〇六六 云皇,臣名兰昭(上)

    庄仪发誓,如果没常识的某人敢给他个不靠谱的理由,他这次绝对不会再心软留,非揍某人到顺气不可。

    容云安静地躺在地上,逆着夜明珠的荧辉,看着好友严肃的神,眼中的深沉渐渐散去,他轻轻将右手举到眼前展开,简洁清晰地说了三个字:“无形针。”

    容云手中,拈着数根三寸长针,在夜明珠的荧辉下,反映出一种说不出的朦胧颜色。

    无形针!?真的是歹毒无比的无形针!

    庄仪惊得愣了一下,随即便想明白了前因后果,暗叹西弘千宝阁果然危机重重。

    显然,这些无形针跟刚刚的第三次暴雨梨花针是同时攻击的,只是方向不同。一个人在重复经历了两次相同的机关后,饶是知道十六连环变化无穷,也难免产生惯心理,这时悄然加入无形针,当真用心歹毒。

    要知道,无形针可谓合天时地利,巧夺天工,特殊的表面打磨工艺,特殊的药物浸泡,配合着夜明珠的特殊荧辉,将细细的夺命长针明晃晃地隐藏起来。说起来,这也就是容云了吧,能在各种机关的鸣响中,察觉细微的卡璜响动与破空声,发现这种隐秘歹毒的袭击。

    “刚刚突然从六个方向出现无形针,我只好选择到翻板下来结断十六连环了。”容云继续说道,“况紧急,没有时间说明,让阿闲担心了……”

    担心?庄仪难得地沉默。岂止担心,根本是在锻炼他的心脏强度吧……虽然,无形针这个理由十分正当,可是,他还是上火加火大啊,这白痴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有点自觉?

    容云看着好友晴不定的脸色,非常认真地,说了句“抱歉”,然后,他略带尴尬地勾了勾唇角,想说什么,却最终只是轻轻闭上了眼睛,撤去了护体真气。

    “……”庄仪。

    容云在道歉,用他自己独特的方式。看着好友兼主君如此没有防备,一副“任君处置”的样子,庄仪在微微怔愣后,便明白了容云的意图——道歉。

    简单,彻底,一如某人一贯的风格……就这么直白地用行动表示任他处置?庄仪突然有种“认栽了”的泄气感,什么火大都被这种“败给他了”的复杂心取代了。

    庄仪无奈而又有些懊恼地起,靠着陷阱坑壁坐了下来。

    “为什么,没有揍我……?”容云睁开眼睛,静谧的空间中,独特温和的声音里带着茫然与歉意,“我的感觉错了么,其实,你跟昭云从昨天夜里开始,就想揍我很多次了吧……”

    “您的感觉没有错……”庄仪叹息,“但是,想揍跟真的揍下去,差别还是很大的……您明白吗?”一本正经的谈论这种白痴问题,要在平时,庄仪一定会调侃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