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三一 风雪大会(上)

    如半月夫人所言,下午时分,众人等来了两个江湖人。

    这两人进到盛来栈,就说要找为民除害的英雄。他们自称是武林盟主萧渊手下,出来为江湖风雪大会发英雄帖。根据两人的说法,他们手中的帖子名为“行侠仗义帖”,没有固定的名头,由他们自己寻找合适的人选送帖。

    这到不奇怪,每次英雄大会都会有类似的帖子发出。江湖有名言,所谓,“英雄不问出处”。

    容熙谢过,接了帖子。

    之后,四人商议了一下。江清浅表示他已经利用这段时间收集了路线资料,宫毓卓则不出容熙所料地,表示要同行。用宫毓卓的说法就是,皇上又没有给他时间限制,为曾在江湖响当当的酒中豪宫酒,他怎么能错过如此机会,何况他很有江湖经验能给烈亲王帮忙的。

    宫毓卓是吃定容熙暂时不会对付他了。大家都是聪明人,都清楚当前形势下,皇上是不可能不盯着兄长也不可能不派人调查萧渊,没有了他宫毓卓,就算麻烦点但还是会有别人,而他起码在明,且能多少帮些忙。

    就这样,容熙一行四人离开了临山镇,前往两国边境。有容熙的手腕容云的放水,众人在边境上耽搁了一天顺利过关,然后,进入东霆,直奔凉水双遥。

    五后·东霆凉水郡·双遥山下——

    双遥山下双遥镇,原本它只是东霆中部极普通的一个小镇,战火烽烟下,也难免萧条。然而,从几年前开始,它却渐渐繁荣,俨然也成了乱世中的一块避风之地,只因为现任武林盟主萧渊在此学艺起家。

    有关萧渊的师门、双遥山上是否有高人的猜想,随着时间本已经不再火,但如今那个所谓的上古传说,又再次让人浮想联翩——萧渊是得到了古人的秘籍才有如此成就的吗?

    萧渊成为武林盟主后,在双遥山下建了萧家庄,几年下来,萧家庄地盘越来越大,几乎与本来的双遥镇连在一起了。然而,虽然连在了一起,却是一步之差天壤之别。萧家庄充满了典型的江湖氛围,如今初冬一场小雪过后,更是添几分风花雪月之感,似乎走在萧家庄的街道上,自会有种刀剑美酒,快意恩仇的豪

    自古侠以武犯,是历代统治者很头疼的事,然而民间集会,又不能完全止。黑白两道,这需要一个平衡点,就看上位者能力如何了。

    因为那个上古传说的噱头,这次风雪大会的地点自然在萧家庄。当容熙四人走进萧家庄时,已是当天傍晚。

    这是叶欣儿被绑架的第十天,因为两国连年打仗,风雪大会也受到影响,除了前期的交流,这次正式的会期只筹划了三天。换句话说,叶欣儿的长生散以十四天为限,如果顺利的话他们在第十三天能够得到“奖品”叶欣儿。

    容熙四人进入事前派人打点好的八宝栈,此时正当饭口,四人进入时,大堂可说闹非凡。

    八宝栈是萧家庄最好最大的栈,自然豪华气派。登记入住后,四人便也在大堂寻了一桌空位,点了晚餐,顺便听听人们的高谈阔论,也算是熟悉环境。

    小二上菜很快,容云习惯地站着给父亲布了菜,才坐到父亲边。

    “赵兄,那桌新来的什么来头?”旁边有人小声议论着。

    声音虽小,但不光容云听得很清晰,就连宫毓卓也听到了。宫毓卓笑着暗暗摇了摇头,一看就是没有江湖经验的雏鸟,当人面谈这种事也不知道传音入密。

    “看不出来啊,感觉一般又很不一般。”

    “李兄,看那两个人的长相,该不会是父子吧。”

    “嗯,很可能。怎么了,感慨了?”

    “是啊,你看人家,跟着父亲正大光明出来,哪像我们,都是背着家里出来的。”

    “切,我们这叫自立,跟着父亲出来算什么,离不开娘的,有什么好羡慕。”

    “……”容云。

    “……”容熙。

    父子相视无言。

    容云吃着饭,余光看着这帮说他“离不开娘”的年轻人,感觉这些人有些眼熟。

    似乎,把这些脸放成熟一些,他以前在朝堂上见过……

    背着家里出来的?好吧,就当他为主君为臣下做些事,一会儿还是传张银票,通知一下这些人的父兄,尽快把人领走。这次武林大会,恐怕会越来越危险,不适合锻炼。

    年轻人们不知道他们偷跑出来凑闹,结果被家长的主君撞了个正着,依旧很有兴致地继续谈论着。容云放下他们,继续收集者其它信息。

    就在这很普通的氛围里,栈大门再次一开一合,走进来一个白衣人。

    第一时间。

    “……”容云。不是吧。

    来人材颀美,一白衣穿在他上,端庄飘逸却又带着一丝魅人的魄力。这人脸上带着一个银色的面具,遮了眼际,露出线条迷人的下颌。

    这人就这么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起初大堂中闹依旧,慢慢地却静了下来。

    而这个人却仿佛毫无所觉,在发现了自己的目标后,不管众人什么反应,径直走向了……容云。

    “赵兄,大家为什么安静下来了啊?”依旧小小声,但其实大家都听到了。

    “应该是因为又进来的这个人吧。”

    “这人是谁啊?”

    “……”其他听到这小声议论的人。其实,他们也不知道,但是,看到某个算是大人物的老江湖都安静了,他们也就安静了。

    总之,不明所以的人们都看向了那个脸色突然难看的老江湖。

    另一边,白衣人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唇角微弯。大堂中不少观望事态发展的女侠直接脸红了,这个男人,突然微笑起来的样子,实在是太迷人了。

    同时,老江湖也在众人期待的视线中,凝重而严肃地给出了答案:“魔教……教主。”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