〇四六 寒光,夜训

    或许,人们都相信,帝王无

    或许,有个帝王强大而寂寞,微笑着誓言为君,无关无地,无着。

    立于江山之顶,藏锋于鞘,虎狩猎,

    跪于亲之前,决断忤逆,甘心血赎……

    秋夜狂云,遮星蔽月,幽暗的天幕隐泛着氤氲微红,是,烈雨惊岚之兆。

    长毅南郊•寒光营——

    寒光营不仅有训,太阳落山后,还有同样漫长而严酷的夜训。离开伙房后,侍三六便带着容云来到了训练场,时间把握得很准,同时,这也是他引导任务的终点。

    “前面就是训练场了。这里的晚饭跟训练结束后,是戒堂的点罚。《寒光铁则》中应该写了吧,在那里,所有的侍要领受一天中积累的惩罚。点罚后,今天才算完。”这是进入训练场前,侍三六说的最后一句话,之后,他便一改健谈,沉默了下来。

    今天训练场中进行的,是臂力训练:每个侍,在自己的位置,点燃支架上的两盏油灯,挽起衣袖,拎起满满的两大桶水,平伸双臂。油灯刚好在前臂略下的地方,训练到油尽灯灭为止,大概一个时辰左右。而桶中最终残留的水量,便是点罚的依据。所有的侍,无论看起来温和的、淡漠的、木讷的,还是开朗的,都畏惧而顺从地执行着这个残酷的训练。

    ——寒光营中,不问理由,训练懈怠者,严惩。

    死寂中,间或沉重的呼吸声,配上周围血腥的气息,令人倍感压抑,而一排排点燃的油灯,放眼望去,则仿佛一片黄泉幽冥之火……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侍三六看着隔壁盘膝而坐、闭目“休息”的侍三七,也就是容云,不知第多少次地,一阵无语——

    他知道侍三七看了《寒光铁则》,所以,就算他没有介绍,侍三七大概也知道了,按寒光营的规矩,点罚一一结,没有正式入营的话,也就意味着不用点罚,自然也可以不参加这场训练。

    可是,这侍三七就不能有点上进心吗?

    他承认,侍三七做的事,有一些超过了他的理解范围,但是,他可不认为侍三七能够永远这样。他觉得,如果侍三七够聪明,至少应该趁着这个不用领罚的机会,实践一下训练内容,当做练习不是好吗,毕竟,就算一个人内功再好,突然之间也很难适应这样的训练吧。尤其今天的臂力训练,可是寒光营中公认最残酷的训练之一,有时一连几个时辰持续下来……点罚时,甚至会生生打死几个侍。

    侍三六东想西想,努力分散着注意力,好减轻手臂上的酸痛。而其他的侍,他们当然也看到了新侍三七的行为,不过,因为他们大都不知道某人之前的所做所为,所以,对于某人这个“认不清份”的愣头青,他们觉得根本没有威胁与竞争力,付出一瞥也就不再关注了。

    寒光营的侍,不会知道容云的想法。事实上,某人的想法,确实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容云正在研究寒光营,或者说,寒光门的内功——

    如果仔细看的话,或许就会看到,容云周围的侍,手腕上有时会绕上一根黑丝,然后,在被本人发觉之前,悄悄抽离。夜色中,黑丝一闪而逝的微微柔光,隐得完美……很好猜,所谓黑丝,是头发。

    头发自然是容云的,不够长的,他甚至还接了几根。悬丝诊脉,很多人并不陌生,当然,容云这是“悬发”。——幸好苍山童叟厉宁雪不在场,不然,看到自家徒孙又做这种“没常识”的事后,他老人家的表一定很无奈。

    说起来,对敌人,容云陛下一旦亲自动手,其计划、经过、结果,通常都会很让人哭无泪,不仅是他的对手,甚至是他的属下。

    确实,容云不懂人世故,不太会有效地抓住对方的弱点,不过,他有一个“良好”的习惯:彻底。一走一过“顺手牵羊”,“雁过拔毛”不足以形容其手段之凶残、之不留余地,而整体效果,堪称“壮观”。

    对于某些人来说,自家主君手段“流氓”一些到也没什么,就当家丑不外扬好了,但是,“壮观”…… “壮观”,通常意味着巨大的浪费,以及公务的剧增。这个,如果多来几次,他们不介意直接把某个没常识的白痴按倒揍一顿,以慰心疲劳。

