〇九二 如此“嚣张”(上)

    寒光营·营房区——

    这个曾经是“侍”字部所有侍们居住的地方,时隔不过一夜,却已物是人非。上个夜晚,这里虽然黑暗却还有生气,而这个黎明,已然是一片死寂。

    容云站在与上个夜晚相同的洗漱间内清理伤口,尹昭云单手抱琴,站在门口,一脸冷然的看着好友的背影。

    容云脱下上衣,露出了缠着染血白绫的脊背,他背后的刑伤,在与陆长明最后的决斗中,一如所料,尽数崩裂,好在事先缠紧了白绫,没有持续失血。

    从汲水池中提了水,举过头顶,当头淋下。

    深秋的凌晨,气温很低,容云因失血而显得苍白的皮肤被冷水激得愈发没有血色,他解开濡湿染血的白绫,背后现出深重的鞭痕,鲜红的血水,就顺着形状美好肌理分明的脊背流下。

    尹昭云皱了皱眉。

    容云知道好友在看,但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加快打理自己的伤口。

    解下白绫后,容云再次举起冷水打算清洗血迹,正要往下淋时,他有些意外地发现,好友突然来到了他的面前。

    站在容云面前,尹昭云没说话,伸手探向了容云高举的手臂。

    容云不明所以,举着木桶愣愣地,直到好友握住了自己的手腕。

    老实说,尹昭云的脾气,那是非常火爆的,而某人如此没有自觉的行为也确实是很让人火大的。尹昭云忍无可忍之下,直接用轻功到了容云面前,伸手拦下了那桶冷水。

    被抓着手腕,容云一脸茫然地看着好友。

    “……”尹昭云觉得自己真的很想揍人。然而,看着浑伤痕,黑发伏贴犹在滴水的好友,这“柔弱”的样子……他还真揍不下去,但他又真的非常火大!

    索,将九霄环佩往旁边一戳,趁容云还在发愣时,抓着好友手腕的手一转——

    “哗——”一桶冷水都淋到了尹昭云上。

    “昭云?”容云更加茫然了。

    “……”让他先消消火再说话。尹昭云面无表,冷冷地问:“不凉吗?”

    “啊?……啊,没事。”容云边回答,边放下手臂,问:“昭云你也要在这里冲吗?你觉得凉的话,我帮你弄吧。”这点小事,乾重元还是可以办到的。

    “……”尹昭云又握了拳,又松开。

    “总,这么洗?”尹昭云问,前天夜里他来时,容云就在做这种事

    “嗯,赶时间的话。”容云又提了一桶水,用内功弄成了合适的水温,递给了尹昭云。

    “……”尹昭云清冷美丽的脸上也滴着水,面对容云这种体贴,瞬间,一阵无奈地泄气。

    接过容云递来的温水,尹昭云最终泄愤般地又淋了自己一回,无声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