〇六三 云皇,魔心独步

    辰时将末,薄雾的迷障散去,现出山间一片晚秋凋残,当盛景零落入泥尘,余下的,是单调贫瘠,骨干狰狞。

    在侍礼训练接近尾声时,容云等到了蔚思夜。

    说起来,寒光营的侍,一直是西弘高官贵族间,争相觊觎的抢手货,是拥有者能力与地位的证明。这些打着“西弘皇家出品”标签的卑之人,是不是真的“”,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如果可以买卖的话,这些文武双全,好用又好看的高档奢侈品,恐怕会被卖上天价——比他们跪的绝大部分人都更有价值。也正是因此,寒光营才会冒着成为口实诟病的危险存在下去吧,因为,它不仅训练人才,还是西弘皇家手中彰显地位、笼络臣心、制衡倾轧的工具。

    寒光营中,不时就会有得到许可,来挑选侍的“贵人”。他们通常会先得到戒堂提供的,可供选择的侍的资料,然后,可以暂时地参观一下寒光营,对自己的挑选对象进行观察与试用。毕竟,不确认一下侍的质量与“清白”,傻到在家里坐等分配上门的,这种人,除了谋需要,基本是不会有机会得到拥有侍的资格的。

    所以,当蔚思夜来到侍礼训练厅,边还带着些生面孔的外人时,这并不稀奇,真正稀奇的是今天这些外人的数量,似乎太多了些。

    这种难得一见的景,让包括礼长在内的先生们也不由有些侧目,当然,也就仅止于侧目了。他们这么高贵优雅,怎能轻易被权势与金钱左右,他们的德才与,足以让他们在那些俗人面前不卑不亢。于是,面对“贵人”,即使数量多了些,他们依然态度如故,优雅舒缓地打过招呼后,没有谄媚没有殷勤,回到娱乐区继续他们自己的“职责”。

    蔚思夜在人群中,脸上挂着兴致勃勃的笑容,就仿佛是因为看到这么多人来捧场而洋洋自得一般。说实话,今天突然有这么多人找到各种原因来寒光营,蔚思夜一点也不意外;而六个平时与他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今天搭伙找他,地要求他给个方便,再次带他们来寒光营尝个新鲜刺激,蔚思夜也觉得十分能理解。

    烈王独子入晋王的寒光营,这件事不管有着什么样的曲折内,都是足以引起长毅上层动的风向标。很多人昨天过午收到消息后开始想办法,今天用各种借口到寒光营来,或探听虚实或伺机下手,太正常了。而对于这么多人突来的关注,蔚思夜的评价与感想很简单,四个字——欢迎陪葬。

    说来,天刚亮时,他可就听到传闻了,什么烈亲王府昨天夜里遭遇刺客,多亏皇上龙恩浩料事如神,事先派下军帮忙护卫,烈亲王这才幸免于受伤,但军们前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