〇九五 如此“嚣张”(又下)

    就在云槿绕进小刑室的这段时间里,容云又挑了第二把烙铁,这次他比了比,把烙铁头的角度重新弯了一下后,再次利落地插|入了炭盆。随后,他听到了云槿的问话,转,有些莫名地看向云槿,手上没停,很抓紧时间地,又抽了一把烙铁。

    “……”云槿。

    容云顺着云槿的视线,发现对方在看自己手上的烙铁,意识到对方问题的意思,说明道:“准备几把烙铁止血。”

    “……”云槿。

    一口气憋在口的感觉,让云槿看着容云,实在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等他重新呼吸了一口气,皱眉之余,有些疑惑。不对啊,对习武之人来说,除了类似比武时为了保证真气运行无阻,可能无法点止血外,其他的时候,基本都可以点止血,用不着准备烙铁啊?

    云槿露出疑惑的表,这次容云反应很快,他轻声道:“因为寒蟾的关系,我真气暴涨,一旦放弃压制,血脉中内力失衡造成的阳互冲,会导致血流加速,就算再次开始压制,一时半刻也止不住。”

    护体真气,包括对经脉血脉的保护,一旦父亲对他动家法,他撤去护体真气,放弃压制,他的旧伤会先开始流血,新伤也会止血困难,所以,需要烙铁帮忙。

    最后这句话,容云没说,但云槿自然可以明白,然后,他也才想起来还有寒蟾这回事。容云一直以来,甚至直到现在都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让他居然忘了,还有寒蟾。话说回来,是因为寒蟾导致真气暴涨,所以能够抗衡陆长明吗?

    “那么小王爷打算准备几把烙铁啊?……而且,您准备烙铁就好,为什么要弄弯我的收藏品啊,那些可都是名家打造的。”蔚思夜的声音突然传来。

    原来,在云槿起后,蔚思夜也跟了过来,其实不光是蔚思夜,有几个与烈亲王立场不睦的贵客,也跟了过来,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新把柄。

    因为寒蟾而真气暴涨,容云这句话说的是事实,却也很容易误导别人,尤其对那些下意识不相信一个年轻人可以立于武道巅峰的人们来说,这是个很好的理由。比如,贵客们听了之后,便心安理得地记在了心里。同时,容云准备烙铁这惊人的行为,在他们眼中也变得十分正常了。

    说起来,容云的本意并不包括引人误解的,他已经为自己的“低调”布好了铺垫,并不需要这次的迷雾。这次,他只是知道自己准备烙铁的行为早晚会遭人质疑,而他不能把自己内功就要突破的消息弄得人尽皆知,所以,见到一堆证人正好出现,他故意这么“解释”了一下,想给别人一个自己无法点止血的理由。

    可惜,很不幸地,云槿也误解了……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