〇七〇 云皇,化镜批命(二)

    小石房内,蔚思夜与容云依旧相对而坐,气氛和谐得诡异。如果窗外的尹昭云愿意形容的话,大概新任首乐兼左相会冷冰冰地扔出两个字——愁人。

    “我想让小王爷你知道些什么啊……”蔚思夜语到嘴边,却突然坏心一笑话锋一转,半是不死心半是趣味地调侃道:“比如……我为什么会知道刚刚跟陆门主交手的‘容云’,其实有两个,后面的那个才是你。”

    突如其来的话锋转换,让容云意外了一下。

    被看出来了?照理来说,有阿闲把关,连自己上还没有散去的血腥与药香等细节都相应处理了,应该没有问题才对,而昭云虽然不善于做模仿,但是,模仿不了的可以规避。在那么短的时间里,被看出来的话,应该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关键。

    “怎么样,小王爷想知道为什么吗?”

    “我可以,‘不想知道’。”

    听了容云的回答,蔚思夜忍不住再次无语了一下。

    这回答……还真是半点机会也不留给人啊。

    这小子就不能正常点儿,就不能不这么理智,而且,什么叫“可、以、不想知道”?气人?

    ……好吧,其实从开始到现在,容云“气人”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他明白容云多半不是故意的,但是,在唇枪舌剑中,容云说的每一句话,客观上,其挑衅的效果与程度却半点没打折扣。

    这种人,真的是……哈,让人不感兴趣都难。

    “不想知道啊,那就当做是我想让小王爷你知道好了,哦,原本说的也是我想让你知道……”蔚思夜说到这里,声音渐渐低沉,语调中开始透露出一种深柔和,“我之所以能看出来另一个人不是你,是因为思夜记住了小王爷你的体啊。”

    “……”容云在思考。

    蔚思夜笑容暧昧地看着容云,等待回应。

    “……可以说得具体点吗?”容云思考后,点头,认真询问。

    蔚思夜被容云的回应噎了一下。

    口发闷,心脏鼓动,体燥,头侧轻跳,这种久违的感觉,自己是在生气……?

    久违的感波动,让蔚思夜愣了一下,然后他不着痕迹地掩饰了自己的失神,只是继续暧昧地说:“具体点啊……思夜忘不了小王爷你优美有力的腰型,忘不了小王爷修长迷人满是血色刑伤的脊背,忘不了小王爷令人赞叹的肩臂轮廓……”蔚思夜意犹未尽地扫视着容云。

    “我明白了。阁下有如此本领,确实瞒不过阁下。”稍顿了顿,容云加了一句,“……记住别人的体形状,有什么窍门吗?”

    “喂……”听了容云如此“好学”的题问,原本还一脸暧昧的蔚思夜,实在没忍住,各种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