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颜洵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柒年未潇 书名:录仙
    怜月还是顺利的进入了下一轮。

    第三轮,最后一场。

    随着叶扬的一道亟雷符击破了对手的灵气罡罩,台下不满的声音便渐渐大了起来。

    轻松近,将长剑架到对手的脖子边,叶扬笑着说了一句:“承让。”便确定了这场比试的胜负。

    无视对手不甘与愤怒的眼神,叶扬施施然的站在擂台上等待管事的宣告。

    “离位台第三轮,第六场比试,叶扬胜。”

    作为第三轮比试的最后一位胜出者,叶扬难得的享受到了全场的关注。因为他那接连不断的各类符箓,竟让高他两个境界的对手含恨离场。

    毕竟谁也没料到外阁普通弟子之中竟有人会撰写符箓,不过比试规则上并未限制符箓阵法的使用,倒也让众人挑不出什么毛病,只是对此很是不满。

    “叶扬这孩子倒也真是滑头,知道修为不如人,便出奇制胜。”景旭长老拂须笑道。

    “他这般取巧,也不过是捡了个便宜,现今外阁弟子都未出山历练过,又怎会知道该如何去破解其余七脉的功法,他不专心修习剑诀,反而想要六脉齐修,这等天真的想法当真是大错特错,师兄,你是时候指点一下他了,莫要让他入了歧途。”景虚长老在旁说道。

    “无妨无妨,这神州如此之大,不知有多少天资纵横者想要八脉齐修,可是最后还不都乖乖选了其中一脉苦修,这孩子从小在这山中长大,经历实在太少,过些年应该就会好些了。”

    景虚长老对此不置可否,在他的观念里,门下弟子就该勤于修习,若连简单的修行都无法坚持下去,又如何能成大器。

    随着第三轮比试的告终,参加比试的八十五中,四十二人晋级。叶扬、淳于良、怜月、坠星也都纷纷顺利的进入了第四轮。

    此时已是午时,持续下了一个早晨的小雨也终于歇去,不过却还未放晴,甚至连远方的金光也都不知在何时悄悄敛去,霾的天空布满乌云,有点压抑。

    排号红榜前。

    怜月泰若自然的拉着坠星从人群中走出,径直来到了站在人群外的叶扬与淳于良二人面前,只见她轻轻笑道:“之前一直未曾过来与你们打招呼,可不要怪我啊?”

    笑声如铃清脆,再加上她那美艳的脸庞,一袭嫣红长裙,顿时吸引了不少目光。

    “怜月师姐这是哪里话,你们落霞峰一脉如此引人注目,我们可不想因此而被人惦记上。”叶扬笑应道。

    “叶师弟你说笑了。”怜月笑吟吟的回道。

    “第四轮比试快开始了,我刚才看了一下红榜,怜月师姐你的对手倒没什么出众的地方,不过坠星师姐你的对手可是一个硬茬儿。”叶扬看了一眼坠星,缓缓道。

    坠星闻言看了叶扬一眼,向着他淡淡一笑却不作任何表示。

    坠星这般,叶扬却也不以为忤,前几接触过后便已经知道坠星生如此,叶扬自然不会与之计较。

    怜月这时却接过了话,询问道:“坠星的对手是叫颜洵吧?他很厉害吗?”

    “恩,外阁有两人特别出众,其一是尚若海,便是之前使出月煌剑诀的尚若云,他的亲生哥哥,另外一个便是颜洵了。”叶扬点点头答道,“颜洵来历我不是很清楚,不过那我曾询问过刑罚长老,才知道他使用的剑诀乃是青泉瑶光剑,此剑诀并未收录在太玄三辅经内,而是单独典藏在内阁藏,他既然能从内阁得到修习,想必他的父辈也是内阁长老吧。”

