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花开未老人年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柒年未潇 书名:录仙
    水光潋艳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次一早便下起了小雨,雨水顺着屋檐滑落,滴落到土里,瓦缸里,“叮咚、叮咚。”好不闹。

    屋檐下的石阶上布满青苔,绿油油青翳翳,竟也带着几分美感。

    叶扬很喜欢下雨天,山间的云雾轻轻逸逸,朦朦胧胧,雨洗过的树叶绿草,犹自挂着水珠儿,青幽浓郁。

    仔细洗漱了一番,叶扬方才持着一把白色油纸伞出了门。

    今他换了一袭青衫,行进林中不时有雨滴滴落在肩上,青衫湿遍却无那般幽怨,只有三分出尘,几分俊逸。

    行至片刻,叶扬在临近膳房的一处别院里寻得淳于良,刚进他的屋内,叶扬便笑问道:“昨夜可曾有好好休息?”

    “别这么文绉绉的,听着就头疼,昨夜我一宿没睡,满脑子全是那招月落无华,当真是让我回味无穷啊。”淳于良随手将毛巾搭在木架上后便顺着叶扬出了门。

    “你还回味无穷?要不是传功老头替你接下了那招,我现在可就得去青松坪替你上香了。”叶扬闻言顿时失笑道。

    “若真能习得月煌剑阁,便是要了我命又何妨?”淳于良突然停住脚步,看向叶扬坚定的说道。

    叶扬看着他那副坚定的样子,犹豫了一下,言又止,过了一会方才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得,这话你还是留着吧,不过是一剑诀,以后你要多少我送你多少,但是首先你得有命去练,这才是最重要的。好了就快走吧,再过两轮便能决出前十了,希望我可不要像你那样倒霉,遇上尚若云那等疯子了。”

    淳于良闻言只得无奈的摇头轻笑。

    “今便开始第三轮了吧,还有八十五人,难度应该越来越大了,你准备好了吗?”淳于良与叶扬并肩走在石道上,突然开口问道。

    昨淳于良与尚若云的比试虽然毁掉了一座擂台,不过比试还是继续进行了下去。

    尚若云因为强行使用月煌剑诀导致自重伤而被取消了资格,淳于良直接晋级。

    叶扬修为虽不高,不过靠着大五行剑诀的出奇也是顺利晋级了。

    “没见我换了一衣服?这衣服可是我亲手制作的,可以装下很多东西。眼下这况,若我再不露点什么老底,怕是就没什么戏了,我可不想在这山上再多待上几年。来来,这些符箓你也带上几张,以防万一,传功老头肯定没料到外阁居然会有这些好东西,不然他肯定会下令止使用符箓阵旗的。”叶扬拍了拍自己的袖袍,然后从中掏出一叠符箓,嘿嘿笑道。

    东边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此时的传功院广场上空正是此般景色,山阳处晨曦微晒,山处细雨绵绵。

    广场被一团云所笼罩,小雨正不断落下,不时有雾气飘过。白玉巨柱上的火盆仍然未曾歇息,迎着细雨熊熊燃烧。

    此间细雨绵绵,远处山崖间却金光大盛,映照在云层之间,宛如鎏金白玉,好不惹眼。

    广场上的巽位台已经被撤离,地上的坑洞也已经被填平了,不过玄武岩石板也还未来得及铺上去,所以格外显眼,叶扬刚踏上广场便开始不住的大笑,让淳于良好生头疼。

    雨并不大,广场上多数弟子皆未打伞,雨水落下,将他们的头发拧成一根一根的,倒是少了几分仙家氛围,多了几分豪放气息。

    “今开始第三轮比试,再次重申一下,此次大比以切磋为主,昨那等拼命之势若再发生,绝不轻饶。”

    刑罚长老不知何时出现在传功院前,严肃的对着众弟子说道。

    大白玉石阶上,怜月起向着青翎说道:“师姐,我是艮位台第一场比试,我先去了。”

    青翎点点头,应道:“嗯,你小心一点,若是不敌便早早认输,万不可负伤了。”

    “我知道了。”怜月微微一下便起走下了台阶,刚走几步,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连忙回头问道:“师姐,叶扬和淳于良在那边,我需不需要去问候他们一声?”

    青翎顺着怜月所指的方向望去,随即回头对怜月轻轻说道:“还是不用了吧,毕竟我落霞峰一脉此行很是引人注目,待得大比完后你再去问候他们吧。”

    “哦,好。”

    在管事那里取得第三轮的签号后,叶扬和淳于良便径直来到了艮位台,怜月正在这个擂台上与人比试着。

    “怜月手中所持的双剑叫做雌雄子母剑,当然只是没有任何灵力的仿制品。其中母剑长三尺一寸,子剑长二尺二寸,与之相配的剑诀叫两仪分光剑,就是怜月现在所用的这剑诀。”

    叶扬指着台上的怜月不断给淳于良介绍着,“两仪分光剑注重伤害,剑诀以绵延不绝著称,但是对持剑者的要求很高,子母剑齐出时务必要击打在同一个位置,再以点破面,很是厉害。”

    “当然此剑诀与你所主修的分花拂柳剑还是有很大的区别,分花拂柳剑注重法灵动,退可攻进可守,而两仪分光剑注重杀伤力,以攻为守。”

    “那你的大五行剑诀呢?”淳于良忽然转头问道。

    叶扬一愣,像是没想到淳于良会这么问一般,随即笑道:“我的大五行剑诀可不单单只是剑诀那么简单,单以剑诀威力而论的话,大五行剑诀可远远比不上分花拂柳剑的,但若是再加上五行阵法,那可就得两说了。”

    淳于良闻言点点头,沉默片刻后,道:“叶子,其实你若一心修炼分花拂柳剑的话,想必也不会比你那大五行剑诀和五行阵法差。”

    叶扬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怎么想到这个了?”

    淳于良叹了一口气,道:“昨夜我想了很久,世间功法既分八脉,我剑阁也不过只是武道一脉的其中之一,偏居南岭。而像月煌剑诀如此威势,为何还不能傲视天下,让我剑阁成为群伦领袖?我想肯定其余七脉也有着我们无法想象的功法秘门吧。”

    看着叶扬不解的眼神,淳于良继续道:“而你我为剑阁弟子,定然无法接触到其他七脉的高等功法,你又为何不专心修炼剑诀,而非得要顾左瞻右,弄个六脉齐修?”

    闻言,叶扬却未立刻回话,只是看了看淳于良,随即看了看擂台上比试中的两人,像是在思索什么一般。

    片刻后,他才拍了拍淳于良的肩膀,笑道:“我若告诉你,我只是想要找到能让自己开心的事,根本未曾想过要与人争斗之类的,你信吗?”

    “我信。”

    潜心修炼,后傲视群雄,夺尽世间荣耀,真的会让人快乐吗?

    叶扬有时突然会很想问个清楚,问问他那素未谋面的父亲。

重要声明:小说《录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