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四四 秘境隐谋(八)

    天下是智者的天下,就算对手是神,只要具有能自我毁灭的能力,那么就具有被智谋兵不血刃杀死的条件。.

    ——蔚思夜

    江清浅的冷眼,并非是他真的已经怀疑容云什么,只不过,经由弩箭勾起回忆后,想到容云的魔女母亲当年的所做所为,江清浅本能地无法对容云和善。而且,就算容云是被陷害的,这是第几次了,怎么不陷害别人专门陷害他?容云就是个麻烦,留在老上司边,就会有人不断挑拨。

    除了血缘关系,容云还能为老上司做什么?当初老上司送他走是对的,容云上门认父虽然无可厚非,虽然容云也很优秀,但如此多事之秋,当真让江清浅觉得,王爷或许不要认这个麻烦的儿子比较好。老上司之所以再次毒发,恐怕不仅有弩箭的因素,跟容云也脱不开干系,若容云离开,似乎对谁都好。

    容云理解江清浅睹物回忆的心,他也知道自己又成为给父亲添麻烦的途径了,所以他退开了。

    父亲本就不需要他陪在边,解决麻烦才是他应该做的。最近父亲对他很好,每天都一起吃饭……他不能让父亲觉得留下他是错的。

    容云记得在韵华轩他被陷害时父亲说的话,“你觉得当初本王不让你留下,是为了什么。你的份,只要留在本王边,类似的事就会不断发生。你为了自己的目的,千方百计地留了下来,本王就应该为你承担非议,浪费时间?”,“你是被陷害也好不是被陷害也好,本王不关心”,“一个几次三番以下犯上,没规矩不听话的人,值得本王花费精力保护?”……

    父亲这么说的话,怎么处理麻烦应该可以不用跟父亲请示商量了,容云分析况。非常文学而且这次父亲微服在外又是在秘境之中,威慑政敌不是第一考虑,因此,可供他选择的方法会更多。

    因为方法很多,所以,其实如何处理麻烦并不是让容云觉得棘手的,让容云觉得棘手的是——

    父亲生气了。是因为他不仅之前做错了某件事,而现在又变成别人挑拨的途径吧,或许,还跟那支弩箭有关系。容云想到这里,对自己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到底做错了什么十分汗颜,自己笨成这样,确实很难让父亲喜欢。

    不过这方面他觉得棘手似乎也没用。关于他的错误,父亲既然说了“一会儿再说”,他应该可以等候父亲教诲再接受惩罚;关于被陷害,如果父亲不完全相信他,他应该可以用忏心血诫让父亲问话,顺便,关于弩箭,要是父亲心里有郁火,还可以让父亲在他上顺顺气。

    容云的思考自然一如既往迅速,等他退开到司徒枫边,已经得出了结论。见好友在看自己,容云回以微笑。在只有司徒枫能够看到的角度上,这个微笑有点容云独特的呆,但更多的是洒脱、毫无束缚,蓄势狩猎。

    司徒枫看着容云,他知道好友是与生俱来的猎人,越麻烦的局面越能体现这位猎人的本领,只不过……

    “说说,目标。”司徒枫传音。

    “左东灵,萧渊,以及等等。”容云道。

    “……”司徒枫。

    很好,罗天佑是“等等”。果然,罗天佑还排不上号,也就是说,在某人看来,自己被陷害这点,不值得费心是吧。

    司徒枫这么想着,语气有些无力地传音问了一句:“陛下觉得忏心血诫如何?很好用是吗?”

    “……”容云看着好友傻笑。

    ——他还不至于笨到直接承认。

    “……”司徒枫看着好友笑容迷人。

    ——他就该把这笨蛋打昏,免得尽干些挑动别人绪的事

    “你把目标顺序改了,罗天佑,左东灵,萧渊,以及等等。”司徒枫道。

    “罗天佑……”没什么好处理的吧,再说他也不会。容云陛下语气温和,打算跟自家好友兼右相商量商量。

    “第一目标,我处理他。”司徒枫语气不容拒绝。有他在,如果容云最后还来忏心血诫,那他可以被庄仪那个话唠念到天荒地老了。

    于是,容云当然没词儿了:“……谢谢,麻烦了。”

    “不气。陛下该做什么做什么吧,记得本相需要时,好好配合。”

    “嗯。”

    容云乖乖答应好友后,转,便出手了。

    说起来,熟悉的人都知道,容云陛下的手段向来“凶残”而“浪费”严重,但有司徒右相在旁边的话,基本可以最大程度避免浪费……转化为凶残。因为容云会很有自知之明地主动向司徒枫询问,他的目标在他的行为下可能会有的各种心理反应。

    另一边,罗天佑见云一退开到魔头边后就不说话了,刚想趁打铁穷追猛打一番,就见云一有了动作。云一然走到左东灵面前,道了声“失礼”,便出手封住了左东灵的要。堂而皇之,干净利落。此此景下,这样的行为,不得不说,相当地嚣张。

    瞬间被制,左东灵自然惊讶,他手按口,尽力压住毒

    “云一阁下,这是何意?”罗天佑质问。

    “我被人陷害,势单力薄,请左先生作我的保镖。”容云道,“左先生是目前罗门主相信的,对毒有研究的唯一一个人,相信罗门主一方不会轻举妄动。”

    “你这是趁人之危。”被一语道破关键,罗天佑确实有些急。

    “不算吧,左先生原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容云微笑。他的名誉就是国体,保护名誉是一国主君的良好习惯。

    “哼……”罗天佑觉得云一又在故意气他,无视云一的无谓之举。

    而就在罗天佑刚要再说什么时,被旁边魔教的谷乐开口打断了。

    “罗门主不要光问别人问题。也回答在下几个问题吧。”谷乐看到罗天佑一直对教主的朋友咄咄人,非常不爽。到底是谁“趁人之危”?他就不信,如果教主没有中毒,武功没有受限制,这姓罗的敢挑明了跟教主这么对着干。而且,那点小算盘谁不知道,这样的况下,一但如此分歧,七队人马很可能会二比五的分开。姓罗的想趁中毒,拉拢萧渊合力对付他们吧。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周末补眠了砸吧,鸡蛋都给boss。。。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