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〇三 家法而已(八)

    感受着不远处父亲冰冷的气息与真气波动,容云知道,父亲真的生气了,他又搞砸了一件事

    膝下,背后,以及血脉中的疼痛,让容云保持着清醒的思考状态,他明白自己该做什么。

    无声地撑起体,看着眼前地上乌黑的蟒鞭,容云抬手解开自己的外衣。

    心脏似乎有种又麻又闷的感觉……?很轻,却有些意外地鲜明。

    他疏忽了,居然没注意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他的体出问题了?

    容云这么想着,以最快的速度提起温的乾重元,点抚了自己心脏周围的要,静心凝神,心脏又麻又闷的感觉消失后,容云判断:还好,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可能也是乾坤重元即将突破的影响……吧。

    “特意准备了烙铁,什么意思,想引起别人同,好给你求?”容熙看了一眼火光暗红的炭盆问道。

    容云正准备褪下里衣,闻言放下双手,再次恢复了回话的礼仪。

    白色的里衣,除了手臂处的鲜红,整洁干净,这是容云伤口崩裂后清洗时,请尹昭云帮他去置物间新取的。当然,容熙并不知道这些,甚至,此时被那种微妙怒火吸引了心神的他,都没意识到,容云实在太过善于把自己打理得干净利落一派平常了,容云的体状态如何,不直接问他本人的话,就算切脉,恐怕只有雪翁亲自切才能彻底明白。

    其实,面对“不会担心自己”的父亲,容云一般是有问必答的,只可惜,眼下,容熙并不了解自己的儿子。

    “……回王爷,属下为了止血。”容云回答。

    准备烙铁会引起别人同?容云不明白,不过此时似乎不适合提问,于是容云实事求是,说明了自己的原因。

    然而,听了这个回答,容熙再次皱眉,心中依然有种说不清的微妙感觉,他早知道了是为了止血,但他真的不喜欢容云特意在他面前再强调一遍。

    看着容云跪在那里乖巧聆训的样子,一股莫名地冲动,容熙冷漠却也严厉地开了口:“年轻人,做事不要总想着取巧。本王知道你武功修为极高,但要知道,力量永远不是一切,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不要小看任何一个人一件事,要看到别人的优点事件的引申,永远不要认为自己已经天下无敌无人可及。”针对容云做的“好事”,容熙不由说了这样的话。

    “多谢王爷教诲。”容云听后欣然拜谢。

    这是父亲第二次这样当面对他教诲,父亲还愿意给他教诲……父亲没有讨厌他……?

    他又搞砸了一件事,但是,意外地,得到了父亲难得的教诲,发现自己居然有种类似高兴的感觉,容云对自己的丢人有些无奈。

    “连累他人是小,若发生无法承受的代价,后悔就晚了。”容熙说。

    “是,容云知错,是容云虑事不周。”

    “知错简单,改进才是关键。”

    “是。”容云诚心回答,父亲也觉得他还不够强……应该的。

    “凡事不要想着逃避,发生了,就应该面对。”容熙指犯错领罚,他不喜欢不合时宜的讨好求饶。

    “是。”容云温和的声音带着承诺的意味,虽然父亲的教诲内容他早就明白,但他会再一次永远记住。

    或许,这次内功突破他不应该从保留鲜血减轻疼痛的角度考虑,疼痛而已,他应该想办法适应。其实有方法可以帮他适应未知的强烈疼痛吧,他可以有意识地循序渐进……最痛,应该也不会比忏心血诫疼吧。

    容云有了决定,觉得父亲引导自己解决了眼下最大的麻烦。

    “多谢王爷教诲。”温和沉静的声音,容云再次拜谢。

    “既然如此,该怎样做,还用本王提醒吗?”容熙说,还处在微妙的怒火与冲动中,他没发现自己说得非常自然。

    “是。”容云微礼,抬手解下了里衣,将背后发辫理到前,手腕一动一引,面前的蟒鞭入手,双手托举。

    虽然不是有意的,但这一次,依然变成奉鞭请罚了。

    作者有话要说:回来比较晚,想多码点再发,发现果然还是要状态,对了电脑一个小时,只写了一百多字,这个时间了,先发了吧。

    真的很。。。过意不去。

    ---

    寂寞给了BOSS强悍的神经,BOSS用它来寻找幸福(汗)。

    在BOSS成长过程中,无论是学术狂人雪翁,还是睡美人景妈妈,其实BOSS在他们边一直体会的都是幸福。

    BOSS在爸爸边也体会了不少幸福,不过,爸爸毕竟是爸爸,厉害多了。

    容爸爸,你如此努力的欺负你儿子(容熙:。。。),你家听话的BOSS儿子怎么能不给面子做出点“正常”反应呢,BOSS好像第二次心痛了,为容爸爸撒花~~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