〇四四 寒光,入营(下下)

    离开侍一所在的三层石楼后,按照预定,两人向伙房走去。侍三六依旧领路,容云则一边走,一边翻看着刚刚得到的《寒光铁则》。

    见容云如此“迫不及待”,如此“在意”寒光营的规则,侍三六心中产生了一丝舒畅与平静。

    在他心中,他命定的主人强大而神圣,天下间,除了那几位无比高贵的“神人”外,剩下的人,都应该像他一样,卑微地跪在地上,臣服于他的主人。侍三七这样的人,既然已经沦落,那么无论曾经地位怎样,就算再特别、特别到主人都命他留心试探,但,最终也是要跟他一样卑微与臣服的。

    见面以来,这个侍三七一直给他一种说不出的、很别扭的感觉,如今,侍三七终于做出符合他想法的事了……看来,事开始向他熟悉的方向发展了,主人给他的任务,他更加有信心完成了。

    怀着这样的心,侍三六对走在自己旁边的“新人”,再次开始了他的解说与介绍:“刚刚或许是我想多了,侍一说得很对,其实,《寒光铁则》对你真的很有用,毕竟这么多规则,我也不太可能都给你讲到。”

    “嗯,这确实是意外的收获。”抬头看向侍三六,容云很真心地说,“但之前的介绍,也非常感谢。”

    容云说完,又再次低头,翻看起《寒光铁则》。

    侍三六见状,笑着感叹:“你很重视寒光营的规则啊。”

    “应该的……遵守规则可以节省时间,也可以少流些鲜血,所以,还是越快了解越好。”容云点头,特意详细说了一下,算是对侍三六之前介绍的回应。

    ——厉宁雪曾经说过:“容云从不妄言。如果你认为他妄言了,那么只有两个可能:第一,你理解错了;第二,你的标准跟他的标准不同。”

    “呵呵,说得对。”侍三六很满意容云的“懂事”。不过,看着容云不断地“唰唰”翻页,对容云这样“不认真”的学习态度,侍三六忍不住提醒道:“你这样边走边翻,不要紧吗?”

    容云闻言,手中停了一下,抬头看向侍三六,歉意地说:“抱歉,失礼了。”他觉得自己这样边走边看,对侍三六确实有些失礼,平时他不会这样做的。可目前是非常况,也只能非常处理了。

    “……”侍三六。什么乱七八糟的……

    “寒光营的规则,事关你能不能活下来成为一个优秀的侍,你应该认真背下来。”侍三六到是不在乎罗嗦。

    “多谢提醒,侍三七记下了。”容云肯定地回答。

    “那就好。”侍三六觉得自己能够理解侍三七——事关命嘛,迫不及待先翻看一下大概,然后再细背。

    静默。只能听到轻微的脚步声,与不时地,翻动纸张的声音……

    然而,恬静美好的同行只持续了几步,侍三六便再次开了口:“对了,我们接下来要去伙房,有件事还是先跟你说下比较好。唉,毕竟有些不是规则的东西,也很重要。”交谈永远是最好的试探方法之一,他怎么能让这么好的机会在沉默中浪费。

    “嗯,我明白。那个,不介意我边看边听吧。”容云说。

    “没事,你听一下,心里有数就好。伙房跟刚刚的洗衣房不同,有厨长跟管事在……怎么说呢,这些大人们可能会提一些比较苛刻的要求,我们最好小心伺候。不过,说实话,就算这样,轮值也是最轻松的训练。呵呵,以后你就知道了,学习洗衣做饭这些杂事,比体能训练、武功暗器训练、侍主训练轻松多了。对了,你会做饭洗衣服吧,不会的话,可能会有些辛苦。”

    “不要紧,我会一些。”

    “……呵呵,那就好。”侍三六说。居然会?不过,他到很好奇,一会儿,这个侍三七会怎么应对……或许,他能从中得到一些信息。

    ……

    容云一路回应着侍三六的话题,并且,赶在到达伙房前,合上了手中的《寒光铁则》。他没有全背下来,但该记住的都记住了。

    旁边侍三六注意到容云的动作,笑道:“看完了啊,正巧,我们到了。”

    寒光营的伙房也是石砌的,同样有些冷硬,但感觉很干净。远远地,便能看到炊烟,以及听到里面传出来的闹声音。

    “伙房的管事们,这个时间在吃晚饭。我们因为有夜训,所以,稍晚一些,会在夜训前一起吃。”侍三六尽职解释。

    “嗯,我明白了。”

