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三三 风雪大会(下一)

    十数年前,初代魔教教主为疯狂,血洗江湖,然而世人并不知道,承受他恨意最深沉的,并不是哪个死他妻子的人,而是他最的女人拼死留下的孩子。

    两年前,容云为了得到东霆严老国公的支持,以“半年之内,剿灭魔教”为条件,二人一赌天下。

    然而后来,容云却为了保下魔教,与严老国公交换条件,以犯险,驯服了夕阳听雪剑。

    曾经,二十岁的容云对二十二岁的司徒枫说——

    “司徒枫,令尊其实早已经疯了。”

    “司徒,可以告诉我吗,你想要的。”

    “司徒,赌约还有时间,我会解决。”

    “阿枫,我不懂这些,如果我做了让你不高兴的事,你就随便……”

    “阿枫,我暂时废了令尊的武功,你可以放心跟我走了。”

    “阿枫,做我的宰相吧。”

    ……

    以君拜相,不为帝王伟业,平生知己,愿辅吾皇天下。

    司徒枫看着不远处敛尽威仪,温驯乖巧、甚至带着一丝孩子气地坐在烈亲王旁的好友兼主君,又看着眼前的三个老部下,很自然地想起了一些往事。

    另一边,容云拿起小二送来的白煮蛋,一边剥一边思考反省。

    阿枫很喜欢鸡蛋羹?……这好像不是关键,是自己哪里惹到阿枫了?可是,他并没有感到好友气息不佳。

    容云一片迷茫,但听了好友跟魔教那三位熟人的对话后,他隐约觉得,自己在这里只能吃白煮蛋跟昭云摆了阿枫一道,似乎存在着某种联系。

    拿筷子把白煮蛋切成四块,容云想了想又在白煮蛋上放了点菜,然后,乖乖地夹起来放到嘴里……喝汤,又喝了一口汤……终于把四分之一的白煮蛋咽了下去。

    容云若有所思。

    阿枫一般不会做没用的事,这几天虽然他变换各种形式吃鸡蛋,但其实都是很难吃的,只是由于做法的关系,没有白煮蛋干得那么难以下咽。

    容云又夹起一块白煮蛋放到嘴里,咽了一下,没咽下去,他对自己很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这次容云没有喝汤,他直接抬手,抚着咽喉的位,把白煮蛋送了下去,长痛不如短痛吧。

    如法炮制,吃完了一颗。

    第二颗,继续……

    虽然容云动作不大,但连续七次下来,还是让人注意到了。

    “……”容熙。

    “……”宫毓卓,江清浅。

    就在容云拿起第三颗,分好,又“吃”了一次后,容熙终于没忍住,开口管了这件原本被他认为是“个人好”的事

    容熙放下手中碗筷,看着容云:“你停一下。”

    容云不觉有异,停下坐好,等父亲问话。

    “咽不下去?”容熙问。他本人其实很理解这种感觉。

    “是。”

    “……”容熙。怎么想的,咽不下去还吃。

    这几天一起吃饭,他发现了,容云晚餐都会要鸡蛋料理,他本以为容云跟自己不一样,很喜欢鸡蛋,但现在看来……

    “你难道不喜欢吃鸡蛋吗?”

    “回父亲,不喜欢。”容云摇头。

    “那你为什么天天吃。”容熙越发不明白了。

    “补血效果好。”容云有问必答。有宫毓卓在,他没有明说血灵芝,只是看了一眼自己左臂。

    容熙听罢稍愣,血灵芝麻烦到即使用这种方法也要每天吃鸡蛋吗?容熙意外血灵芝耗血原来比他想象中还多,同时也不由再次感叹容云真的很强,单纯看的话,他然完全没看出来。

    针对血灵芝造成的气血不足,鸡蛋补血效果最好,这是容云的答案,很好理解,顺理成章,似乎,也很普通。

    所以,容熙一时没再说什么,而容云继续“吃”鸡蛋。

    直到容云强迫自己咽下今天最后一块白煮蛋,皱了皱眉,容熙看着容云难得微蹙的眉峰,才蓦地意识到什么……

    血灵芝耗血,容云应该很注意自己的血量。而他的家法,真罚的话,则是以血洗罪的沉重鞭刑,然而,容云却从来没有以血灵芝为由跟他计较过,全了他的家法。

    不,容云似乎“计较”过一次,在寒光营,这个孩子当时求饶,求他罚轻一点!

    他本以为容云是因为背后伤口裂开才会求饶,或者是在不知道他有北地玄冰时,不想大量使用烙铁止血而求饶,他本以为这个原因已经合合理了,事实上,他恐怕想错了吧。

    想想几天前容云突破乾坤重元时的样子……那两间毁坏殆尽的房间与染满鲜血的黑衣,可以想象当时的惨烈。血脉间阳相冲,绝对很疼,放血会舒服些,但是,事实上容云跟他说的是……“忍着”。

    在寒光营,容云伤口裂开已经算是放了血,容云在不知道他有北地玄冰时,担心的其实不是烙铁,而是,只是希望能多留下一点血吧。不管是为了血灵芝,还是为了凶险的内功突破,希望能多留下一点血,在有用的时候能用吧。

    仅此而已,却被他拒绝了。

    既然当时那么麻烦,容云为什么不直说?

