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〇四 家法而已(九)

    {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

    再看看容云的心吧,如果容云不是个偏激会做傻事的年轻人,他就告诉容云,自己只是他的叔叔……

    十六年前送走容云后,他就再没有想过“父子”关系的后续,是下意识地不愿意想吧,然而,实际上他却不能不想,他不能不负责任,他应该给自己也是给容云这孩子一个交待。{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_客@居!

    只不过,眼下他处境确实危险,西弘内外无数势力都盯着他,就看刚刚外面那些挑拨翻旧帐就能看出来了,对付他,容云真的是别人太好用的工具与借口,容瑀暂且不说,皇上与东霆擎王绝对是更加危险的对手,而且弄不好容云的那个表兄弟——霆皇景烈也可能是一个潜在的巨大威胁。所以,就算他不再以伤人的方式疏远容云让容云离开,但也无法表现出亲近。

    容云是目前别人对付他最大的突破口,而要堵上这个突破口,最有效的方法,是降低容云作为棋子的效果。如果他不在乎容云,也就是说,容云对他没有什么影响力,同时,容云本又很强很难对付还软硬不吃,这,真的是容云留在他边前提下最好的状态。而目前的状态,似乎差阳错地,就是这样的状态?

    或许……

    或许,解决了外界的麻烦后,他可以尝试跟容云做一对真正的父子……

    容熙边执行家法边有些出神地想着,当残酷的刑鞭再一次以一个漂亮的弧度回旋而归时,容熙看着容云背上的鞭痕,才突然意识到:已经十鞭了?!

    容云居然就这么安静而没有半分多余动作地承受了父亲十鞭,完全没有容熙预想中的“插曲”。{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

    渐渐入耳的是容云沉重而略有凌乱的呼吸声,当第十鞭结束后,容云缓缓地咽下了涌在喉间的鲜血,没有了刑鞭落下瞬间那令人窒息的感觉,背后积聚的伤愈感鲜明,膝下玉荆棘又深了些,一钻心的痛几乎是伴随着心跳与呼吸袭来,容云努力抑制自己的颤抖,在一时失聪的听力回复后,感受着后父亲的气息。

    父亲的气息,似乎恢复平和了,应该是消气了吧,容云想。

    他会记住这次自己所有的过失,以及父亲给予的教诲。

    认错与道歉,果然这样的事比较不容易被他搞砸,但都是事后才能补救的,容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丢人。父亲不喜欢,他不该讨好求饶的,这次他受罚没有再失礼,是不是能挽回一些?他本就不是个能让父亲喜欢的孩子,不能让父亲再讨厌他了。

    好在,能看出来,几天来,他对疼痛的承受能力确实提高了,看来习惯疼痛强行突破乾坤重元是很可行的。

    容云正有些苦中作乐地想着,听到后父亲的声音传来:“容云,你的决定改了吗?”

    容熙听着容云压抑沉重的呼吸,看着眼前明明完美却伤痕累累的背影,容熙再次问道。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最想要的答案是肯定还是否定吧。

    “回王爷,容云的决定不变。”容云努力稳了稳呼吸与声音,回道。

    “本王的家法很重,你真的不用遵守。”容熙最终还是没忍住,近乎直白地说了。

    眼前压抑颤抖的漂亮脊背上,冷汗从苍白的肌肤渗出,鞭痕中鲜血沥沥而下……以血洗罪,这时他当时写下的家法。他当时是想着自己未来的孩子可能很有本事又有小瑜宠着不好管教,而故意写重了些吓唬孩子的,没想到,如今却是这样的结果。他能理解与想象雪翁用他家法调|教容云的最初理由,而后来,大概是雪翁觉得容云本领太强,只有这样严厉才能有效吧。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无法想像,有人能跪在玉荆棘上硬受他十鞭……容云,真的很强,要让这样的孩子有讨好求饶的想法,也难为雪翁了,雪翁应该也很喜欢这孩子吧。

    然而,听了父亲这样的话,容云紧张得呼吸停了一停,没敢轻率回答。他觉得自己此刻的心跳声有些大,是因为伤口疼吧,似乎有些干扰他的思考了。

    “容云自己犯错,甚至是……明知故犯,是罪有应得的。”容云说,顿了顿,才有开口,“而且,能遵守……王爷的家法,容云很高兴。”

    家法……有“家的”感觉,“这里永远也不会成为你的家”,他记得父亲的话,他已经不能留在父亲与母亲的家里了,但他还是想有一些“家”,守父亲的家法,他算是家人吧。

    容熙这时已经从容云后转到前,他本想看看容云的表,然而,眼前的一幕却让他莫名心惊了一下,他定了定神才发现是自己看错了。容云只是脸上的伤口突然开始流血,混合着鬓角的冷汗,看起来,很想泪痕……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