〇八七 九霄,天上杀(五)

    这是……?!

    长鞭绕腕挡开傀儡们的攻击,容云一边镇定内息,一边手抚颈脉自察。

    为什么他会突然真气震,血脉中气血阳互冲到吐血?

    在得到某个结论后,容云对自己感到一阵无语。

    “……”容云。

    血灵芝……不愧是仙品,连师公都研究不透,没想到,还有这种效果……

    阳气霸道的血灵芝生长在他的血脉中,吸收他的鲜血,更造成他阳气冲体,必须用坤重元全力压制。然而,就算血灵芝的药霸道,对一般人来说与毒药无异,但它终究是灵药,他的经脉长时间受到血灵芝阳气的“锻炼”,而为了压制这种锻炼不要过激,坤重元又必须时刻不停运转,于是,就这样……他的内力其实一直在增长。

    如果没有寒蟾的干扰,或许,乾坤重元会一直处于平衡状态,相安无事地潜伏着直到血灵芝成熟吧,然而,现在平衡突然被打破,那么,他这段时间内力增长的结果就是,乾坤重元即将再次突破……

    对此,容云很无奈。

    他现在气血不足,血灵芝在,这个时间乾坤重元突破,将会非常麻烦!

    长鞭再出,容云震碎了临近攻击他的三个傀儡中的傀儡蛊,但随着真气运行,立刻,阳互冲加剧,血脉中更加鲜明的刺痛让他皱了皱眉。

    按这样的况估计,乾坤重元真正再次突破,应该在七后。而有血灵芝在,他体内的真气怎样也不会平衡,乾坤重元突破时必然会有更严重的阳相冲,说来,血脉中阳互冲其实有个最简单便利的解决方法——不压制直接把相冲的气血释散出去就好,就像刚刚那样。不过问题是,释散出去将伴随鲜血,而他到时候,恐怕没有足够的鲜血可以用吧。

    抬手,容云擦去了自己唇边的鲜血,看着手上的鲜红,容云顿了顿,才继续动作。

    跟父亲的君子之约,合格出营……今夜自己正在做与将要做的事,已经无法完成那个约定了。

    有些事他需要做,但他的份,眼下也确实多有不便。虽然他会把寒光营这件事处理了,但最终因为他本的存在,还是会给父亲添加麻烦吧。

    他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而好不容易获得的君子之约,被他搞砸了。

    师公曾经说过,有时他做的事会很气人,这与对错无关。说实话,开始他并不懂为什么师公有时会突然对他发火,然后对他这么说,如今,他依然不懂……他确实笨,但好在如今他可以看师公看阿枫他们的反应来判断自己是不是又干了什么“气人”的事,好主动道歉。说来,最近师公的反应他又开始不明白了,为什么他主动道歉,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