〇五八 寒光,爬墙(四)(未完)

    雷雨初霁,下弦月明,清辉透过小窗浅盈于室,透明,幽冷。

    寒光营·营房房间——

    一位白衣贵公子在缘倚墙而坐,面容美丽,姿势潇放,月光在他周围映出柔和的光影。白衣人气质清冷,这种冷,是可以让冷月之光都相较显得温暖的冷肃。

    另一位黑衣人微微俯站在边,张扬而玩世不恭,一张俊脸上似乎总是带着三分痞意。他明明一黑衣,看起来,却比旁边的白衣贵公子更加高调。

    此时此刻,两人,尹昭云与庄仪,神复杂地看着好友的一刑伤,感到已经没有力气火大。容云的伤口都已经经过了很好的处理,干净漂亮,容云一如既往地,将自己照顾得很好。他们除了看一看,什么也不需要做。

    对视了一眼,尹昭云轻轻扶起容云,庄仪给容云披上衣衫,从衣领内挑起容云的发辫后,庄仪的手还是顿了一下,停在了好友的锁骨上。

    容云的左侧的锁骨上也斜横着一道鞭痕。比起容云背后更加深重的鞭痕,像这样凌乱横斜的,更加让庄仪跟尹昭云心复杂。容云有着怎样的强悍能力,他们都很清楚,他们从未想过,有一天容云上会出现这样“不像样”的伤。

    ——不是,烈亲王亲自动手的。

    说实话,这样的乱七八糟的伤出现在容云上,其实很可笑,然而,这样的境,没有人笑得出来。

    ——容云许了,让人在他上留下这样“不像样”的鞭伤。

    庄仪看着容云平静深眠、没有防备的侧脸,很想一拳揍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