〇九九 家法而已(四)

    “……”蔚思夜。

    他故意那么看容云,真没想到烈亲王居然会这么不高兴,看来,这做父亲的也很“有趣”啊。好吧,他不看了,他暂时不想撩拨虎须,无论是老的还是小的。

    不过,难得这么“有趣”的场面,蔚思夜可还没有就此老实旁观的打算。

    而接下来的发展,让容瑀,甚至容熙都觉得,蔚思夜是不是昨夜受了什么刺激,因为,蔚思夜的行为……实在是不太正常——

    蔚思夜不仅盯着容熙笑得很殷勤,更还边笑边起,很殷勤地去房间的装饰摆架上……端了一盆水。这时,不少人才发现,一个名贵的瓷瓶被放在了一旁地上,而原本放瓷瓶的地方,很可笑地被摆了一个水盆。

    精制的银盆边沿搭着一条上好的丝绵手巾,蔚思夜亲自将银盆取来,放在了容熙手边的茶几上,然后,才回到自己的座位。

    容熙暂时沉默了,扫了眼容云才刚刚有些止血的手臂,他突然明白了这盆水的直接用途。

    蔚思夜对着容熙,笑道:“虽然前天发生了些不愉快,但思夜觉得过了就过了,王爷又何必太严厉,教育孩子嘛,来方长……”蔚思夜说到这里,语气有些微妙,“虽然小王爷在寒光营不仅私藏药品,私自上药,还随私带着兵器,但是,思夜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这叫不在意?这话内容也太有力度了,坏得这么明显,就不要再拙劣掩饰了吧,一旁众人暗暗冷笑。看来白目也是有些用的,跟愣头青还真是配合得当,正常人可都不敢说的这么直接。这段今天的前戏,就看烈亲王怎么处理了,处理不好,丢面子是小,恐怕连东霆魔女的旧账也会一起被翻出来吧。

    容瑀听了蔚思夜白目挑衅的话,嘴角泛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可惜是最后了,不然他这个舅舅,有时真的很好用。如果伯父此时被翻旧帐失去人望,那真是很可能丢命啊,不说东霆擎王正盯着伯父的命,父皇可也是今非昔比。当年伯父犯事时,父皇尚权位弱小,如今父皇势力庞大,伯父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

    另外,他这个不成器的舅舅自己主动吸引伯父的厌恶真是再好不过,到时候,他栽赃时,想必伯父也不会有想保人的心思。

    蔚思夜就像不知道众人的心思一般,继续笑道:“思夜现在不仅不在意,还表示理解,因为小王爷太‘笨’嘛,……看,我现在都知道了,他这么‘笨’王爷您一生气就会弄一手血,特意给王爷准备了水盆洗手,总之,思夜现在一点都不在意,小王爷‘笨’得很有趣。”

    “……”容云。他承认自己是笨,可他怎么觉得蔚思夜话里有话?

    容熙觉得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