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目之所及不过一方山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柒年未潇 书名:录仙
    “月煌剑诀第一式,月落无华。”

    人群中不知是由谁高呼了一声,随即引起人群中片片哗然。

    剑阁,亦称月煌剑阁,只因那部惊世剑诀:月煌剑诀。

    而如此重要的剑诀,又岂是外阁普通弟子们能够接触到的?所以当尚若云真正用出了这一招时,方才有人能认出来。

    淳于良此刻可没有任何心思去管他是用的什么招式了,他只感觉到一股格外强大的气机正死死的锁定住了他。眼前站着的明明还是那刚才那被他的节节败退的尚若云,而此刻他却带着一种惊天的气息,仿佛强大到无法战胜,也无从去抵挡,想要闪避,双腿像是不听使唤一般,只得一再加强罡罩的浑厚程度,试图硬接过去。

    “这就是月煌剑诀?同一个人使用不同的剑诀后,竟有如此强烈的分别?恍若九霄青冥与那九幽黄泉的间距,同等的灵力,同等的修为,为何所释放月煌剑诀会比分花拂柳剑强大如此之多?月煌剑诀只是功法,并不是心法,更不可能凭空为施法者增加修为,那此般况又该作何解释?作何解释?”

    擂台下的叶扬此刻正死死的盯住尚若云的每一个动作,他虽从未按时到传功院听传功长老授课,平时景旭真人也未教授他关于修行之法。但他自幼遍阅群书,却未曾从书上看到过任何关于功法等级具体的差别描述,也从未曾想过两剑诀的差距会如此之巨大,此番突然见到,竟被震撼的呆立在那。

    “不对,不对,如此汹涌的灵气波动是从尚若云上传出,而他并没用元婴期修为,更不可能直接挪用天地灵气,这招剑势的灵气来源定是他自,而他之前已经与淳于鏖战良久,如此负荷,势必会伤了自精元,若此招一出,他必然力竭重伤。”

    叶扬突然明悟了过来,也顾不得周围人的眼光,便快步冲上前靠近了擂台,他站在台下朝着台上的淳于良大喊道:“淳于,坤卦转离卦,退,千万不要接他这一招,你只要躲过就行了。”

    叶扬的话还未说完,尚若海的剑招已然发出,刹那间便青光大盛,竟遮住了大半个天空一般。澎湃的灵气异常汹涌向四周逸散,卷起阵阵强风将广场上众人衣角起来,咧咧作响。

    只见漂浮在半空中的尚若云右手持剑,左手不断捏着剑诀,他手中的长剑发出的青光格外刺眼,让人难以正视。

    突然尚若云影一动,青光骤盛,天地夺目,他整个人仿佛化为一道青光一般,刹那间就飞袭到了淳于良前。

    “轰。”

    一声巨响让众人只觉得耳朵隐隐发痛,猛烈的爆炸让整个巽位台瞬间化为齑粉,众多管事连忙发动阵法,将木屑凌空拦截住。

    巨木根上不知已经积覆多少年的尘土因为剧烈爆炸而纷纷散落到空中,混杂着漫天木屑木块,纷飞飘零。

    因为如此强力的爆炸,整个巽位台又被管事们发动阵法团团包围住,将无数碎片凌空拦下,倒是形成了一圈屏障,众人只觉台上黑蒙蒙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偌大的广场上空在这声巨响响起后,便又渐渐陷入了寂静之中。

