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〇九 准备(下)

    长毅城·明丰客栈——

    容云坐在二楼靠窗的雅间中,拿着木勺,吃了一口店小二刚刚端上来的芦笋蛋羹,对这个润滑鲜美的鸡蛋料理很满意。

    店小二关上雅间的门,一边走一边嘀咕着“奇怪的客人”。雅间中的客人,一共点了三个菜,除了刚刚送上的芦笋蛋羹,还有金玉蛋卷跟香椿煎饼,并且要求先上蛋羹,其余打包。都是鸡蛋也就罢了,有人吃饭要了羹汤然后外带主食的吗?而且,原本看这位客人穿着简单朴素,没想到点菜完全不看价钱。现在不是芦笋的季节,他们店的芦笋都是南方特意调运的精品,正是一年中升到顶点价位的时候,还有那另外两样也都是相当费手工的高级货。

    他本来怕这人最后付不起钱,跟老掌柜还请示了一下。结果老掌柜说什么“小子还太嫩啊,放心吧,按老人家我在这京城第一栈坐了这么久的眼光来看,那位客人绝对付得起钱。看人要仔细,你看他腰上的饰带,虽然老人家没见过那种材质,但就那种光泽可不是一般货色。而且……嘿嘿,他要是真付不起钱,报官扣下来做几天店小二,说不定我们赚的更多。”老掌柜笑得那叫一个财迷。

    不过,现在他知道自己短练了,这位客人虽然奇怪了些,但真的是给得起银子的。他送蛋羹时,这位突然想起来让他顺便帮着买个保温盒。他们这种生意,平时有预备着各种食盒,结果这位爷上来就要最轻的保温盒……好吧,客人不嫌贵,他当然没有意见。

    说起来,容云会出现在这里,自然是烈亲王容熙准许的。

    早上——

    容云服侍父亲更衣后,被要求留下,于是他站在父亲后旁听了关于营救叶欣儿的讨论。当时,在江清浅很有些惊讶的注视下,容熙直接把密信交给了容云,并问容云看完的意见……

    “容云同意。”——容云双手递回密信,这就是他的意见。

    同意什么?江清浅一时没反应过来容云的意思。

    容熙到是微愣了一下就明白了,虽然气氛紧张,但明白后他实在不由得有些无语,他明白容云大概是误会他询问意见的重点了。

    容云意思自然是:我同意用自己去换叶欣儿。

    容熙看着江清浅后来恍悟后锁起的眉头,知道老部下大概又在觉得这是容云的挑衅了。对此,他并没有说什么,现在不好说明,而且他相信老部下跟容云接触一段时间后,自然就会理解了。

    之后就是讨论与结论。

    最终,自然是决定三人出京。只不过,一国亲王微服出行不是小事,就算是容熙现在是闲职,也需要些时间打理上下事务。于是,容熙又给了容云半天假,让容云跟江清浅各自做好出行准备,他自己则去交待其他重要事务,比如,他至少需要跟姐姐容敏,皇帝容承通知一下。

    于是,容云难得地有了出府的机会,他来明丰客栈是找好友尹昭云的,可惜正巧尹昭云暂时不在。

    容云想起好友曾经提过,他居住的客栈中几样鸡蛋料理做得不错,便坐下点了三样。蛋羹多喝点没有坏处,中午出行的话,另两样正好带回去做午饭。顺便,他也等好友一会儿,同时,因为这里是“东霆左相下榻之处”,有不少他的人,很方便。

    容云倚窗喝着蛋羹,手边放着几张叠好的银票,就像在欣赏街景,然后,很自然的伸手拿起一张银票甩出窗外,无知无觉地落入一个行人的怀中。

    ——叶欣儿失踪,他需要庄仪调整暗部部署。

    容云从不缺银票,即使是烽烟乱世,但司徒枫赚钱的速度远比他花得快。而对庄仪来说,他最讨厌的就是银票,因为那通常意味着大量的公务。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见。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