〇五九 寒光,爬墙(五)

    东霆擎王之乱,景烈剑锋指处,四方云动,血雨峥嵘。最终,山河暮色,龙凌枭雄。

    世人皆知,擎王之乱平定,清洗过后,东霆朝中因为人才匮乏,起用了不少年轻人。

    所以,在很多“有识之士”眼中,景烈急功近利,虽然大权在握,但是用人上必定捉襟见肘,实在不足为惧,加之年轻,表现出的浮夸与野心,更是可笑无比,锐气被锉指可待。

    那么,实际上呢?若问景烈,或者说容云陛下缺人用吗,相信容云所有的臣下都会争先恐后地回答说:“缺!”

    当然,这个“缺”的原因跟那些“有识之士”的论断基本还是不同的。容云陛下之所以缺人用,其实主要原因是他的“毛病”跟他的世。

    有了解人、知人善用的鬼才右相司徒枫在,迅速而悄无声息地网罗人才并不成问题,成问题的是容云陛下本人——他本人效率太高,暂时,多少人似乎都不够他用。另一方面,容云的特殊世,又使得东霆的一些公务,暂时,只能由少数特定的人来做。

    于是,答案只能是“缺”。

    寒光营·营房房间——

    晕黄闪烁的火光中,容云一简素的侍卫黑衣,端坐在缘,微微低首,专注地看着手中的丝卷,不时地,或询问细节,或决断公务。庄仪则比较随意地倚坐在容云旁,右手拿着炭笔垂在侧纸上,回应着好友兼主君的话语。尹昭云此刻已经又自觉地站回到门边守卫,安静地关注着两人的谈话。

    各种农田水利通商畜牧节科举铸造治安剿匪拓疆……

    “阿枫要换工部尚书?”容云问庄仪。

    自己的尚书,容云还是很清楚的。工部尚书确有才干,但手脚有些不干净,通常,这样的人只要盯着些,用起来反到方便。这个道理,司徒枫自然也明白,所以他突然间要换人,容云有些不解。

    “他忍无可忍了吧。陛下您也知道,司徒不擅长理学,他盯着工部其实比较花时间,平时司徒到是不介意,最近……呃,比较忙,司徒没时间理工部,索不求有才,但求省心了。您也看过那条工部最近的记录了吧,司徒没时间去细查了。”庄仪虽然看起来不正经,但是该传达的,一丝不苟。

    容云点头表示明白,庄仪以为容云会直接同意,没想到接下来,容云却是把那条工部记录背了出来:“鱼梁江堤,工匠三百,丁役三千,工料定额土石六万五千方,米粟千石。”

    庄仪有些不明所以,就见容云转头看向尹昭云。

    尹昭云看着好友,静默片刻,最终冰冷美丽的脸上,露出一个轻微的笑容,眼中似有无奈。

    得到应,容云微笑,询问:“鱼梁,设计规范上游中堤,这些人力物资,昭云觉得如何?”

    “……”庄仪。不是吧……

    “土石超二成。”尹昭云声音清冷,简洁而肯定。

    “多谢昭云。——好了,告诉阿枫吧。”后半句,容云是对庄仪说的。

    “……”庄仪。

    “陛下。”片刻后,庄仪很严肃的唤道。

    “嗯?”容云正低头看丝卷。

    “微臣有一问题,请陛下解惑。”

    “阿闲请问。”还在看。

    “陛下,尹公子最擅长的是什么,音律?杀人?还是……?”

    “人文地理,理学数术……阿闲你为什么不直接问昭云。”容云极其自然的说完,才意识到什么,抬头看向庄仪。

    “……”庄仪。这白痴果然非常清楚。他应该说某人果然目光如炬,出手不凡吗?他怎么也没想到,尹昭云居然是如此的极品货色……看来这家伙没事喜欢离家出走,很有收获啊。

    庄仪笑得很危险。耍他很好玩吗?好吧,他知道某两人不是故意的,一个惜字如金,一个……算了,不提也罢。

    庄仪看向尹昭云。

    尹昭云对庄仪轻轻点了一下头。

    “咳……”好吧,他很高兴,虽然有些无语。这么想着,庄仪随即对尹昭云露出了一个“邪恶”的笑容,意思基本是:很好,兄弟,你等着吧。

    “……”尹昭云。

    容云没有发现好友之间的互动,他在认真处理公务。

    “阿枫最近真的很忙……?”容云向庄仪确认。

    “显然。”正常人会问这种问题吗?

    “如果我再要他彻查国内官员,他能忙得过来吗?”擎王之乱的清洗过后,剩下来的应该不算多吧。

    “……请相信微臣的话,最坏的况,那个格扭曲的家伙,会直接过来揍您。”暴君实在太凶残,庄仪难得地,为司徒枫仗义了一把。

    “……”容云皱眉。

    “……”庄仪。这个表,这个气氛……他有不祥的预感。

    “最近明旭军中,又有将军开始请战了吧。”容云浏览着丝卷,似乎换了个不相关的话题,“……边境的平国,丽国,策国等,名存实亡,每年年末却邦礼繁冗,灭了,改郡吧,让他们给司徒减少点公务,空出时间彻查官员。”

    果然开始派了啊。一如既往,容云的手段够有效,不过——

    “陛下,您这样做,恐怕落人口实。”庄仪尽责地进谏了一句。

    “‘景烈’是暴君么,没差。”容云这么说着,也有些无奈。

    “可是,若这些小国都投奔弘帝……”

    “弘帝可不是易与之人,”容云沉吟,“聪明人不会与虎谋皮,会与虎谋皮的……正好,一网打尽。”

    “微臣明白了。”

    “接下来,‘西弘交界,暗部人手半数失踪’?”

    “是。”庄仪坐正了体,毕竟非要追究,这算他的失职。

    容云微笑安抚好友,顿了一下,才继续问:“……擎王做的?”

    “很可能。毕竟擎王的人在西弘交界活动这点已经确认,而擎王执掌报多年,暗部旧习还有些没来得及改,擎王能推测一些暗部行动很正常,微臣下令迅速应对了,还是折了一半。”庄仪回道。

    “西弘呢,对此了解多少?”

    “暂时不知。”

    “查一下。”

    “是。”这次庄仪没有抱怨公务量,乖乖接任务。

    “阿闲。”容云察觉到好友似乎有些自责,轻声唤道。

    庄仪看好友兼主君。

    “阿闲,难道你打算自己查吗?”容云声音温和。

    “陛下的意思是?”

    “报官就好,应该很快就能试探出来了。”容云微笑道。

    “……”庄仪。

    啥?东霆暗部失踪,报官?西弘的?……搞笑吧。

    ……不过,这确实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很“容云”的办法。

    特意给他出主意来减少公务……容云,这算是在安慰他吧。庄仪忽然认识到,自己自责,而这是好友兼主君的温和体贴,虽然,某人的安慰,一如既往地有些不靠谱。

    转头,正对上尹昭云的目光,庄仪苦笑。

    ……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