    片刻后,“咚、咚、咚……”的声音不断响起,无数早已破烂不堪的木头随着管事们撤去阵法,也都纷纷散落到光亮的玄武岩石板之上,格外碍眼。

    广场上数百人屏气聚神的看着原本巽位台所在的位置,原本偌大的擂台此刻已化作了无数的残肢尘埃,擂台所搭建的地方,玄武岩块块碎裂,更有多处泛起泥土。

    尚若云依然漂浮在空中,不过此时他离地仅有三尺之余,双目微闭,仍然摆着那副出剑作袭的姿势。

    而在他的此刻赫然飞立着一人。

    此人伸出右掌,掌心正对着尚若云的剑尖,不过一寸。

    一青布道袍,既无纹饰,也无缀件,甚至腰间连一块玉佩也没有,正是景虚长老。

    景虚长老乃是一位仙风道骨的中年道人,面色莹润,颇有一番风范,不过景虚长老此刻正面带愠怒之色,神颇为严厉。

    “哼。”景虚长老怒哼一声,随即一挥右手,尚若云便侧飞了出去,尚若海见状连忙上前接住了尚若云。

    “尚若云,伤好之后来传功院见我。”景虚长老抛下一句话后,便自顾拂袖而去。

    待得景虚长老离开之后,众人方才回过神一般,开始议论纷纷。众多管事也随即上前开始收拾残局。

    “淳于,你没事吧?”叶扬快步走上前拉起坐到在地上的淳于良,关切的问道。

    “没事,没事。”淳于良仿佛还未回过神一般,诺诺应道。

    “走吧,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看这况,今天是没办法继续比试了。”

    传功院前。

    青翎率先起向着逐渐走近的景虚长老施了一礼,便侧立于门前。景虚只是长老微微点了点头,便自顾走进了大内。

    “师姐,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景虚长老怎么突然出现了?”待得景虚长老走入大后,怜月方才小声的问道。

    大前有一排桌椅,落霞峰一脉此前便是在这里休息。

    青翎回头深深望了一眼大,方才拉着怜月到一旁小声的说道:“刚才那招月落无华若真打中了淳于良,他不死也会重伤,而尚若云不过虚丹期的修为,如此勉强的使用了这招,定然受了很重的反噬,大比原意只为切磋,他们如此拼命,景虚长老对此应该很是生气。”

    “哦。”怜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青翎看了看远处正在忙碌的众人,又回头望了望传功院门上那块金字牌匾,也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良久,青翎方才轻轻叹道:“原来师父真的没有说错,景虚长老的修为当真是深不可测,极有可能到达了化羽的境界。”

    传功院二楼。

    “师兄,刚才你为何要阻止我,而让尚若云使出月落无华?”景虚长老此时已经回到景旭长老旁,正不解的询问道。

    “尚澜青私自将月煌剑诀传授子孙,这件事可大可小。叶扬这孩子终究不可能一直呆在外阁,你我二人又早已立誓不再踏入内阁,所以尚若云这事就先放那吧。”

    “我明白了。”

    “淳于,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你看清楚了吗?”

    叶扬扶着淳于良径直坐到他平最喜欢睡觉的那块大石头上,让淳于良静坐了一会后,方才开口询问道。

    “尚若云刚才使出月煌剑诀之后,整个人所发出的气息便完全改变了,给我一种根本无法战胜的感觉,这种感觉很是朦胧难述,当时我想要退避,却总感觉双腿不听使唤一般,我也不清楚那究竟是怎么回事。”淳于良并未受伤,却隐隐带着一种虚弱的感觉说道。

    叶扬闻言,双手抱头便直直的躺在了石头上,“怎么会动不了?而且杀伤力怎么会如此巨大?月煌剑诀当真那么玄妙?这是为什么呢?传功老头讲过没有?”

    问题一个接一个,叶扬只觉得原来还有太多太多的东西他根本未曾了解过。

    “没有吧,长老平里一般只是讲解太清卷,有时会讲讲分花拂柳剑,这月煌剑诀却是连提都没有提过。”

    仿佛眼前有一道黑色的巨大幕帘,遮住了他们的视线,包围住他们的一切,目光所及之处,全是虚无。若伸手去触碰,却有实质,想要去看,却什么都看不到。

    叶扬很讨厌这种感觉,因为当他每次询问此类问题的时候,爷爷总将他说的云里雾里,根本听不懂,而他更不愿去询问传功长老,于是如此他便喜欢自己翻书去寻找答案。

    可是普通的书籍典藏内怎么可能有关于月煌剑诀的记录。

    “得,想不通就别想了,反正咱们现在连金丹都还未结成,想那么多也没什么用,徒增烦恼罢了。”叶扬拍了拍淳于良笑道。

    “我一定要尽快结成金丹进入内阁,月煌剑诀,我一定要得到。”

重要声明:小说《录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