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创伤后应激障碍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花散勿忘 书名:英灵学院
    当主角们一行人来到职员室之后,理所当然地与根本就没有打算离开的长门有希和秋叶相遇,经过一番介绍之后,所有人都跑去了休息,毕竟之前实在是消耗太多的体力了。

    不过,才刚刚经历了一番恐怖的事的高城沙耶则如原剧那般第一时间走进了办公室配的洗手间清洗脸上的血迹。

    眼见高城沙耶离开,长门有希却是在平野户田没有跟上去之前便跟了上去。

    看着正在洗脸的高城沙耶,长门有希走了过去,在刚洗完脸的高城沙耶带上眼镜抬起头来的时候突然说道:“有件事我想和你谈谈。”

    闻言,高城沙耶微微蹙了蹙眉头,扭过头来,疑惑地望着面无表的长门有希。

    “你叫长门有希是吧?”

    ……

    另一边,将一瓶矿泉水递给了小室孝的宫本丽手中拿着另一瓶刚刚找到的药膏,看着平静地在椅子上面默不作声地坐着的秋叶,目光落到了秋叶清秀如醉的脸上,那雪白的肌肤上清晰的手掌印,犹豫了一阵子之后毅然下定决心走了过去。

    秋叶抬起头看了一眼来人,发现是宫本丽之后不由得微微一怔,然后才说道:“其实你不必在意,我也没有放在心里。”

    “对不起,我当时实在是太激动了。”看样本丽已经成功地度过了因为井豪永被杀掉而产生的创伤后应激障碍了,这样一来的话,剧也就回到了正轨,只是不知道小室孝有没有变得更加坚强起来。

    然而,这些都不是此时的秋叶会去在意的,只是微微地低下头,现在的她已经落入了一种类似于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思考死循环,抑或说是一种类似于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状态。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非常对不起,如果可以的话,先擦一点药膏吧,这样的话会好受点。”尽管明白对方更加需要治愈的是被伤了的心,可是宫本丽此时已经不知道除了这样之外还能做些什么了。

    对此,秋叶依然没有反应。是的,这本来就只不过是自食其果,又有什么资格去责备别人,所以更加不会觉得宫本丽欠自己什么,作为一个活了两辈子的人,这一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见秋叶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受,宫本丽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才将药膏涂在了自己的手指上,微微地蹲下子,用涂着药膏的手指轻轻地碰触了一下秋叶的脸蛋。

    冰凉的感觉,使得秋叶微微一颤。

    “疼吗?”

    这次,秋叶却是抬起头用稍微明亮了些许的眼眸看了宫本丽一眼,可以看得出宫本丽那愧疚的神色。

    “……放着不管不就好了吗?”带着颤音的空灵声音突然响起。

    ……

    另一边,当高城沙耶和长门有希从卫生间走了出来之后,毒岛冴子却是拿起了遥控器提高电视的音量。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都被电视所吸引了过去,替秋叶涂了一遍药膏的宫本丽也站起来走了过去,望向电视,随着内容映入眼帘,不由得下意识地将双手放在前呈现出一个担忧的姿势,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

    电视上面一个女主持人正在说着些什么,后是警察和医护人员,并且不断有伤者被医护人员抬进救护车,看着电视所拨出的一切的小室孝激动地向前踏出一步吼道:“什么狗的暴动啊!”

    这个时候电视里面传出开枪的声音,女主持人微微一怔之后更加是激动地说着些什么,镜头也换向了警察那边,只见两个‘病人’从担架上面爬了起来,摇摇晃晃地扑在了一名警员上,张大狰狞的嘴巴便撕咬了起来!

    随着主持人惊恐的尖叫声,电视屏幕顿时变得一片花白,紧接着又切换到了室内报道,那个新出现的主持人满脸慌乱地说着一些关于暴动什么的内容。但谁都明白,她是在说着关于暴动的事,不过这只不过是政府为了稳定人心的说法罢了,死体又怎么可能是单纯的暴动呢,若只是暴动的话,早就被占有绝对优势的政府给压下来了,又怎么可能闹到如今这个程度。

    职员室里面一片死寂,主角们都不愿意相信这个恐怖的事实,惊愕地看着变得花白的屏幕,职员室里面充斥了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气氛,几乎要让人窒息。

    也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小室孝咬牙切齿地一拳狠狠打在桌子上面,恨声说道:“只是这样吗?!为什么到这种时候还轻描淡写的?”

    “这是因为政府害怕引起恐慌啊。”

    宫本丽看向说话的高城沙耶,疑惑地问道:“事到如今政府还会这样做吗?”

