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二三 临山镇“妖”(六)

    对于父亲突然许他坐下,容云有些意外,但周良在他没有说什么,安静地坐在了父亲旁边。

    接下来,周良说了他的“怕人不会相信”的线索——

    上个月,为了给郡守做菜,周良上乌兰山打珍味食材,那个时候,乌兰妖孽的传闻才刚刚开始,盗匪还没有这么猖獗。周良跟往常一样,打算走偏路上山,打了食材就走,只是秋季多雾,山中突起大雾,他仗着经验没太上心,结果追着一个猎物迷了路。

    迷路了周良也没有太急,小范围转着,只等雾散能辨方向后再行动。这期间,他听到了小动物的呜咽,循声找去,发现是一只正在产子的雌貂。雌貂因为难产,眼泪汪汪,周良看着可怜,他打猎食材也只是为了讨好郡守不为自己,于是便伸手帮了那雌貂一把,把卡住的小貂拽了出来。

    雌貂获救,把两只小貂添得干干净净后,对周良叫了两声,似感激也似警戒。周良这时才发现,那雌貂通体火红,看上去非同寻常。而就在周良打算示好表示他真无恶意时,另一只雪白的雪雕冲了出来,当在火貂母子前。

    这是貂爸爸吧,周良笑了。过了好一会,周良才让这对貂父母相信自己。然而,接下来的发展,才是真正的意外。

    雪雕爸爸见周良真的没有恶意,咬了咬周良的裤脚,看样子是想让周良跟它走。周良不觉会有什么危险,便跟着雪雕走了。一貂一人安然穿过几处狭窄的山缝,直到某处开阔地暂停下脚步,周良环顾四周,只觉得浑风阵阵。

    白色雾气缭绕中,隐见红色山岩,甚是诡异。不只是风声还是哭嚎的声音不觉于耳,让人毛骨悚然,如坠恶鬼之渊。雪雕还在咬周良的裤脚,但周良已经不敢再前进了,坚持原路返回。

    而那次打猎后,周良本打算将这经历当作一次噩梦,却没想到,小女儿突然失踪。最初周良并没有将两件事联系起来,直到早上找孩子时,治安长一脸莫能助地跟他说“放弃吧”。

    治安长告诉周良,他也不是玩忽职守,他们也探过乌兰山。但是,那天暗中搜索时,几个兄第走到一个地方,就听到或凄厉,或哀绝的女声,喊着“救命啊”……吓死了个人!

    治安长说:我是看在郡守的面子上,偷偷告诉你,乌兰山真有妖孽,任命吧,唉。

    周良听了以后,更加沮丧,然而前后联系了一下治安长的描述,他突然认识到,那几个兵当时听到“救命”声的地方,正是自己当时救雌貂的地方!

    难道,里面就是“妖孽的所”?难道,当时那只雪雕是要告诉他,关于妖孽的事?是他当时胆小没有进一步,结果,现在小女儿也失踪了……

    周良无法控制自己不这么想,他语气沉重地叙述了自己的经历与猜测。并表示那个地方非常偏僻,岩缝更是不好找,如果容熙跟容云不觉得他是在胡说,他愿意带路。

    容熙听罢所有所思,看了看容云。

    “你觉得如何?”容熙问。

    “真实很高,很有价值的线索,值得尝试。”容云当即立判。

    “嗯,跟我的想法一样。”容熙点头,看着周良,“那么,就这么决定吧,有劳带路,半个时辰后我们一起出发。”

    作者有话要说:呃,私事还算顺利,就是打乱了好容易形成的节奏。。。t-t

    谢谢大家的留言

    欢迎新读者

    ----

    晕,公司有人找我。。汗,时间啊时间,为什么不能一天48小时。。。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