    在庄仪跟着容云离开安瑞前,司徒枫曾经顶着繁忙的公务,去了趟安瑞最大的花楼,就为了逮住某个“闲散侯爷”。当时,司徒枫看着庄仪,露出了一个迷人而恐怖的魅笑,威胁道:“照顾好那个白痴……虽说西弘烈亲王府陛下不得不亲自去,但是,具体执行什么,尽量不要让陛下亲自动手,一来比较安全,二来,……如果陛下做了什么让我失眠的事,本相会夜夜拜访逍闲侯府的(注1)。……不过,如果有什么你解决不了超级的大麻烦,还是直接交给陛下好了,咳,比较不会浪费。”

    寒光营中,训练场上,趁着“美好”的夜色,容云就这样明目张胆地趁火打劫,当然,他本人觉得自己的行为顺理成章。一个时辰左右的臂力训练,在容云看来,再正常不过,所以,他对于挖掘寒光营的弱点更加关注。

    这件事的最初,容云只是打算解决蔚思夜的麻烦(注2),后来,他对弘帝威胁自己父亲的理由也很在意(注3),如今凑巧进了寒光营,他没有理由放过眼前的机会不去抓住。于是,挖掘寒光营武功的弱点,实在是,走过路过不可放过……

    探人内息,尤其可以安静探人内息的机会,不多。这个夜下的臂力训练,如同之前为侍一疗伤时一样,都是不可多得的机会。刚才,容云为侍一疗伤时,自然也探察了侍一的内息——当然,他并没有欺骗谁,自始至终他都在说大实话。

    容云很清楚自己的处境与立场,他没有时间在寒光营久待,也不可能在入营后成为“真正”的侍,来得知寒光营的内功心法,他只能通过探察使用者的内息来推测,而像侍一那样内伤造成的内息异常,其实是最好的参考。因为母亲沉睡的原因,容云曾经拼命学医,默默地翻遍了苍云山所有的医药典籍。所以,即使他很年轻,但是论起对经脉与内息的了解,他却远胜无数江湖名宿。

    天知地知,你不知我知。

    正式交锋前,容云已经悄悄地,抽去了一根釜底之薪……

    随着臂力训练的先后结束,包括容云在内,众人陆续来到了戒堂。

    提起戒堂,可以说,它是寒光营里最高大、最宏伟的建筑物。依旧青石修砌,没有过多的装饰,但本色的灰冷更显得森严凛凛。

    戒堂内部,由一间主厅与十几间小厅组成。一进门,左手边的那间小厅,里面排放着大量桌案,桌案上有简单的笔纸。寒光营的每个侍来到戒堂,都会先在这里写下自己一天的受训经历,包括进步与过失。

    侍三六拿着笔,写得很认真。因为有主人吩咐的任务在,他在做好了例行记录后,又悄悄地,写下了他收集的关于侍三七的信息。做完这些,他才走进主厅。

    戒堂的主厅是一间宽敞的六角厅堂,穹顶与墙壁上镶嵌着大量夜明珠,发出沉静冰冷的荧光,明亮却也寂落。正中央,是一个六角形的刑台。说是刑台,其实不高,中心高度不过一尺,边缘则不足三寸。刑台上陈列着各种冷酷的刑具,呼应着穹顶上垂落的数条粗黑铁链。

    这座刑台由整块白玉石打磨而成,中心到边缘,是两指宽的六角形同心窄阶,稍稍偏斜着逐级微降,使得正好在中心到六个顶点的连线上,形成了天然“血槽”——防滑的同时,又便于用水冲刷血迹。这种设计可说非常巧妙,当然,跪在上面领罚的那个人,膝下的感觉不会很美好就是了。

    戒堂中,与大门相对的一侧,围绕着刑台,铺着厚软的暗红色地毯,地毯上是一排精工考究的雕花红木椅,配有茶几,茶几上摆放着风格相宜的茶具。这些座位,彰显着优雅与高贵,即使在没有人坐时,似乎也依然要留给参加点罚的侍们,跪着膜拜与自惭。

    侍三六走到自己的位置上,面向刑台与座位,缓慢而拘敬地跪坐了下来,他皱了皱眉,眼中满是隐忍。做为寒光营的侍,因为侍礼训练,他的膝上长期瘀伤,所以,即使这个姿势原本很普通,但对于膝上有伤的侍三六来说,却还是很痛苦。

    在侍三六的邻位上,容云正盘膝而坐、闭目调息,这一次,他是真的在休息。算起来,从他再次见到父亲开始,才三天。本来即使三天完全不休息,对他来说也没什么,但是,因为不断地受伤……如果调整不好,持续下去,他可能真会直接累到吐血。他膝胫与背后的伤,除了疼些,慢慢养着早晚会好,最麻烦的其实是失血后,由血灵芝变本加厉造成的气血不足。

