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降灵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柒年未潇 书名:录仙
    苗疆虽以湿润暗闻名,不过由于这几连续的大阳天,倒也是暖洋洋的,时而几缕微风,清爽怡人。

    寨子中不知是谁家的大黄狗,正懒洋洋的躺在自家门口,蜷着腿闭着眼,似在打盹。

    正当它甜美酣睡之时,突然响起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这声巨响顿时将它惊的跳将起来,后背上的毛毛根根立起,转头便夹着尾巴,四脚不停的朝着屋内飞快逃去。

    “轰……”

    沐桑儿手持祖巫镜,朝着她上空的这块朝着她飞快的撞击过来的巨大石头照去,顿时便有一道金色光芒从镜面凝聚,然后对准巨石猛的出。

    这块石头长宽各近一丈,端的是其大无比,可是当这道粗细不过一尺的金色光芒中石头后,顿时引发的了剧烈的爆炸,被击成碎石块的石头四处横飞,不断发出撞击的声响。

    所幸寨中长老眼见这切磋越来越激烈,便提前布下了法阵将空地包围住,人群俱都站到法阵外,倒不会被这四处纷飞的碎头所伤到。

    巨石爆炸后,残留的灵气掀起了漫天烟尘,沐桑儿上顿时便亮起了一圈金色光芒,忽闪忽闪的,将她浑上下包围住。

    她双手拿着镜子,小心翼翼的盯着正前方。刚才她与叶扬交手了数十招,叶扬这看上去很是正气凌然的修士,下手却是丝毫不讲名门风范。虽还谈不上是下三滥,但也算的上是狡诈无比,奇招迭出,有几次她险些了着了道,好在这祖巫镜攻守兼备,才没让叶扬得逞。

    等了片刻,却没有等到任何后续攻击,沐桑儿疑惑之中突然感觉到背后一阵灵力波动。

    她顿时大惊,转便拿着镜子照了过去,刺眼的金芒瞬间又亮起。

    金芒闪过,她这才发现她的后并没有人。

    “姑娘,你可要当心了。”

    叶扬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的上方,长发飞舞,衣袂飘飘,手持雏凤长剑灿灿生辉,恍若仙人一般。

    不过只是一般的切磋,叶扬当然不可能痛下杀手,他出言提醒之后方才挥剑砍来,沐桑儿此时也反映了过来,飞快的再将镜子对准叶扬。

    可也是迟了。

    “叮。”一声清鸣中,剑镜蓦然相击,有心对无备,哪怕你再是神器,自然也是不敌的。

    沐桑儿只觉一股巨大的冲击只手中的祖巫镜上传回,不由闷哼一声,子便倒飞了出去。

    沐桑儿贴着地面倒飞出去,一路碰撞,掀起漫天尘土,直到撞破几处石台后方才停了下来,这幅场景与之前叶扬被击飞时何等相似。

    叶扬轻轻落地,便自顾凝神调息,他知道沐桑儿手中的可是神器,定不会就此重伤。而以她小女孩心,若是不败,接下来的攻击怕是会凶猛异常。

    “痛死我了。”沐桑儿的声音远远传来,随之还夹带着几声叶扬听不懂的方言,想必不是什么好话,应该在咒骂着叶扬。

    扯掉几条挂在自己上不知从哪来的细木条枝,沐桑儿便飞快的站了起来,也不管自己乱糟糟的样子,便怒气冲冲的说道:“外乡人,你激怒我了,接下来这招可要给我接好了。”

    “十二祖巫在天佑,三界神通舞中诠,降灵。”(注1)

    只见沐桑儿像是在跳舞一般摆动了几个姿势后,突然将手中的祖巫镜朝叶扬这个方向扔了过来。

    祖巫镜在空中不断旋转,速度越来越快,随即金光大盛,较之刚才更盛一筹。

    还好在与沐桑儿切磋之前,他已经在这寨子中待了半个多月,稍微了解了一些,不然他早就败在沐桑儿这莫名其妙的神器手中了。

    如今沐桑儿应该拿出了自己的绝招,叶扬顿时大惊,巫脉他本就不甚了解,如此法术更是看都没有看过。

    只见这祖巫镜径直飞到了叶扬的头上,离他约摸一丈高的地方,镜子亮闪闪的,不断发出金光,镜面对准叶扬。

    叶扬凝神屏息,横剑在前,突然,他想到了跑,既然接不住,为何不跑?

    可是,他竟发现自己好像动不了了,只能呆呆的任由镜子发出的金光将他缓缓的笼罩住。

    突然,镜面发出的金光一闪,转而化为红光,血淋淋,红艳艳,格外妖异。

    被光芒笼罩的叶扬突然双目一暗,他人就一直保持着之前的动作,一动不动,这场面看上去很是诡异。

    “这小姑娘居然能以区区不过九品巫士的修为发动降灵?”

    姬放依旧在站在屋顶,死死盯住场中的祖巫镜,喃喃自语道。

    “那是自然,桑儿可是我族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自出生那天起,她便自行开了灵识,又岂是一般人可比的?”

    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从姬放后响起,淡淡的说着。

    姬放顿时惊出一冷汗,他飞快的转头向后望去,只见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正站在他后斜后方。

    老者看上去约摸是在古稀之龄,须发花白,额间皱纹密布,穿着一极其普通的苗人青色大褂长衫,以一条黑色长布包头,手持一根乌木拐杖,就这么看上去也是平平无奇的一位老者。

    不过以姬放的修为,老者竟也能神不知鬼不觉的靠近他旁一丈之内,这修为当真是深不可测。

    姬放也非常人,见得老者并无杀意,便瞬间将之前的震惊与紧张的神色尽数收敛,随即他便弯,恭敬的向老者行了一礼,道:“天机宫姬放见过前辈,晚辈未经许便私自潜入寨中,其中缘由,还望前辈见谅。”

    老者闻言微微一笑,道:“天机宫向来随而行,桑儿之所以能引得你一路跟来,想必她上也有着天机老人常提到的天机吧?”

    “正是,晚辈冒失之处还望前辈见谅。”

    “无妨无妨,你既然出自天机宫,想必这眼光定然不差,你且来说说,桑儿这招降灵,降的可是哪位祖巫?”老者指了指场中的祖巫镜,微笑着向姬放问道。

    “晚辈若没猜错的话,应该便是那传说中掌管时间的祖巫,烛龙。”

    注1:

    摘自梦入神机《佛本是道》,小说纯属虚构,勿深究。

重要声明:小说《录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