〇九一 破晓(下)

    对于蔚思夜的调笑,容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似乎还微微地笑了笑,随后移开了视线,转,真气贯穿冰火锦,鞭锋长振而出,直接在两人前方开了一条几丈长的缺口,方向自然是向着安全的地点。

    “……”蔚思夜。

    这,真的不是故意吓人……?

    等等,容云就是故意的吧!

    他刚刚那句话调戏的意味那么明显,容云要是听不出来,那可真是智力有问题了,而容云这小子虽然格比较灾难,但可以确定,不是傻瓜。

    说起来,容云最初出现的冲击太过强烈,蔚思夜其实也受到了影响,此刻,渐渐地,他恢复了一贯的“正常”。

    然而,即使恢复了,蔚思夜还是有种说不出的压抑,不由低声道,“那个,傀儡蛊真的与我无关。”

    说完这句话,蔚思夜自己先愣了一下,随即不在意地笑了,算了,管它为什么,看着这样的容云,他就是突然想澄清一下。

    容云仍是没说话。

    “……”蔚思夜。

    不是吧,过分了,就不好了。

    很有些心复杂地跟在容云后走了两步,蔚思夜终于眯起凤眼,挑了挑眉,小声开口道:“对了,交易已经成立,作为你保我命的回礼,给你当初约定的消息吧,就有关烈亲王忌惮皇上的理由……”

    蔚思夜说到这里顿了下,终于如愿地看到了容云背影慢了一慢的反应,虽然,容云还是没有说话。

    “很简单,东霆太史师明源是个非常‘乐于助人’的人,甚至包括乐于提供‘适当的事实’帮助我们西弘的皇帝陷害自己的哥哥。其实你自己也明白吧,你是东霆端和公主的儿子,一旦被抓住机会,编排陷害起来可是非常容易的,而你若一旦失误连累你父王就更容易……我承认你很强,但建议你还是听烈亲王安排吧,要不不要给皇上运用‘适当的事实’的机会,要不断绝那位太史大人传出‘适当的事实’的可能,当然后者一劳永逸,可惜难度很大。”蔚思夜语气中并没有应有的敬畏,他语速很快,一口气说完了一大串劲爆的内容。他承认他也是故意的,他就不信,对于这种内容,容云还能不说话地继续“恐吓”他。

    “……”容云。

    师明源么?太史确实比大多数人知道更多辛秘,也确实有能力提供“适当的事实”。让阿枫重点查一下也好……这边,还是提醒父亲一下,至少尽量让父亲知道所有的信息,然后,正好也可以自己作饵,请父亲查探下弘帝到底是不是会行动。有针对地两边一起确认……应该可以节省不少的时间。

    说起来,阿枫教的方法很有效啊。

    刚刚……他确实如蔚思夜所言,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