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月落无华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柒年未潇 书名:录仙
    三百四十一人参加大比,修为达到虚丹期者有近七十,辟谷期者有一百余人,剩下的俱都是筑基大圆满。

    修士的战力通常与修为境界有直接的关系,毕竟若是修为高了一个境界,这灵气的吸收吐纳都将提高很多,与人争斗时便多了几分底气。

    不过,比斗中更重要的是对功法的运用,以及战斗经验、战斗技巧等等,否则空有一修为,却无与之相较的经验与技巧,又如何能打败对手?

    是以,各派都会为弟子们安排各种比试,积累其经验,否则后外出行走历练之时,倘若遇到什么危险,岂不是毫无自保之力。

    第一轮比试相对来说还是比较轻松,并没有什么棘手的对手,叶扬和淳于良轻松的便进入到了第二轮。

    “叶子,你说现在剩下的一百七十人中,有哪些人比较厉害啊?”淳于良看着面前偌大的红榜,拍了拍旁叶扬小声问道,“刚才的比试中我仔细观察过了,那边站的两人很是厉害,他们应该是两兄弟,年长一点的那个叫做尚若海,小一点的那个叫做尚若云,你看看你认识不?”

    淳于良看着远处人群中的两人,自顾自的说道。

    过了好一会他这才发觉叶扬并没有注意到他说话。

    “叶子,叶子?你在看什么呢?”淳于良将头探到他面前,疑惑的问道。

    “哦,没看什么。”叶扬退后一步,远离了淳于良那近在咫尺的脸,随即笑道:“我在想接下来的比试应该会棘手一些了吧。”

    “是吗?”淳于良顺着叶扬刚才注视的方向望了过去,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那个位置是落霞峰一脉所在之处。

    此时已近未时,今阳光耀而不燥,晴空万里,更带有徐徐山风不时掠过,好一个早清凉。

    大比仍在进行之中,擂台上交锋的激烈程度也逐渐开始显露,不断有伤员被护送离开。

    毕竟已经进入第二轮了,没有什么实战经验的弟子也都早已被淘汰出局,剩下的弟子也都有着相当修为实力,通常每一场比试都会开始呈现胶着状态,不到其中一方力竭是分不出胜负的。

    正当叶扬与淳于良正在讨论着场中比较棘手的对手之时,远处突然响起了管事的一声传唤,“巽位台第二轮比试开始,淳于良、尚若云,速速上台。”

    叶扬随即小声的对着淳于良说道:“尚若云、尚若海这两兄弟,我曾与之接触过,不过他们平素并不好与人交流,所以我也并不是太了解他们。刚才我看过尚若云的比试,他跟你一样,主修《分花拂柳剑》,修为应该也是虚丹期,对你来说应该是个硬茬儿,可得小心一点,别被他给打趴下了。”

    淳于良微微一笑,却并不答言,正待离开之时,叶扬却又突然拉住了他。淳于良还未来得及开口询问,叶扬便打了个手势止住了他,神秘的一笑,小声道:“比试规定是不许服用丹药,可是没说过在台下不能吃。你先把这颗丹药服下,待会趁药力还没消耗掉,直接用全力将他打趴下。”

    悄悄接过叶扬手中的丹药,两人默契的相识一笑后,淳于良便转朝着巽位台踱步而去。

    尚若云看上去年纪与淳于良差不多,满头黑发用一条黑丝带系在脑后,剑眉星目,炯炯有神。淳于良与尚若云皆是材魁梧,气质卓绝之人,远远看去只觉得英气人,颇有大家风范。

    “在下尚若云,请师兄多多赐教。”言毕,尚若云却再无任何动作,只是负手端立台上。

    淳于良微微皱了下眉头,随即想到了叶扬曾说过的一句话,“这种只差在自己脑门上贴个牌子写上自己是名门正派的人,其实就是那敲闷棍、下黑手的最佳对象,可莫要客气,去跟他比什么风度,先敲晕了再说。”

    毕竟成天与叶扬厮混在一起,淳于良原本正直淳朴的格也稍稍开始改变了,只见他微微一笑,行了一礼,道:“那师弟,你可要小心了。”

