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四七 这是教育(中)

    容熙吃着干粮,看着不远处叶欣儿与容云的相处,素来英美威严的脸上,也不由现出一丝父亲的温柔。//容云让他心复杂,但不得不承认他越来越喜欢这个孩子,这个名义上他名正言顺的唯一亲子。

    容云与叶欣儿不同,小欣儿是他好兄弟的女儿,他宠叶欣儿,但其实很少严肃地教育小姑娘什么,因为好兄弟自然会做该做的,他不好插手太多。而容云……好吧,这混小子当真是他产生了做父亲的自觉!

    他没有想到,明明十六年没有见,又不是他的孩子,却能给他如此感觉。容云就像是他的孩子一样,让他感觉亲近与默契。是因为他那本家法?“知礼,慎独”,他的总总家训,还有那故意被他写重了的严苛责罚。

    最近,他偶尔不由自主地会回想容云小时候的样子。襁褓中的小婴儿?这个他不太记得了,当时他举步维艰腹背受敌,而容云又不是……算了,他有点遗憾是真的。[非常文学].早知道这小子如今这么彪悍,他就应该趁这小子还光溜溜的时候,好好……

    怎样?……算了。

    四五岁的小容云他多少还是记得的,应该被傀儡们照顾得还不错吧,圆嘟嘟的,很可。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小容云似乎很喜欢看他……的眼睛。其实,那是他对那个小院落的印象吧,除了沉睡的景瑜,还有,一个孩子纯黑清澈的眼中自己的倒影。

    那个小容云也很乖巧,他说不要打扰他就几乎不打扰。对了,他每次给景瑜输送真气时,那个小容云会很乖巧安静地坐在远远的旁边看着,确实的。

    不过,他记忆中,容云小时候似乎对他撒过吧。……那天,他决定要把容云交给雪翁,然后,他到那个小院落,小容云那个开心的笑容,跟随后看着他软软的“爹爹,抱”……他印象很深刻,因为他当时然产生了类似不舍的想法。

    当然,他没有抱那个小容云。他从没有抱过容云,也没对容云有做过慈亲切的举动……如果他真的是容云的父亲……那还真是失职到极点。

    其实,容云因为他们的恩怨已经失去了很多,又承担了很多不该担负的责任。

    容熙看着容云,或许他已经意识到了,容云的出现,渐渐填补着他心中感的某一个重要的空缺。

    早晚结束后半晌,看到叶欣儿回来,容熙笑问:“小欣儿什么时候跟兄长相处得这么好了?”

    叶欣儿没再不好意思,大方道:“大人的事小孩子不管。”她的语气半是认真半是俏皮,“云哥哥对欣儿好,欣儿自然也跟云哥哥好。”

    容熙笑容深了深,是的,其实就这么简单。

    “那么,欣儿觉得你江大叔对云哥哥如何?”正好江清浅不在,容熙想到小姑娘的敏锐,他怕自己感用事想错了,便顺便找小姑娘确认一下。

    “江大叔啊,他很矛盾吧……他是大人嘛。”叶欣儿道。

    换句话说,就是总是差一步,无法坦然面对当年,于是无法坦然面对容云是吧。容熙理解老部下的想法,说到底,他自己也一样,要不是容云一系列的“忤逆”,他也无法坦然吧。

    不过,眼下麻烦在即,老江却似乎专牛角尖了,接下来需要通力合作,这样的隔阂容易引发不必要的损失与麻烦。他应该主动处理一下,跟之前的问题一起……这小子,这也需要他心,容熙郁闷了一下。

    “欣儿,老江回来后,让他过来找我吧。”容熙对叶欣儿道。

    说完,容熙起,走向正在闭目休息的容云。

    容云在父亲走近前便睁开眼睛站了起来。

    “跟我过来一下。”容熙道。

    “是。”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