    高城沙耶托了托眼镜,认真地说道:“正因为是现在这种事态,政府才更加需要这样做。恐慌会引起暴乱,暴乱会导致秩序崩溃……”

    说到这里高城沙耶紧握住了拳头,满脸严肃地说道:“而秩序崩溃了的话,人们该怎么去面对这些会动的尸体?”

    听完高城沙耶的话,众人都沉默了起来。

    当然,这并没有包括已经知道这一切的长门有希和秋叶。

    此时的长门有希的视线落到了如同遗世而独立地远离了主角们坐在职员室的一角发呆的秋叶,没有理会主角们的讨论,而是走向秋叶,说道:“还没缓过来吗?”

    闻言,秋叶微微一愣,然后又摇了摇头,苦涩中带着些许自嘲地说道:“只是,觉得自己很傻而已,或许这就是你所说的感吧,新生果然很麻烦呢,不过我可没有后悔。”

    经过这一路上的思考,她才总算明白了些许长门有希之前所说的话。

    突然地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却发现这个世界是自己向往或曾经向往的动漫小说之类的世界,这样的话,哪怕觉得自己其实是个外人,也会忍不住去接触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

    于是,感在不知不觉当中融入了其中——或许这就是长门有希所说的感吧。

    当然,如果对于一般的穿越者而言,其实这也没什么,但是作为英灵的她们不同,她们注定只是这个世界的过客,并不会逗留太长的时间,于是永恒的分别便成为了已知的必然,没有任何能留下来的可能。

    “说到底我们只不过是这个世界的过客,很快就会离开,然而就算如此,但留下的却也会影响到这个世界的人,所带走的也会一直影响着自己,贪得无厌固然不可取,以卵击石也并非明智之举,然而两者只可取其一,我们也只能尽可能地不和每一个世界发生过于亲密的接触。”

    说到这里,长门有希微微停顿了一下,望向还在凝重的气氛当中讨论这的主角们,如同自言自语般继续说道:“知道吗?为什么入学测试会有这么大程度的自由度?”

    闻言,秋叶稍微抬起头望向长门有希,依然略显空洞的眼眸当中带着一丝明悟和疑惑。

    “你应该已经明白了吧,只不过是想在我这里肯定答案而已吧?这样的话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是的,入学测试便是为了让新生适应自己英灵的份,明白自己只不过是每一个世界的过客,从而在其后的无数次穿越当中,不会迷失自我。”

    “我也明白,如果没有从树上下来的想法的话,我们的祖先就不会从猿猴进化成为人类,人类就是这么一种依靠名为的原罪而逐渐进化出来的生物,虽然我不清楚人类是否有一天会克制住自的这种本能,但我也认为,没有的人类已经称不上人类了。”

    “然而,就算如此,我们也别无选择,生命并不等于为所为,很多时候我们所需要承受的远大于接受。就好像很多事都是我们无法控制的,所以我们只好去控制住自己。”

    将长门有希所说的话都清清楚楚地听进了耳中,秋叶紧紧地握住了拳头。

    “这样的世界,太奇怪了,难道人类就是这么一种犯的生物吗……”少女,你开群嘲了。

    盯着依然纠结着的秋叶,长门有希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想到接下来可能要面对的补习,就不由得一阵纳闷,其实是很想告诉眼前这个找不自在的少女——就算成为了英灵,你也是人类的一份子,你现在就是在犯么!

    怎么说呢,应该要说是任么?还是说病

    想起《缘之空》当中的野穹,长门有希的嘴角微微扯了一下便有点理解了,理事长按照自己的恶趣味赋予英灵新的体的时候,都会赋予与英灵本有一定程度相同的角色的形象。

    “有希,那个……谢谢你……”

    对于这种带着些许不好意思的犹豫的突兀发言,长门有希微微一愣,然后微微一笑:“我只是在做我该做的事而已,更何况也做不到放着你一个人不管呢。”

    闻言,秋叶微微一怔,然后脸颊微红地别开头去,轻哼了一声:“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感谢你的!”

    这是传说中的傲吗?

    长门有希不感到一阵无语,决定不再理会再次陷入发呆当中的秋叶,走向主角们,插话说道:“不知道能不能听一下我的意见?”

    高城沙耶扭头看向眼前这个显得小可人人畜无害的少女,根据小室孝之前所说的,这个留着紫灰色短发,带着眼镜文雅得如同文学少女的少女,却是拥有着凶残到连男人也得自愧不如的战斗力。

    “有事吗?”想起刚才在卫生间发生的事,高城沙耶皱着眉头问道。

    对于高城沙耶的不耐烦和警惕,长门有希没有表现出任何意外,只是平静地说道:“只是想告诉你们一些我观察所得的信息而已,我想你应该很有兴趣吧?”

    ————————————[[[CP|W:350|H:221|A:L]]]就是这种表盯着秋叶。

重要声明:小说《英灵学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