    容云很清楚,失血,除了食补药补外,深眠休息是最好的恢复方式。然而,眼下的形,每一刻都有可能发生各种状况,他是不可能深眠的。事实上,因为入寒光营的事,在来这里的路上,他已经暗中用“银票”(注4)叫庄仪尽快来找他了。原本,按照经验,正常况下,若等庄仪自己来,最快大概是后天夜里,现在,他应该可以期待庄仪明天夜里出现了。他不能在寒光营久待,也没有时间处理善后,只好找庄仪过来帮忙了,更重要的是,有庄仪在边的话,他可以补个眠。

    无论对手是谁,他不想承担大意的后果,也需要为自己的弱点做好预估,所以,还是那句话,他必须照顾好自己,保证体的状态。

    一旁侍三六余光见到容云的行为,心中感叹了一下,对于侍三七,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想法了。而其余绝大多数的侍,见到容云如此愚昧无知、不懂规矩,心中却是多少都有些想法的,然而,他们只是淡淡地看着容云,没有表现出来。因为他们见证了无数的“历史”,深信自己的“认知”,根据他们的“经验”,他们可以预见容云那“可悲”的命运,他们选择明哲保,冷眼旁观事的发展。

    当然,说绝大多数,自然就还有例外。比如,某个同样刚刚入营不久,比容云稍微“旧”一些的新人,他斯文秀美,姿纤细,正咬着好看的樱唇,目光复杂地看着容云,眼中隐含泪光,神中透露着三分清纯、三分羡妒、三分坚强,他不时地偷偷揉捏着自己青紫的手腕,上下错动双膝,以减轻疼痛。再比如,某个刚刚出营不久,就被其主人返送回来的二手新人,他面容刚毅清俊,眼中不时闪过精光,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丝毫没有在意容云怎样。

    所有人都在思考,这是本能;所有人都没说话,这是规矩。戒堂主厅里非常安静,在这样的气氛中,点罚,开始了。

    说起来,在寒光营,点罚天天有,人命天天出,没什么稀奇,也没有人稀奇。例行公事而已,又是大晚上的,所以,三大堂主,基本没有出席过点罚。这是包括侍三六在内,寒光营中所有侍的认知。

    所以,当点罚进行到一半,代统领兼戒堂堂主蔚思夜走进来时,主厅里,几乎所有人的眼中都露出了惊疑。

    蔚思夜依旧素衣翩然,优雅风流,他没有说话,只是摆了摆手,示意众人继续不用在意他,他直接走到座位上坐了下来。

    而如果说,蔚思夜为戒堂堂主,又是寒光营代统领,心血来潮出席点罚可以理解,那么,当没多久后,文堂堂主云槿也走进来时,面对这种意外,众人就远不止是惊疑了。甚至,刑台上执行点罚的管事,都一瞬间忘了动作,停下了施罚与报数。

    侍三六不知该怎样形容自己此刻的心。蔚先生从进来后,有意无意间会看向自己这边,那种说不出的目光,让他忍不住微微颤抖。当然他也明白,蔚先生多半是在看旁边的侍三七,毕竟,侍三七的行为,过于“惊世骇俗”了。

    蔚先生是在思考怎么处罚侍三七吧,这是侍三六最初油然而生的想法。然而,当他看到云先生居然也前来出席点罚时,诧异之余,不可思议地,他居然忽地冒出了一种感觉:主人交待的任务也好,这个反常的点罚也好,似乎都在表明,无论是蔚先生还是云先生,都是冲着侍三七来的……!

    他被自己这个突然冒出的想法吓到了。

    因为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信息,侍三六的反应强烈了一些。而除了侍三六,内心强烈惊动的,还有两个侍——那个斯文秀美的“旧新人”,以及那个刚毅清俊的“二手新人”。

    严肃压抑,如今,又多了一种涌动的不安,寒光营的主厅中,点罚,持续……

    注1:右相司徒枫,同时是江湖神级杀手“血枫”。就算是庄仪这种痞子,也不会想让“血枫”夜夜拜访的。

    注2:容云对这个麻烦的思考,见三十一章最后,三十二章开头。(希望大家记得)

    注3:这个思考,见四十一章。

    注4:还是再说一下吧,容云上带着很多银票,不仅用来花,还用来向庄仪与暗部传达命令(三十五章)。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