    ——“所以,你就也想知道本王对端和公主的态度?所以,你为了母亲,就可以置父亲于危险不顾,以下犯上,试探本王?”

    ——“云儿知错……咳——”容云忍着忏心之刑下叫嚣的痛苦,强撑起体,长跪而拜认错,即使咳出鲜血,也没有妄动半分失仪。

    容熙脑中突然就闪过了这个场面。

    ……是这样的原因?是因为不想变成“为了母亲而置父亲家法不顾”……吗?

    “这几天跟前几天不同,不吃不行吗?”容熙几乎是明显关心地问了出来。

    “前几天每餐三个,这几天晚餐三个。”容云很满足地说,“请父亲放心,我会处理好自己的体问题的。”

    “……包括求饶吗?”容熙到底还是问了出来。

    容云愣了愣,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是,云儿……我会尽力处理好,不会再随便求饶了。”

    容云已经很久没有自称“云儿”了,只因为父亲一直叫他“容云”。

    云儿……

    容熙的眼神深了深,无论是江清浅还是宫毓卓,他们不会知道,一个简单的鸡蛋问题,容熙现在是怎样的心

    半晌,容熙想到什么,转头去看司徒枫。这小子原来打的是这样的主意吗。

    然后,容熙就看到司徒枫其实也在看这边,而且似乎也有些失神,跟他对上眼神后,魔教前教主才回神一般,以手抚额转回了头。

    “……”容熙。

    心疼,无奈,还有点生气……这真是复杂的心吧。

    司徒枫转回头,放下刚刚差点捏断的筷子,对三个老部下道:“不用特意陪我吃饭,你们回去休息吧,明天我去找你们。”他早该说这句话,却因为某人耽误了。

    三人觉得自家教主哪里有些奇怪但又说不出来,不过见好就收的道理他们都明白,告辞离开。

    出了栈后,谷乐道:“教主好像很关心这位新交的朋友啊。”

    代教主羿君表示有同感,她似乎既高兴又有些伤感,语气复杂地说:“教主需要能真正了解他的人,我们以前错了。”

    苗安安环住谷乐的胳膊,道:“教主哥哥总算交了一个看起来很正常的朋友,真好。”

    “嗯。”羿君点头。

    “……之前的两位……”提到自家教主的交友,谷乐脸色有些难看。

    “是啊,尤其是那位,那么恐怖,呃……是教主哥哥果然厉害吧。”苗安安想到往事,脸色也不太好。

    景烈实在是太嚣张了!

    当初他们四大执行,因为教务关系不在教中,没想到在大会之回教,就听说有人踢场子找教主决斗,他们到了演武场后才知道,不仅是教主,还有老教主。

    他们永远不会忘记,当时的漫天血杀之气,整个魔教都笼罩在其中……

    景烈一人连挑两位教主,最后一剑把老教主拍在地上起不来,然后,他们就听见景烈然说什么“阿枫,我暂时废了令尊的武功,你可以放心跟我走了”。

    岂有此理!

    然而,让他们意外的是,教主当时笑了,吐着血,在昏过去之前,笑得很开心。

    景烈抱起教主,走向门口。他们自然不能坐视教主被带走,在门口拦下景烈。

    景烈……那个男人,上决斗时的强杀之气未散,黑发嚣扬,一黑衣能看到口处刀伤严重,然而,抱着自家教主紧贴着伤口,却连眉头也不动一下。

    “让开,你们教主伤得很重。”景烈低沉的声音带着杀音。

    他们毫无招架之力。

    “三个时辰内,不要移动贵教前教主。”景烈边走边说。

    “景烈,魔教与你势不两立!”羿君当时在被退前,勉强道。

    “随便。”景烈就当着整个魔教的面,抱走了他们教主。

    ……

    过后,教主回来说明了经过。

    决斗是他与那位故意的,教主说是他自己任,非要看看老教主会不会为他出手,至于老教主的武功……这个,他们也觉得废了比较好。

    老教主出手了,而那位……似乎并不坏。

    但是,教主然说要退位!说要给那位做宰相!

    他们不敢放肆,不敢拿教主怎样,只能对那位……咬牙表示“跟暴君势不两立”。

    没想到的是,他们教主然说,“这主意不错”。

    是的,因为这个“主意”,江湖正派对魔教摸不清不敢轻举妄动,而那位,也似乎真的任他们“随便”,没有计较。

    直到如今……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yyer67捉虫。

    ---

    一下是上一章忘了贴的作者的话

    话说,“插朋友几刀”,司徒枫大魔头精于此道啊(喂)

    关于鸡蛋吧,《〇四五 寒光,入营》里有个注。

    注2:鸡蛋补血(但是每天九个……咳,非常凶残,切勿模仿)。

    目前,容云受伤失血、气血不足,而上的血灵芝耗他鲜血,所以,最坏的况——“补不回来,还继续失血”,这种况,会死。

    医学属于作者专门外,一切从简处理。人的血液,包含很多部分,血浆,红细胞,血小板什么的,设定血灵芝不是都吸收,于是造成不平衡,而鸡蛋,相当于“食疗 ”。厉宁雪的研究结果:鸡蛋针对血灵芝最有效,汗(见三十章)。容云目前相当于用鸡蛋来调整跟补偿血灵芝造成的血液代谢失衡……

    我随便杜撰了,针对血灵芝的消耗,他需要补点什么……(注2结束)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