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捉鳖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柒年未潇 书名:录仙
    三人快步从谷内走出,这出来的时候却是没有侍卫阻拦了,故作镇定的缓缓走到距离谷口约莫百丈距离后,三人便飞快的奔跃在这密林之中,脚尖轻轻一点,便可跃出数丈,速度飞快。

    三人之中,叶扬不过虚丹期修为,沐桑儿八品巫士的修为相当于金丹大圆满修士,而姬放,却也有着金丹中期的修为。

    这飞行虽说是比奔跑快上很多,但是却极其消耗灵力,是以长距离行走之时,修士一般选择奔跃的形式来前进,一可持续匀速,二可节省灵力,以备不时之需。

    在林中奔行了数个时辰,三人却是没有丝毫休息过,径直朝着青木一族的方向而去。

    “姬放,你有没发觉一个问题?”叶扬突然向前方的姬放传音道。

    姬放回头看了叶扬一眼,速度却也没有降下,仍然飞快的奔跃着,“若九黎一族想要抓住我们,只消排出几名一鼎以上的巫师便可,可是他们却没有。反而让我们跑了这么久,我若没猜错的话,他们族内此刻应该是抽不出人手,忙于其他更为重要之事。”

    “正是,晟睿长老事先并未让桑儿将祖巫镜带上,我想,他应该早就猜到会有此番场景,那为何还让桑儿与我以涉险呢?这点却是我没有想明白的。”

    此时不过午时刚过一会,可是这天色竟早早的便昏暗起来,想来因为此前已经连续了几的大阳天,可能不一会便会有大雨落下。

    “若下了这场雨倒也好,九黎一族不可能就这么的便放任我们离开,等得他们手中的事忙完后,我们三人就危险了。走,这边。”

    叶扬突然加速超过了姬放,随即指了一个方向,率先便奔了过去。

    “那个方向方圆百里皆是沼泽,不利于我们逃跑啊。”沐桑儿突然插嘴说道。

    “桑儿,巫蛊两脉可有什么追踪敌人行踪的手段吗?”叶扬却并不答话,只是突然向沐桑儿问道。

    “有,不过只有蛊术一脉才有让敌人无法跑掉的手段,而我们应该并未被下蛊。若他们用巫脉秘法的话,一鼎巫师的精神探测大致可以覆盖这方圆一里。我们已经跑了这么远了,他们应该找不到我们的。”沐桑儿应道。

    “说不定他们真有什么秘法可以追上我们,还是有备无患的好。”叶扬冷笑道。

    又奔行了片刻,一直未说话的姬放突然开口道:“这般逃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以对方的速度,想必会比我们快上很多,若是赶在我们之前拦住去路,那我们岂不是成了瓮中之鳖。”

    闻言,叶扬忽然停下了脚步,细细的思量了起来。

    对方的目标显然不是他和姬放,而他们皆有着各自的背景,九黎一族不敢轻易得罪,若他们直接离开苗疆,九黎一族想必也不会在追下去了。

    可是沐桑儿现在正跟他们在一起,从侧面来将,晟睿长老完全可以算将沐桑儿托付给了叶扬,叶扬怎么也不可能就这么将她抛下不管。

    想必,晟睿长老此时所面对的况,应该比他们所要面对的凶险很多。

    “若我们拼死一搏,可有胜算?”

    叶扬抬头看着二人,郑重的问道。

    这话当然不是说给沐桑儿听的,姬放闻言,也没有丝毫犹豫,微微一笑便道:“我自入得师门,便鲜与人争斗,此番血祭一下我的云笈七签,倒也是妙极。”

    叶扬虽与姬放接触仅两,但却觉得此人值得深交,此间之事本就与他无任何关系,姬放竟也是毫无犹豫的便选择与他们并肩而战,叶扬对姬放不由的便高看了几分。

    “你这个朋友,我叶扬交定了。”

    沐桑儿没有祖巫镜,甚至连一件趁手的武器都没有,此番多半要对上相当于元婴级别的一鼎巫师,沐桑儿的战力便可忽略不计。

    叶扬虽仅有虚丹期修为,不过他手中的可是上品灵宝,如若倾力而为,倒也可以以破掉一鼎巫师的防御。

    姬放的战力虽未知,不过想来也应该不比叶扬差。

    叶扬仔细的斟酌了一番后,便决定还是按沼泽方向前行,这大雨将至,沼泽深处易于伏击,占个地利优势倒也是好的。

    故意留下一点灵力波动,让对方有迹可循后,三人便朝着沼泽深处飞快的奔去。

    叶扬担心的只有一点,对方究竟会派出多少人?

    苗疆植被虽繁茂,却鲜有参天大树,多是灌木矮树。

    萧然皱着眉头看了看四周,此处地势低缓,一眼便可望到数里外,却是没有任何活物。

    “萧肃,可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萧然乃是前几年进阶一鼎巫师之列,萧肃乃是他的同胞兄弟,二人皆是一鼎巫师修为。

    “暂时还没有,派出去的探子中还有几个没回来。”萧肃与萧然那副高瘦的模样完全不同,虽是同胞弟兄,但萧肃却长的是牛高马大,材异常魁梧,想来走的乃是巫脉一脉中的炼体路线。

    “哼,这三人最高不过金丹期修为,若让他们跑了,我们有何颜面去见族长?一个时辰若还没有线索,那我们便直接去青木一族,在路上等着他们来。”

    正当萧然犹自恼怒之时,却突然有探子回来报告找到了线索。萧然随即便拉着探子直接飞了过去。

    在一处灌木丛上找到了一片衣服碎片后,萧然便用精神力仔细的查探着四周。

    探查了片刻功夫后,萧然便朝着萧肃点了点头,道:“他们应该是去沼泽深处了,我们先过去,拦住了他们再说。”

    示意探子召集所有人马后续跟来后,萧然便与萧肃径直升上了天空,飞快的朝着前方飞去。

    天色渐渐低沉,时不时还有几声闷雷传来,震耳聋。

    萧然从空中掠过,低着头不断的扫视着下方的一切,此地已是沼泽腹地,早已远离了密集的树林,稀稀拉拉的布着几棵枯根老树,格外萧条。

    沼泽不断散出的淤泥恶臭,让萧然的眉头越皱越深,他平里养尊处优惯了,这等污秽之地,着实让他难以忍受。

    忽然,他看到一处枯树枝似是挂着一块衣服碎片,便立刻往那边飞了过去。

    “哥,小心有诈,我总觉得这有些不对劲。”

    萧肃跟随在后,出言提醒道。

    “无妨,量他们也玩不出什么花招,先过去看看。”

    这根枯树枝也不知干枯了多久,稍稍一碰,便掉下了一块朽木碎片,萧然皱着眉头抓起了这块碎布,看了看四周。

    此处仅有宽不过数丈的空地,四面皆为沼泽所覆盖,他们怎么会到这地方,而且还那么巧挂破了衣服?

    显然是故意为之。

    萧然忽然觉得事有些不妥。

    “萧肃,我们先退。”

重要声明:小说《录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