟悉的影,她惊喜的睁大眼,小跑过去一一拥抱他们:

    “爷爷、,爹地、妈,黎夜好想你们!”因两家关系良好,所以迹部夫妇认了黎夜当干女儿,不过两人嫌弃干爹干妈这种称呼,所以让黎夜直接喊他们爹地妈。(其实这就是迹部家用来拐儿媳的其中一个策略罢了~~~)

    “我们也好想小夜你啊!来,让妈看看,啊~我们家小夜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呢!”迹部加奈子立马显出‘狼女’本,搂着黎夜蹭了又蹭,就是舍不得松手。

    原本欣慰地看着几人重逢的场景的迹部看着母亲毫不优雅的举动,额头青筋暴跳。快步走过去将黎夜揽入自己怀中,眼带鄙视地说道:

    “妈,注意你的形象!”

    (作者:小景,你确定是为你妈的形象着想,而不是吃醋了?小景:啊恩,本大爷怎么可能吃自己母亲的醋?真是太不华丽了!)

    “呜呜呜……阿娜答~儿子嫌弃我了……呜呜呜…”迹部加奈子抖动着双肩扑到迹部英嗣的怀里“哭诉”,嘴角却高高的扬起,脸上哪有眼泪?

    迹部这次连鄙视的眼神都懒得施舍给自家抽风的母亲,径自对着其他三人道:

    “爷爷、,爸,我带夜去她房间休息。”

    说完拉着黎夜上。

    黎夜的告罪声则淹没在迹部加奈子突然爆发的大哭声中,消失于无形……黎夜嘴角抽搐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的上,和迹部一起无视了抽风的迹部加奈子。

    “哇,这房间和我在英国的时候一模一样耶!景吾~谢谢你!”黎夜看向这间装修摆设完全依照她在英国别墅的风格,没有丝毫偏差的房间,感动地抱住迹部。

    “那你就没什么其他表示?”迹部挑眉,心中为她的惊喜表而开心,嘴上却依旧不饶人地说着暗示的话。

    黎夜无奈地斜睨他一眼,终于主动送上香吻,却反被迹部夺取主动权,原本蜻蜓点水的浅吻变为法式吻。直到黎夜瘫软了子,迹部才放开她,看着她越显红润的唇,终于满意地勾起嘴角。

    “你先冲个澡睡一下,晚餐的时候叫你。”迹部轻轻拍了拍黎夜的头,将她推向浴室。

    “好。”坐了那么久的飞机,黎夜确实也累了,便顺从地向浴室走去。

    直到迹部离开,她泡完了澡,黎夜这才猛地想起来她要去英德的事还没和迹部说。但她实在是太困了,所以迷迷糊糊地爬上,暗自想到:等她醒了再告诉景吾,这点小事,应该没什么关系。

    等到黎夜醒来,已经是晚上8点了。迹部6点多的时候来过,但见她睡得香甜,便不忍心叫醒她,只是吩咐厨房准备好她吃的糕点,等她醒来让她先垫垫胃。

    所以,黎夜直到享用完美味的糕点才想起她忘了说的那件事,于是急急忙忙跑到二迹部的书房,轻敲了几下门,在听到迹部“进来”的声音后打开门走到迹部面前,道:

    “景吾,有件事我要告诉你。”

    (迹部家别墅的格局基本一致,这是为了让长期在世界各地办公的主人能够省去适应环境的时间和精力而做的设计。)

    “什么事?”迹部放下手中的文件,拉着黎夜坐到沙发上,这才开口问道。

    “从明天开始,我得去英德,上高等部一年级。”

    一口气将这件事和道明寺枫对她的“威胁”都说完,黎夜小心翼翼地看向迹部的脸色,却发现他正面无表地看着她。

    黎夜心中暗叫糟糕,虽然有想过景吾或许会生气,但她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会那么生气。黎夜伸出手,轻轻拽了拽迹部的衣角。

    迹部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口翻腾的怒火,冷冷地开口: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黎夜看了看迹部,然后垂下眼睑,心中嘀咕,她总不能说她觉得这件事不过是小事,她完全可以自己解决?

    “不准说谎。”迹部像是清楚她心中的小算盘,淡淡开口,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瞪着她,等着她的坦白。

    迹部的声音平静得让她心惊。所以说,她最怕迹部生气了!别人生气会大吼大叫,迹部却不会,他从不做这种不华丽的事,但是他会冷冷地看着对方,声音越平静轻柔,就表示他越生气。从他们认识开始,迹部生气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就是这样,她才最怕他生气。

    “好嘛,我觉得这只是小事嘛,所以就想自己解决啊,而且,我每天都能见到景吾啊,所以,在哪里上学……都没关…系…?”越说到后面,声音就越小。

    因为,迹部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说话的语气异常地轻柔:

    “说啊,怎么不继续说了?啊恩?”

    黎夜很孬地缩了缩脖子,心里郁闷不已,加上前世的24年,她都已经差不多而立之年了,为什么现在却被一个15岁的男生给治的死死的啊混蛋~!

    “说…说完了。”

    “所以说,你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找我帮忙。”迹部的语气很柔和,脸上甚至挂着一抹浅笑。不知道的人说不定会觉得他根本没生气,可是周围的气压却在持续降低。

    黎夜因此被惊得背后一阵发冷。

    “不是的,只是…我知道景吾你很忙嘛,就这么一点小事,我不想你太累……”她弱弱地开口解释。

    很好,还懂得体贴他,迹部的怒火平息了那么一点,但边的气压还是非常低。

    黎夜心里内牛满面,景吾你又不是冰山四爷,为什么要对她放冷气啊,你不是这个Style啊啊啊~(很好,少女你还有心思吐槽,就不怕你的景吾再也不理你了、不管你了?夜:哼,他敢?小景:嗯哼?夜很孬地垮下脸,弱弱地开口:景吾…对不起~~!)

    “你不相信我的能力?”迹部瞪着她,仍旧怒火难消。

    “没有,绝对没有。”黎夜立刻反驳。开什么玩笑,迹部景吾没有能力,这世界上还有谁有能力啊,这家伙根本完美得不可理喻!

    “哼,今晚自己好好反省。”说完便头也不回地离开,只留下黎夜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地想着明天一定要早起做早餐了。

    迹部离开书房后便拿起电话打给忍足:

    “忍足,带着球拍来我家,马上。”

    说完立刻收线,连拒绝的机会都不给一个。徒留电话那头的忍足拿着只剩忙音的电话内牛满面却反抗不能。

    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惹怒迹部,听声音就知道大爷他现在很不高兴,他如果胆敢拒绝,迎接他的将会是接下来一周的训练加倍和被大爷破灭的下场。

    想到这里,忍足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以最快速度飙到了迹部家。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絮@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