    “青泉瑶光剑很是厉害?”怜月不由问道。

    “听刑罚长老说这剑诀原本是传授于金丹期以上的弟子,颜洵既然能学会,而且能使出来,我想他如今的修为可能离金丹期也不过一步之遥了,所以坠星师姐应当多加小心。”叶扬郑重其事的说道,毕竟他还欠着怜月、坠星等人的一份人,自然不希望她们在大比之时被人击败。

    “我知道了,谢谢叶师弟。”坠星浅浅一笑,终于开口答谢道。

    坠星所持的不过是一把普通的三尺长剑,可是随着她灵力的不断注入,剑开始发出蓝色的光芒,合着她那一袭水蓝色长裙,便如同那大雨洗过的天空一般,湛蓝清透。

    坠星所用的剑诀仍然是分花拂柳剑,这灵动圆润的剑诀在她的手中却格外凌厉,没有激的剑气,却有着无数突然发出的剑元。

    凌厉的剑元撞击在擂台外延的阵法上,漾出层层波纹,格外美丽。

    若论剑诀修为,坠星的剑诀修为可比淳于良高上太多了。一剑诀行云流水,不陋丝毫破绽,挥舞的长剑,带着湛蓝的光芒在空中留下条条残影,就如那山谷间绽放的蓝色妖姬,艳剔透。

    颜洵始终是那副欠扁的模样。

    当然这是出自叶扬的形容。

    任你剑势滔天,我自巍峨不动,任你灵力澎湃,我自从容不迫。

    颜洵给人的就是如此感觉,他一袭白色长衫在坠星的猛烈攻势中翩然舞动,又像那般驶于海上的扁舟,东飘西,却总是化险为夷,避过一波又一波。

    坠星久攻不下,体内灵气渐渐显得不支起来,招式也越来越慢,这时颜洵却微微一笑,手中长剑青光骤起,蓦然袭来。

    青泉瑶光剑,剑势醇厚汹涌,却不甚灵动。不过此刻坠星灵力不支,颜洵这样纯以力破巧的办法倒是立马见效,擂台上的局势瞬间便扭转,坠星不断往后退着,不一会便退到了擂台边缘。

    眼见战局已定,坠星也不再多加抵抗,架开颜洵长剑后便自收剑而立,调息片刻后,坠星方才轻轻说道:“多谢颜洵师兄赐教。”

    颜洵收剑回礼,却不说话,只是淡淡一笑,此等风度再加上他刚才在擂台上的表现,自然引得台下众人连连喝彩。

    叶扬虽自认还是有个三分卖相,不过跟颜洵一比,他还是差上了许多,颜洵那等从容不迫,巍峨如山的气度他是怎么也学不会的。

    不屑的撇了撇嘴后,叶扬便拉着淳于良朝坠星下台的方向走了过去。

    “坠星,感觉怎么样?”怜月关切的拉着坠星问道。

    “颜洵师兄的修为醇厚,根基扎实,感觉上像是没有丝毫破绽一般,让我实在是无从下手。”坠星难得说了这么多话,想来这场比试让她感悟了很多。

    “可是我怎么看上去总觉得他还没有尽全力而为一般?”怜月疑惑的看了看颜洵所在的方向说道。

    “可能是我修为太低,不足以让他施以全力吧。”坠星略带失落的说道。

    “师姐你可不要这么说,毕竟分花拂柳剑只是入门剑诀,跟青泉瑶光剑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师姐可不要妄自菲薄,若你也习得青泉瑶光剑,那还不打得他落花流水?”叶扬这时候却插嘴笑道。

    “还是你嘴甜。”怜月不由哧哧笑道。

    “之后的几轮比试可别让我碰上他了,不然我非得把他打趴下,给坠星师姐报仇。”

    在众人怀疑的眼光中,叶扬仍然得意的自吹道。

    淳于良闻言,默默的走到了一旁,不再靠近他。此举顿时惹得两女哧哧轻笑,一扫刚才压抑的气氛。

    不过谈笑中的三人却是没有注意过坠星正默默望着的地方。

重要声明:小说《录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