    走进伙房,入眼的,除了大量食材、器具,就是隔断后面,长桌旁围坐的一帮大汉。看起来,这些大汉就是所谓的伙房管事了。与普通的厨子不同,他们有着明显的满匪气。

    侍三六依旧单膝跪地见礼,至于容云,他也依旧很自然地站在那里。不过,这回,他似乎没有之前的好运了,因为,他的“无礼”已经引来了几名管事不善的注目。

    “……”容云。

    容云在评估。

    侍三六跪在地上,余光看到这样的场面,表现得愈发地拘谨起来。他是希望看到侍三七认清“份”,但却不希望自己因为侍三七的无礼而被连累。

    其实,容云觉得对方会“不善”也正常的,而且这次侍三六没有同时介绍他,于是,他回应着对方的视线,轻轻点了点头,自我介绍了一下:“我是侍三七。”声音清和低醇。

    “……”侍三六。他很无语。

    听了容云过于正常的自我介绍,管事们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审视着眼前“搞不清楚状况的傻瓜”,他们的不善到是少了一些,一个白面方脸、神彪悍的管事开口:“新来的吧,侍三七?原来的三七呢,死了?”后面的话,明显是在问侍三六的。

    “是,原来的三七昨死于杖刑。”侍三六一丝不苟地回禀。

    “哦?这次后面的人没顺进?算了,也没啥,三六你那边去干活吧。——那个进来就是三七的家伙,很利害嘛,过来过来,让我们看看。”那人对容云招手。

    容云走了过去。

    看清容云后,一个材魁梧、脸有刀疤的管事说:“又是哪家的大少爷吧,小模样不错啊,来转一圈看看。”

    “……”容云转了一圈给他看。

    “哈哈,不错不错,虽然是个不懂规矩的雏儿,但还听话的。”“刀疤”满意笑道,端起酒碗喝了一口,想到什么,说:“来,正好酒凉了,去那边烧壶水,给哥几个温酒。”

    容云没说什么,很干脆地转,去温酒。

    “头儿,快看——”看着容云的背影,一个黑瘦汉子拍了下应该就是厨长的人,说:“这个三七扎了一条很漂亮的发带啊,果然是大少爷。嘿嘿,头儿,你前几天不是说嫂子要你弄一条么,依兄弟我看,三七这条就不错。”

    “真的不错?你嫂子可不是好糊弄的。”厨长也笑道。他不是所有人中最魁梧的,但很有一种精明沉稳的风范。

    “哈哈,头儿,很不错,至少是兄弟见过的最上眼的。而且就算嫂子不喜欢,嫌素,也能卖不少钱吧,到时还愁买不到嫂子满意的吗?”一旁“刀疤”听后也觉得有理,转头对容云喊道:“三七,等等。我们头儿看上你的发带了,交出来吧。”

    “……”容云无声地顿住了脚步。

    见容云没有主动孝敬发带,“刀疤”有些不高兴地说:“怎么,舍不得?”愣了愣,随后想明白了什么,冷笑道:“忘了你是刚来的雏儿了,告诉你,在这寒光营,你什么都没资格有。你最好交出来,不然,给你个‘私藏物品’的罪名,呵呵,你可吃不了兜着走。”

    见容云还是没有动,其他管事看好戏般地哄笑了起来。“刀疤”有些挂不住脸,不耐烦地站起,从桌上拿了根备用筷子,走向容云。边走边说:“啧,真是不懂事。别以为发带这种东西表面没人管,你就腰杆直了。寒光营里的黑白,还不是我们一句话,如果我们说你那不是发带,是‘凶器’,你那就是‘凶器’。看在你是新人的分上,给你根筷子簪头吧。呵呵,你也别委屈,即使用筷子,你也比大部分人强,像三六他们,可都是树枝。”“刀疤”的口气,似乎给了容云很大的恩典。

    “……”容云。

    原本他只打算谈判的,看来,不行了。

    随着“刀疤”走进、将手伸向他的发尾,容云动了,他缓缓转——

    “刀疤”正一心一意地、打算扯下容云的“发带”,蓦地,他感到脖子上一凉,瞬间后,森寒的感觉从他的脖子席卷全!心脏每跳动一下都好似被冰到刺痛难忍,他直接脑中一片空白,僵在了那里。

    ——不知何时,“刀疤”手中的备用筷子已经到容云手中,容云正用那根筷子“轻”抵着“刀疤”的咽喉。

    这个过程,在其他看闹的管事看来,就是“刀疤”伸手,侍三七转,“刀疤”自己缓缓撞上了侍三七手中的筷子。

    无声、自然,以致这些管事一时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而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怒视容云,想要做什么时,却发现自己居然浑微微发抖,软得不听使唤。

    容云转取了“刀疤”的筷子,将人抵在了离他一尺之外。同时,他敛了唇角的弧度,看着长桌旁的管事们,直接流露了杀气。

    沉然,暴戾,夹着浩瀚无澜的死亡之息,深不见底,无法抗拒……

    纯粹的恐吓。

    除了“刀疤”,那位厨长也被容云特别“照顾”了一下。

    这时,一边的侍三六也发现了不对劲,连忙放下了手中的工作,飞过来保护。

    短短数息间,侍三六冷汗已经下来了:他以为侍三七学得快又懂事,剩下的就是认清份而已,不会出什么问题的。没想到,侍三七居然说动手就动手了!如果这里一个应对不好……他真的不愿想象自己的后果……

    “大胆,侍三七,你在做什么!”侍三六出声道,面对容云摆开架势,严阵以待。

    ……

重要声明:小说《做侍卫,朕也是天下无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