〇六一 寒光,爬墙(终下)

    思考了一下,容云说出了他的决断:“先拖着吧。”

    “……”庄仪。

    “……”尹昭云。

    说这句话时,容云已经重新温和地勾起了唇边的弧度,他表认真态度端正,只不过,说出的内容,很不靠谱。

    然而,就这很不靠谱的四个字,庄仪深恶痛绝地发现,他居然,理解了。

    尹昭云也很郁闷,他也发现了,就容云这欠揍的无辜表下不靠谱的四字决断,他似乎,能懂。

    说来,通常况下,容云的表都很实在,他没有“面瘫”的习惯,所以,如果你被他的表郁闷到了……那真没有任何办法,因为,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东霆与西弘的战争,早晚要打。为了结束战争的战争,这似乎有些矛盾,然而,信念与仇恨,不经历鲜血的确认与祭奠,无法得到一个终结,与重生。

    只不过,这场战争的时机,不是现在。

    容云需要先解决父母和好的问题,然后,他好跟父亲烈亲王容熙摊牌。否则,按弘帝容承对容熙的百般陷害,以及容熙的亲王责任,沙场对阵的双方,很可能就是他们父子。

    这样的状况,容云不能许。不仅是亲缘上的原因,还有原因就是,容云真正的敌人——那些真正仇恨的根源与信念腐朽的人们,如果一直躲在容熙背后,不直接面对战争,如何得到一个真正的终结。

    所以,在容云解决父母和好的问题前,这场战争,只能,“先拖着吧”。

    容云这四个字,言简意赅,字面上挑不出任何毛病,并且,有效果上看,很好的完成了传达他决断的任务。

    庄仪与尹昭云哭笑不得,却也不得不承认,容云这种独特的欠揍的“不靠谱”,其实通常一针见血的正确,并且似乎具有一种莫名的安定人心的力量。

    “……好吧,怎么拖?陛下可有腹案?”庄仪决定正常人不跟没常识的计较,直接接续了话题。其实,关于怎么“拖”,他有自己的想法,但是,原谅他的好奇心吧,他很好奇某人的腹案。

    “……”尹昭云面无表默默无语,他发现自己居然理解庄仪这个问题的真正用意。

    “腹案……放消息,就说在西北望江城开放贸易,正好,顺便建立东霆第一个商会吧,西弘号称‘商友之国’,西弘豪商不会置之不理的,想要这件事夭折,应该够弘帝与擎王头疼一段时间了吧。然后……根据他们的应对,随机应变吧。”容云说。

    “……”庄仪捂了捂自己的胃,发现感觉还好。

    其实,如果能听到容云这话,弘帝与擎王应该会很胃疼吧。容云这主意,咳,其实真险的。

    当然,这不是关键,关键是,某人果然不知道什么叫循序渐进啊,上来就这么干,还不把容承与沈傲天吓着,如果急了对方,恐怕直接就打起来了,还谈什么“拖”……

    好吧,他不能用自己的想法去衡量容云,是容云的话,应该还是能继续拖下去的,只不过,一开始上来就这手笔,继续拖下去……他不想想象那凶残的工作量了。

    想到这里,庄仪咬牙笑道:“陛下的主意不错,不过,这事,还是交给我跟司徒吧。”为了工作量少些,他还是自己请命吧。

    “你跟司徒不是很忙吗?”容云关切道。

    “……”庄仪。揍吗?他的修养真是越来越好了!

    “放心,司徒会很愿意接这个任务的。”庄仪都要开始飚杀气了。

    容云愣了愣:“……抱歉,我——”

    “停,听我说。”庄仪真怕自己再听下去,会忍不住动手。

    容云点头,收声。

    庄仪做了个深呼气,才说:“要‘拖’好,需要准确的报,我们需要知道擎王目前的工程进度,而且,确认一下猜测也是必要的吧,可惜,说实话,暗部在雪颠的眼线不多——唉,擎王也看准了这点啊,所以……”说到这里,庄仪看向尹昭云。

    “……”尹昭云。

    庄仪的这个想法,容云自然赞同,于是他也看向尹昭云,并且很“体贴”地问了句:“这个,我们晚上再说?”

    是说盗了九霄环佩后再名正言顺地派吗?有差吗?