    话音刚落,淳于良便是一道青色剑元激向尚若云,随即他形一顿,便朝着尚若云疾速奔袭而去。

    尚若云见到那来势汹汹的剑元却是一愣,他根本不曾料到对方如此不讲礼仪,起手便是如此杀招。

    不过尚若云这子却是飞快的闪到一旁,堪堪躲过这一剑元。

    只见他眉头一皱,一扫刚才巍巍大气的风范,手上飞快的拔出腰间的三尺青锋,口中开始念念有词。

    剑元可不比剑气,剑气的释放,随便一个烟霞期的弟子都可以信手拈来,甚至可以同时发出数道。而金丹元婴大成的修士可同时发出数十道,甚至数百道剑气。

    这剑元便不一样了,若仔细说来,这剑元倒可算作法术的一种,需要凝神聚气,而一道剑元需要大量的灵气支持,威力自然也是强绝,触之必伤。

    随着淳于良一道凶狠的剑元开场,这场原意只为切磋的比试便开始迸发出了火气,尚若云出手后也不再留手,招招狠厉迅捷。

    巽位台上灵气涌,剑气纵横,时而响起巨大的轰鸣声,激烈程度堪称全场之最,逐渐便将广场上众多弟子的眼光吸引住了,巽位台下顷刻之间便开始人满为患。

    《分花拂柳剑》并不以杀伤力而著称,其特点乃是圆润灵动,迅捷飘逸,剑阁之所以将此剑法收入《太玄三辅经》之太清卷内,此剑诀的优点也是显而易见的。

    两人来来去去便交手了数十招,不过却都没有沾到对方一片衣角。不过淳于良并不着急,他看着尚若云额角的一滴汗迹,嘴角微微翘了一下,因为叶扬的那枚丹药,他现在的灵气还算充足,而对方已经略显不支了,这样下去,尚若云非败不可。

    传功院二楼,景旭、景虚二位长老正看着广场中比试的众人,当景虚长老看到巽位台时,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道:“淳于良应该是在上台前服用了丹药,不然绝无可能有此等灵力基础,是否应当取消了他的资格?”

    景旭长老笑了笑,却道:“无妨,他并不是在台上服用丹药,所以也不能全怪罪于他,下次大比的规则再修改一下便是了。”

    景虚长老点点头,却不再多言了。

    站在二楼上静静的观看了片刻,景旭长老突然开口问道:“尚若海,尚若云这两人都是尚澜青的子孙吧?”

    “恩,只是不知尚澜青为何会将他们送到外阁。”

    “哦,原来如此。想必尚澜青这些年来在内阁也没怎么闲着,如今的内阁应该很有意思了吧。”

    广场,巽位台。

    尚若云深深吸了口气,双眼紧紧盯住淳于良,他的一白衫上已经有数处破洞,不过却未挂彩。

    淳于良的况就要比他好太多了,仍然是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看上去应该还游刃有余。双方在技巧经验上差距并不大,因此淳于良的想法很简单,就一个字,耗。

    就是不服用丹药,淳于良的修为也较尚若云要深厚那么一些,更何况淳于良还事先服用了丹药,两人交手不过数十回合,尚若云的败象便已渐渐开始显露。

    尚若云并不是毫无实战经验,这等劣势他自然早已发现。

    尚若云自然不是什么甘心服输的人,既然修为不如别人,那便速战速决,一招定胜负。

    只见尚若云大喝一声:“咄。”双手持剑倒插入擂台地板上,青色灵力自剑涌入擂台,强烈的灵力波动瞬间让擂台的上的巨木崩坏纷飞,漫天木屑。还好这擂台底部是实木,表层虽破了,人却还不至于就会掉下去。

    淳于良见状,也立刻停下了正奔袭向前的形,执剑而立,手中法诀不停,转眼便有道道青色罡照浮现。

    此刻尚若云手中的法诀也已经完成,只见他用力拔出长剑,双手因为灵力的大量聚集而隐现青光。

    随着剑势的慢慢成形,尚若云的体竟慢慢的凌空而起,缓缓飘离地面,凌空三丈。

    擂台下顿时惊呼一片,以他虚丹期的修为,本是绝无不可能凌空飞起的,这究竟是何原因,连叶扬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这招肯定不是那么好相与的,叶扬不由得紧张起来,死死盯住尚若云。

    “月煌剑诀第一式,月落无华。”

重要声明:小说《录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