〇九八 家法而已(三)

    容云见父亲终于接了茶,稍稍放松了些。

    这一次,父亲没有像上一次那样直接让他“滚远点”,也没有拒绝他以贴侍卫份奉的茶,容云感到有些高兴。这样看来,他的感觉应该没有错,父亲确实没有之前两次那么生气吧,那一会儿父亲找他问话时,他应该还是很有机会的吧,他从没有过“讨好求饶”的经验,不知道能不能按照父亲的要求做好,第一次讨好求饶,他一定尽最大努力去做。

    容云这么想着,轻轻收回了自己奉茶的手臂。

    就在容云从自己为侍卫的职责考虑,觉得起比较好时,很凑巧地,进门后一直没有言语的晋亲王容瑀突然开了口:“伯父还是恕礼让……容云起来吧。昨天咱们皇家人难得聚了一聚,父皇不还劝您说“法理到了就好,不要太严格”么,事也算过去了,您就不要太介怀了。说起来,侄儿我比容云年长吧,那当侄儿为弟弟求个吧,伯父觉得可好。”

    晋亲王容瑀今暗紫色的王服,更显俊美,深邃的眸光中隐透着掩不住的冷厉,气质风轻云淡中带着敛不住的高贵,他看着自己的伯父烈亲王容熙,颇有些诚恳地笑道。

    “是啊,小王爷的事,我们也有耳闻,罚也罚了,烈亲王您就消消气,给小王爷恕个礼吧。”玉荆棘后,一个难得还算够份说得上话的人,也附和着说。

    然而,求的话,反而使得容云最终没有起,继续保持了端正地跪在父亲面前的状态。

    既然这样,那他还是等父亲恕礼比较好吧。

    容熙端着杯子,喝了一口温度适中的清茶,余光看着就那么静静跪在自己面前的容云,想着几十个时辰前,他还怀疑容云是细作来着,心真的很复杂。

    份关系,他的旁边没有人敢无礼靠太近坐,容云的动作又很轻,刚刚……虽然别人没有发现,但凭他的感知,他还是感觉到了,刚刚容云本来是想起的,而因为那句“求”的话,容云重又跪了下去。

    这小子确实够意思、给面子啊,容熙有些自嘲的想,心中无声地叹了口气。

    不是第一次了,容云这个孩子,除了最初被他拒之门外后故意去边关儿戏军法他就范留人外,一直以来,真的都很给他面子,韵华轩是,玉荆棘是,如今,也是。

    这种心意,正常人都感觉得到,他自然也明白,然而,越是这样,他却越有些不能坦然接受容云……还是那句话,不能接受,那就尽量回报吧。

    他能看出来,那边容瑀求也没安什么好心,他还是别恕礼折腾容云了,冲着他多跪一会儿总比被一堆人正面质问要好受,万一容云这孩子没有经验,被人拐了都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