    “……我去。”尹昭云很干脆,早死早超生吧。

    “多谢昭云。”容云毫无察觉。

    “嗯。”尹昭云懒得理他的迟钝了。只是暗暗告诉自己,克制,某人上有伤,不能随便揍。

    容云不知道自己刚刚逃过一揍,见这件事算是处理完了,他重新拿起纸笔,继续刚刚的书写,同时“很不怕死”地开始了下一个话题:“暗部消息,最近江湖上有些不太平,似乎在争夺傀儡蛊秘药,不算很紧急,从长毅到边关一路正好可以顺道调查。”这个任务,容云到是没有直接派,但是他的话外音很明显——你们谁方便?

    庄仪用求助的眼光可怜兮兮地看尹昭云,他目前的公务量绝对远远超过未来左相。

    “……我处理。”尹昭云面无表

    “呃……”庄仪及时开口,没有再给容云继续这个话题的机会。虽然尹昭云脸上看不出什么,但是,庄仪直觉,安全起见,他还是别让容云再撩拨冰山的好。

    “呃,微臣想问,关于眼下寒光营,陛下今天如何打算?”庄仪问。

    “阿闲看过《寒光铁则》了吧。”容云说。他醒过来时,就发现怀中的书被人拿走了。

    “看了。”庄仪点头。

    “那么,今天的打算,参加晨训跟侍礼训练,然后,去死字部与奴字部收集信息……”

    “停,您说什么?!”听到奴字部,庄仪没忍住,直接打断了容云。说起来,庄仪虽然经常没正经,但是,他也是有交际礼仪的没正经,如果不是某人实在过分,他通常是不会打断人说话的。

    “收集信息,然后,找个机会去闭房,利用这段时间去盗九霄环佩,晚上挑战出闭房,点罚上做全部了结。”容云被打断得莫名其妙,他有些愣愣地继续说。

    “行了,我也不用浪费时间跟您说什么‘不对,前面那句’了,微臣相信自己的听力。所以,现在微臣直接告诉您,其他的都没问题,但是,不、准、亲、自、去奴字部探消息。”庄仪直接用了“不准”。他家主君果然非常不省心。

    “……为什么?”容云隐约感到好友的坚决与微妙怒火,有些小心翼翼地问。

    见容云这个样子,尹昭云默默地抬起手,他真的是忍无可忍了。因为依然是席地而坐的状态,所以他冷冷地看着容云说了句“失礼”后,直接探臂,拽着容云的衣领,把他向下揪到前,四目相对。

    “……”容云。

    任尹昭云揪着衣领从上拽下来,容云索也席地坐了,对上好友一贯的冰冷脸色,容云露出一个讨好的微笑。

    “你……”尹昭云握拳,对着容云从脸颊扫视到小腹,最终,想着好友黑衣下满的刑伤,还是没忍心揍下去。松开拳头,尹昭云看着眼前一脸无辜茫然的容云,气得笑了,他将容云按抵到沿,压迫地近,冷冷地问:“知道奴字部是个什么地方吗?”

    “知道。”容云肯定点头,莫名其妙。

    “知道自己什么份吗?”

    “知道。”

    “知道什么叫有失国体吗?”

    “……知道。”

    “知道保密工作很麻烦吗?”

    “知道。”

    到这里,庄仪回了尹昭云一个几乎可以称作悲愤的表,其中深意,心照不宣。这白痴是个什么货色,大家都知道了,怎么能让他去奴字部这种是非之地。真让他去了,先不论会不会有哪个不开眼的招惹这个白痴,反正这白痴肯定是会对奴字部做些什么了,后果与额外产生的工作量,能指望这白痴自己吗,还不是得他们处理。而最重要的是,这事还必须绝对保密,不然传出去……实在有失国体。

    “那您还去吗?”这句话是庄仪问的。

    “……不去了。”容云也不傻,何况昭云都提示得那么明显了,他自然明白了问题的症结。

    尹昭云这才满意的放开好友兼不省心的未来主君。

    “下次,这种有失国体还需要额外保密的事,交给别人做。”庄仪趁打铁地耳提面命。

    “好。”

    ……微妙的静默。

    “……”三人。

    “这次……?”交给哪个“别人”?容云问。

    “……我。”庄仪很无力,他这算是没事找事吗?算了,反正本来也是打算留下帮忙一天的。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